21|21(一更)


屋內的暖色小夜燈映出一小段光.

賀行望站在原地, 輕眯著眼,眼尾有一些紅, 晦暗的燈光下, 突然有那麼一點兒仙氣.

讓人不禁想起網絡上粉絲們發來舔屏的照片,在賽場上的賀神猶如天神一般.

下凡是妄想.

池穗穗被蠱惑如此.

她就這麼猝不及防地撞了上去.

賀行望在她搭上肩膀的時候尚且還准備要問她怎麼了, 就被下一個動作擋住了.

唇上驀地柔軟起來, 混合著一股清香.

一觸即離.

走廊上再度恢複安靜, 盡頭的月光也只落在窗台下, 更顯得這邊兒有點暗.

"池穗穗."良久, 賀行望叫了聲.

池穗穗回過神來, 盡量讓自己的呼吸穩住, 後背靠在門邊的牆上, 有點兒漫不經心.

她收回抵住他肩頭的手,萬千問題最後只留下了一個:"你今晚怎麼回來了?"

"現在是討論這件事嗎?"

賀行望垂眸盯著她.

池穗穗也望著他,半晌, 指尖對了對他的睡袍, "你先把衣服穿好,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弄開的."

都是這美色.

池穗穗甚至陰謀論地想,他故意等在門口, 故意讓她看到, 故意引她失控.

賀行望低頭看,抿住嘴.

他起床是為了去倒水喝的,睡袍凌亂不在他的關心范圍,是聽到了門外的腳步聲才開門的.

正好看到了池穗穗.

賀行望漫不經心地攏了下睡袍, 他經常鍛煉,身材很好,像個完美的衣架子,睡袍單薄的一層壓根遮掩不住.

池穗穗又想起宋醫生的話.

她輕咳一聲:"你怎麼不說話?"

池穗穗雖然覺得這個發展過于神奇,但畢竟是自己先惹出來的,不好多說.

她視線定在他臉上,沒忍住笑了一下.

賀行望眉頭一擰.

"說什麼,說我一開門就--"

"別動."

"……"

池穗穗打斷他的話,指了指他唇邊:"上面有口紅印,你快去擦擦,然後晚安."

賀行望用拇指輕輕蹭了下.

指腹上的口紅印在黑暗中不明顯,但能看得出來.

男人這樣不緊不慢的動作很隨意,在池穗穗眼里卻感覺像是廣告片里的模特.

她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喟歎了聲.

先前留下的簽名已經沒有了印記,現在池穗穗的手心里一片白嫩,干乾淨淨.

"池穗穗."賀行望開口.


"嗯?"池穗穗抬頭看他.

兩個人的身高是有差距的,她換了拖鞋,更有一點落差,微仰著頭才能和他對視上.

今天她穿的是一件連衣裙,貼身緊致,勾勒出玲瓏的身段,漂亮的一對眼抬著看向他.

賀行望喉結滾動.

誘人又清澈.

池穗穗視線一下落,看到他翻滾的喉結,突然覺得怪有有意思的,伸出食指上去按了按.

很硬,卻有種別樣的手感.

這個動作仿佛一個信號,讓賀行望微皺了下眉,等池穗穗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被攬腰過去.

她整個人都被帶進了房間里.

指尖上的心跳況且不論,被莫名桎住的唇才讓她忍不住睜大了眼,酥麻至極.

腰上的力道也讓她掙脫不開.

-

次日清晨,陽光明媚.

池穗穗睜開眼,迷糊了半分鍾才整個人都清醒過來,環視了一圈,她是在自己的房間里沒錯.

她下意識地抿了下唇.

昨晚上她和賀行望也沒做什麼,不過就是接了個吻而已,至于後面怎麼回來的她有點記不太清了.

吊帶睡裙後微微突出,一對漂亮的蝴蝶骨露在外面.

池穗穗坐在床上胡思亂想的十幾秒,手機震動了一下,微信上有一條蘇綿的微信.

蘇綿:穗總,在不在?

池穗穗手指一點回了個嗯字.

蘇綿的回複來得很快:你今天早上遲了,我幫你和主任請了一上午的假,下午能來嗎?

池穗穗目光定在手機上方的時間上.

九點五十.

她還真多睡了.

池穗穗這是第一次睡過頭,而且沒有手機鬧鍾,估計是昨晚回來得太迷糊,沒想起來.

她回複:我下午過去.

回了蘇綿後,池穗穗才去洗漱.

昨晚上雖然被賀行望捉住親了好久,但是現在看不出來有任何跡象,仿佛沒存在似的.

池穗穗莫名勾了下唇.

洗漱完後她洗了洗手,交錯的手指間干乾淨淨,之前上面還留著賀行望的名字.

池穗穗忽然想起來那次洗澡時,名字還沒有完全消失殆盡,最後隨著水流沖走.

恐怕被蘇綿知道又要哇哇亂叫了.

池穗穗下樓後才發現賀行望已經走了,他突然從射運中心回來也不知道是為了什麼.

難不成就剛好為了讓她親一下?

池穗穗帶著點兒迷惑去了電視台.

新的一周新的開始,蘇綿總是活力很足:"上午剛開的會,這周的任務已經安排下來了,穗總你看看你郵箱."

池穗穗說:"好."

他們部門的記者比較雜,也不是專門的經濟記者,隔壁部門每天采訪的都是一些企業老總.


郵箱里只有一個名字.

叫林京牧.

底下還有他的簡要介紹,是一個演員,一開始出道是愛豆身份,最近剛官宣了一部偶像劇.

池穗穗雖然不怎麼關注娛樂圈,但這個名字還是聽過的,而且他目前也不算糊.

