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9(二更)


因為被蘇綿拉著, 掌心朝上,所以張悅然輕而易舉地就看到了賀行望的簽名.

雖然看上去沒什麼, 但她覺得這個簽名很刺眼, 就是在提醒她今天在射運中心發生的事情.

池穗穗從蘇綿手里抽回來:"知道了."

主任辦公室里就只有他一個人在.

池穗穗不止一次進來過里面,之前那次潑水事件後, 她在這里面和主任聊了十分鍾才離開.

"主任找我有事?"池穗穗問.

"坐."主任手揚了揚, 這才開口:"從射運中心回來了, 有沒有采訪到賀行望?"

池穗穗挑了下眉.

她可不覺得張悅然什麼都沒和他說.

"采訪到了, 素材還在整理."池穗穗大概總結了一下過程:"估計過兩天就能出來."

"好那就好."

主任眼睛笑眯起來.

慶城電視台沒采訪到賀行望, 再加上最新的丑聞, 現如今都被嘲諷成什麼樣了.

他們南城電視台這時候放出賀行望的采訪, 台長那邊怕是會誇獎他們部門的.

主任看了眼池穗穗, 他果然沒看錯人.

當初池穗穗來電視台實習的時候,他還覺得他是不是進錯部門了,應該去當新聞女主播才對, 長得漂亮, 聲音又好聽.

現在想想,幸好他沒放走她.

池穗穗問:"主任還有什麼要問的嗎?"

"咳咳,穗穗啊."主任先打了個馬虎眼, 這才開口說:"聽說你去采訪的時候, 態度不太好?"

"聽說?"

"……"

池穗穗莞爾:"誰說的?"

"……"

見主任尷尬,池穗穗慢條斯理開口說:"如果這個態度不好指的是無關人員想要干擾我的采訪被我拒絕了的事情,那我態度的確是不好."

她很坦然地承認了.

主任有點小尷尬.

張悅然一回來就和他抱怨,說她先去的, 結果池穗穗截胡,不僅如此,還對她態度不好.

而且采訪時貌似和被采訪人關系不菲.

當然最後這點主任沒相信.

這要是池穗穗和賀行望關系不菲,還能等張悅然開口?早就新聞滿天飛了.

"原來是這樣."主任狀似恍然大悟地點頭,又說:"解釋清楚了就行,同在一個部門,還是要好好相處的."

雖然池穗穗是解釋,聽起來有點氣勢凌人.

主任咳嗽一聲:"你先回去吧,過後把采訪視頻交給我,對了,你這幾天收到的禮物的事情,還是要處理一下."

禮物雖然不是很貴,但重點在于多.

池穗穗點頭:"好."

推開辦公室的門,就有幾個同事看了過來.

她們都是老員工,工作上的勾心斗角見得多了,現在也逐漸趨于平淡,懶得動.

電視台里最不缺的就是撕.

台前的主播們撕,台後的員工們撕,來台里的一些明星們也撕,都想著一步登天.

但張悅然和池穗穗對她們來說都算是新人,兩個新人斗起來,她們就樂于看熱鬧.

顯然,目前池穗穗更勝一籌.

"穗總,是不是她告狀了?"蘇綿等池穗穗回來,小聲問:"以前怎麼沒發現她那樣."

"不算告狀."池穗穗說.

打小報告更合適.

以前實習期,池穗穗在電視台沒有出新聞的機會,頂多寫點新聞稿,和陳如玉出去跑跑.

轉正後自己親自采訪,她對自己的要求高,采訪的結果也出色,張悅然心有不甘很正常.

蘇綿突然一拍手:"你還沒回答我之前的問題呢."

她揚了揚簽名信紙.

池穗穗摸下巴:"你覺得我們能有什麼關系?"


蘇綿想象力夠豐富,瞬間腦補了一系列,但是最後都覺得不太可能:"我想不出來."

"在手上簽名是我要求的."

"……"

池穗穗撐著臉問:"如果給你這個簽名自己選地點的機會,你要不要啊?"

"!!"

那肯定要啊!

蘇綿想都不用想就給出了答案.

這麼一想,好像也沒有什麼問題了,賀神這麼優秀,穗總欣賞也很正常,只不過可能平時沒有在她面前表露.

蘇綿越想越覺得自己想得對.

池穗穗一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已經給自己找好了借口,她對蘇綿太了解了,有點兒傻白甜的小蘇同志.

她垂眸,看向手心.

最後用手機將簽名拍了下來,保存在手機里.

-

采訪視頻要過兩天才能出,晚上蘇綿說話算話,果然請池穗穗吃了頓烤肉.

她還幸福地把簽名po在了微博上,吸引了一大波賀行望的粉絲的羨慕.

池穗穗也趁這時候把微博的獎抽了.

其實網友們發的紅包數量都不多,但都是心意,就像點的外賣快遞一樣.

"我沒有中獎."

蘇綿捧著手機,等了半天,沮喪地開口:"看來我與小富婆是有緣無分了."

池穗穗好笑問:"你自己不是富婆嗎?"

蘇綿說:"我擁有了賀神的簽名,精神上是個富婆,但我物質上還是個窮人."

她大口吃肉.

池穗穗樂不可支,去抽獎博下看了眼.

天啊啊啊啊我居然中獎了!

szd一萬塊!

寶藏博主!我現在信了你說的你沒有那麼窮.

對,我們穗穗不是真的窮,我們穗穗是個富婆.

富婆穗加油鴨!

齊氏這個零食大禮包剛上市,我之前就嘴饞了,穗穗讓我如願能吃到,胖我也願意.

之前池穗穗說出抽獎的內容,其實信的人不多,大多數人都被評論誤導,真以為她是貧窮.

但是今天池穗穗兌獎了,謠言洗清了不少.

只不過還是有些人在意她之前發的那些微博,猜測她現在在電視台工作能賺不少錢.

覺得上大學改變了她的人生.

池穗穗實在沒想到自己還能有這效果,但是不管怎麼說,只要是正面的,她覺得沒問題.

她給齊信誠發了條微信:爸,這是零食大禮包中獎的名單,記得發貨.

爸爸:ok ok

爸爸:穗穗什麼時候回來吃飯呀,昨天剛空運過來的魚,很新鮮.

池穗穗:爸你是想我做魚了吧?

齊信誠的回應來得快速又理直氣壯:爸爸最近沒有胃口,只想吃女兒做的魚.

池穗穗忍不住笑:周末回去.

齊信誠心滿意足了.

池穗穗關了手機,視線不經意間落在手上.

簽名因為洗了手已經變得有些模糊,估計今天晚上洗完澡就會完全消失.

池穗穗移開視線.

第二天池穗穗又去采訪了那個擊劍運動員,有賀行望的經驗在前,這次提前結束采訪.

兩天後,所有的采訪視頻已經處理好.

池穗穗要來之後,自己戴耳機在電腦上看了幾遍,確定沒有什麼問題,也沒有雜音.

這樣的采訪視頻是要被安排到電視上的,她不能允許有任何錯誤,不僅是對她的否定,也是對賀行望的不負責.

更何況這還是她第一次采訪賀行望.


采訪里只有她的側臉,沒有出現正臉,之前剛進射運中心時攝影師拍了一些視頻,也剪輯了進去.

她和賀行望的對答也很流暢.

另外一段采訪就更穩定了.

池穗穗看了一遍感覺很滿意,又讓蘇綿看看,以第三人的視角確定有沒有問題.

半小時後--

蘇綿:啊啊啊!!

蘇綿:穗總我愛你!

蘇綿:賀神好帥!穗總好棒!

桌面上的微信屏幕直接被蘇綿的消息刷了屏,池穗穗不用問都知道她很滿意這個采訪視頻.

她把文字采訪稿也整理好,和視頻一起發給了主任.

池穗穗敲了敲鍵盤,找到賀行望的微信:再過幾天,采訪視頻就能播出了.

提醒一下,讓他也看看.

-

周五下午,部門再度開會.

所有人的采訪都已經完成,張悅然因為沒有采訪到賀行望,最後被主任安排去采訪了一個射箭運動員.

國內目前對于射箭關注的人基本沒有,所以她自己也是非常不情願.

會議室上播放了大家的視頻,輪到張悅然時,她已經能夠冷靜面對了.

最後的是池穗穗的采訪視頻,她沒有多問什麼,十來個問題都是和賀行望和項目本身有關,很專業.

陳如玉暗自點頭.

"下周就會推出這個欄目,所以現在你們可以先做好准備."主任又點下一頁:"官博會在本周末開始放預告."

而賀行望就是他們對這個欄目最大的宣傳.

"池穗穗."主任點名看向她:"你盡快寫一份文案上來,務必要做到最好."

"好."池穗穗應聲.

官博其實有專人負責,但發微博的文案這樣的事情,自己親自來比較放心.

散會後,眾人離開會議室.

張悅然走到池穗穗身邊,低聲說:"池穗穗,你為什麼能拿到賀行望的采訪,你比誰都清楚原因."

"什麼原因."

"……"

池穗穗視線停住:"不如說給我本人聽聽."

張悅然說:"那天賀行望和你姿勢那麼親密……"

池穗穗打斷她的話:"張悅然,賀行望是一個有思想的人,他自己可以選擇,我沒有權利要求,你也沒有權利."

所以她只是詢問賀行望,而不是命令.

更別說,賀行望當時的行為只是為了拉她進去,很大原因是為了讓她不用聽張悅然的話.