"穗總你要采訪誰啊?"

"林京牧."

蘇綿聽到這個名字一愣,疑惑開口:"你不該是這個才對啊?開會的時候這個是張悅然的."

"張悅然?"

池穗穗眯眼,轉過頭去看.

張悅然剛巧也看過來,微微一笑.

"對啊,主任在開會的時候已經說了每個人的采訪對象,張悅然采訪林京牧."蘇綿一聽就覺得不對勁:"她是不是故意換了采訪對象?"

"原來的是誰?"池穗穗問.

蘇綿說了個名字,也是一個明星,不過比林京牧的名氣大,在網上的水花也多.

池穗穗挑眉:"讓她去吧."

蘇綿說:"她這人怎麼這樣."

池穗穗說:"她的采訪到最後未必比我們輕松."

聽見她這麼說,蘇綿眨了眨眼:"穗總,你有什麼內幕消息,我也想聽聽."

"不可說."

"吊人胃口."

兩個人拌了會嘴.

池穗穗對于采訪誰沒什麼要求,當記者就要有采訪任何人的心理准備,倒是主任的想法讓她眯了眯眼.

估計是為了平衡她們兩個.

張悅然的技能不差,不然主任當初也不會留下她.

上次賀行望的采訪一事讓池穗穗壓了張悅然,這次的采訪,張悅然如果要求換,主任答應也在情理之中.

這就是職場.

"不過穗總,我得告訴你點內幕消息."蘇綿將一條微博分享給了池穗穗的微信.

上面是關于林京牧的一條緋聞博.

營銷號發的幾張照片,是在林京牧官宣最近這部偶像劇之後,和女主角一起被拍到了照片.

出乎池穗穗意料的,評論是單方面的倒.半個月前發生的事情,評論最新還在罵女方.

蘇綿說:"他女友粉特別多,而且很激進,女主角這個演員上次被罵了一整天,後來林京牧出來澄清才解決."

"後來澄清?"

池穗穗敏銳地捕捉到這幾個字.

"就是第二天."蘇綿回憶了一下,"被罵上了一天熱搜,澄清又上了一天熱搜."

她撇了撇嘴:"澄清聲明這麼難寫嗎?"

不知道張悅然把這個采訪推給池穗穗的原因是不是也有這個,反正現在池穗穗是要采訪定的.

池穗穗記下這事.

她對于采訪人的信息都會很敏感,雖然主任讓他們采訪的問題都很簡單,她會要求自己了解更多背景.

蘇綿見她沉思下來,隨口說:"穗總,你去的時候別被狗仔們當成了緋聞對象."


"我一個記者有什麼好拍的?"

池穗穗揚唇笑了下.

新聞記者被娛樂記者拍,這事說出去還挺讓人樂.

"漂亮呀."蘇綿看見她這個明豔的笑容,沒忍住走了神,她們穗總笑起來可太好看了.

不僅是漂亮,還帶著漫不經心.

要是真有狗仔偷拍,她懷疑穗總能直接過去,就把他們給三言兩語教訓一頓.

-

這次的采訪池穗穗准備了一天.

周二下午,她帶著攝影妹子一起去了林京牧所在的劇組,他現在正在劇組拍攝中.

說起來,池穗穗有個姐妹追的愛豆就在林京牧所在的娛樂公司里,之前追一個選秀節目,每天都發朋友圈,還花錢請人給她的小愛豆投票.

別人家一大堆粉絲集資,小姐妹可以說是相當厲害,一舉之力將小愛豆送上前排,可惜最後還是沒出道.

氣得小姐妹在朋友圈怒罵辣雞公司.

池穗穗來之前和林京牧的經紀人打了電話,經紀人不在又轉的助理,約了今天下午.

助理是一個圓臉女生,微胖,看上去很有福氣.

來之前蘇綿和池穗穗說過,這個助理也是林京牧的粉絲撕走了上一個漂亮小姐姐後,公司找的新助理.

"林哥現在有事,要不池記者等等?"助理說話很溫柔:"估計十來分鍾就行."

"好."

她給池穗穗她們倒了兩杯水,然後又推門離開.

攝影師妹子說:"助理人還挺好的,希望本人也是隨和性格,不然采訪起來好難."

池穗穗抿了口茶:"沒事."

劇組拍戲和電視上看到的有很大區別,很多濾鏡都直接消失,古裝偶像劇威亞吊來吊去有些滑稽.

看了十分鍾後,助理帶她們去了休息室.

林京牧正坐在沙發上,休息室里有一個平板,正在播放著池穗穗至今采訪過的新聞.

"池記者."

"林先生."

池穗穗點了點頭,目光緊跟著落在了平板上.

"提前看了下你以前的采訪,以免出現什麼問題."林京牧溫和開口,帶著笑.

他的粉絲最愛他這樣的人設.

說完,林京牧就見她臉上似乎明豔了點,瀲灩美色,就連他在圈里見過的一些女明星們都比不上.

美人眉眼靈動的模樣更是漂亮.

林京牧原本在娛樂圈里見得多了就波瀾不驚,現下卻覺得驚豔,不由得視線定在她臉上.

他心神一動:"池記者?"

池穗穗收回眼神,冷靜又專業地詢問:"林先生,現在可以直接開始采訪嗎?"

仿佛剛才的嬌豔都是假的.

林京牧順著她剛才的視線看了下平板,上面正好播放到上周五的采訪,賀行望冷峻的臉格外清晰.

顯然剛才是對著這張臉的.

林京牧唇邊的溫潤笑意直接消失一半,看向池穗穗的眼神中也多了些東西.

"池記者,開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