他們雖然是未婚夫妻,但目前還真一點親密關系也沒發生.

張悅然表情僵住.

她當然知道,賀行望是射運中心的寶貝,國家頂尖射擊手,可以說是代表著國家的形象.

再加上他身後是賀氏,財大氣粗,極其護短.

她不得不承認,池穗穗說的是對的,這件事全看賀行望本人的意見,她再不甘都沒用.

張悅然回過神來:"我只是複述一下我眼睛看到的,監控也能拍到,你別轉移注意力."

她百思不得其解,當時賀行望為什麼突然把池穗穗拉進去,這麼親密的舉動.

池穗穗的神色漸涼:"作為一個記者,本分是做好采訪,想其他歪門邪道的,不如辭職回家當編劇."

"你--"

池穗穗從她身旁路過,在她耳側說:"我和賀行望有沒有關系不說,和你肯定沒有關系."

說完,她抬腳離開.

-

南城電視台的官博粉絲數超級少.

所以在放出一系列冠軍采訪預告時,本人轉發後才有了幾百條評論,大多都是冠軍本人的粉絲.

網友對于運動員的微博很多時候並不會去關注.

賀行望是個例外.


周四晚倒數第二個采訪結束時,電視上和官博同步給出了采訪賀行望的預告,只有簡短的幾句話.

自信,又驕傲.

賀行望本人一轉發,沒多久就上了熱搜,再加上視頻里的神仙顏值,直接登頂.

我居然看到了賀神的采訪?!!

上次不是說不接受采訪嗎,這是哪里來的驚喜!

南城電視台的,關注了,我這個萬年看不見一條采訪的粉絲好開心啊!

賀神的微博都長草了.

驚了!南城電視台一不留神就干大事.

事情一經傳播,慶城電視台剛下去的熱度又多了.

台長坐在辦公室里差點沒被氣出病來,這都被人打臉打到家門口來了,偏偏還不能還手.

誰讓他們理虧了.

池穗穗翻微博的時候,還看到了一條熱門評論是說她的.

--記者小姐姐的聲音好好聽,側臉也好好看,是我愛的風格了.

她感覺有點榮幸.

周五傍晚正式播出時,射運中心基地的大屏幕也在播放.

朱教練安排了所有的運動員一排排地坐在那,認認真真地聽賀行望的采訪的回答,然後回去寫一份800字的讀後感.

一群常年不寫作文的運動員們腦仁都枯了.

李懷明問:"賀神要寫嗎?"

賀行望睨他一眼,嗓音磁沉:"你覺得我自己的采訪我需要寫讀後感?"

"……也是."

屏幕上廣告過後,進入了正題.

賀行望懶散地靠在椅子上,看著視頻中的自己,還有對面的一半側臉,挽起的頭發下是一段細頸.

白得發光.

仿佛輕輕一折就斷.

賀行望唇線抿住.

上次采訪時由于視角原因,他並不能看清,現在上帝視角,一覽無余.

前面李懷明和蘇治兩個從來讀後感都是瞎寫的人反而看得津津有味:"上次來的時候我都不知道."

"上次教練帶了一個記者來拍場館,但是好像和電視上這個記者長得不一樣."

李懷明坐在椅子上,發出由衷的感慨:"以後我采訪也要選這個記者,什麼時候能輪到我們?"

"不急,比賽還有幾個月."蘇治說.

"那還是好久."李懷明又指了指屏幕:"你看這一半的臉就知道很漂亮,聲音也好聽,問我什麼我都會回答的……"

一旁准備附和的蘇治只覺得背後越來越涼.

他回頭一看,對上了賀行望漆黑的眼眸.

李懷明見他扭過頭,自己也跟著轉頭,笑嘻嘻問:"賀神,采訪你的記者是不是很漂亮?"

"漂亮."

男人指尖輕點,掀開眼瞼.

南城所有名媛中,池穗穗是公認的漂亮,也是一眾大小姐們爭相學習的對象.

小時候的池穗穗就是所有長輩喜歡的女孩,如今長開了,更顯得明豔,懟人時也不掩風姿.

賀神說漂亮,那絕對是漂亮.

李懷明對他相當信任.

直覺哪里不對的蘇治想沒能按住李懷明蠢蠢欲動的心:"賀神,你說我什麼時候能點名讓她來采訪我?"

賀行望看向他,聲線不起波瀾:"下次比賽上一舉拿下多枚金牌,你的願望就會實現."

"賀神,我能拿一個就飛天了,要是能多個我做夢都笑醒."

"那就去洗把臉清醒清醒."

"……"

這聽著怎麼哪里不對.

雖然賀神說的是實話,只有成績才是他們能夠要求一切的資本,而運動員的成績,就是金牌.

但是李懷明怎麼覺得自己是不是被內涵了,好氣,又不能反駁.

今天賀神怎麼對他這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