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6(一更)


"我就是氣不過."蘇綿小聲地吐槽, 又搖頭:"肯定是穗總你更好."

池穗穗本人十分淡定.

對于張悅然到底是不是真偷看了,這件事無從得知, 但是她之前看張悅然的時候, 對方明顯是心虛的模樣.

池穗穗眉眼彎彎,寫就寫了.

她也沒權利讓旁人不寫, 張悅然這行為根本不算什麼, 但之後誰有本事拿到才是真的.

主任敲了敲桌子:"因為有重複的, 又沒有更好的理由, 所以我打回去了一些, 到時候重新交上來名單."

他報了幾個人.

一直到最後, 主任才問:"池穗穗, 張悅然, 你們兩個也有重複的,你們誰有把握采訪到賀行望?"

這話一出,全會議室的耳朵都豎了起來.

她們當時也想寫賀行望, 但是最後自覺沒有把握, 被主任罵一頓還不如自己刪了.

早知道有人寫,她們當時就不刪了.

"主任."張悅然率先開了口:"賀行望拒絕慶城電視台的理由,我打聽到了, 是因為丑聞."

主任示意她繼續說.

張悅然看了池穗穗一眼, 笑著說:"賀神的標准高,但也不是從不接受采訪,只是很少.我從進入這個行業以來,一直都是干乾淨淨的, 從沒出過不適合的新聞,所以我機會很大."

這麼一說,似乎還真有點道理.

其他人的眼神又轉向池穗穗.

上次池穗穗潑水學曆造假那個導演,雖然最後反轉是正面的,但賀神標准一高,指不定就不答應了.

"穗總……"

池穗穗靠在椅子上,轉著手中的簽字筆,神色淡淡,朝蘇綿丟了個放心的眼神.

本人都同意的采訪她拿不到,那豈不是太丟臉了.

"況且,我和賀神算是老鄉."張悅然這話說出來,大家沒忍住,憋著笑.

蘇綿翻了個白眼:"那我們不僅是老鄉,還是校友呢,穗穗還和賀神有過本人接觸的機會."

"那是學校安排的."張悅然說.

對這個回答蘇綿感到無語,可真是夠強詞奪理的,學校安排的說明更是對穗總充滿信心.

會議室里安靜下來.

直到一聲響起:"但他接受了."

主任和張悅然都不由得看向池穗穗.

池穗穗抬眸,眉眼冷豔,不緊不慢地開口:"所以他對我,並不討厭."

簡而言之,能接受花,也能接受采訪.

會議室里細細地討論了起來,甚至還對視著押起了最後誰能保住她的名單.

主任這麼一想,覺得池穗穗的可能性更大,但他不能這麼明說,張悅然的話也不無道理.

他拍了拍桌子:"你們兩個人說的都有道理.這樣,你們兩個人都去,最後看誰的采訪稿更好,我就送上去,給你們個公平競爭的機會."

事情一錘定音.

會議結束後,眾人回辦公區.

走廊上,蘇綿最悶悶不樂:"主任這是什麼意思,明顯是你優勢最大,照張悅然的意思,那我也能去采訪了."

池穗穗翹唇:"別想了."

正說著,後面傳出來聲音:"池穗穗,你站住."


池穗穗轉過頭,看到了張悅然向她走過來,還不忘挑釁:"搶了你的采訪,真是不好意思."

"搶?"

池穗穗咀嚼著這個詞.

張悅然說:"這個行業是要看資曆的,不要怪我沒提醒你,一個新人,別想著一天到晚出大新聞."

她比池穗穗早來半年,勉強算是個老人.

池穗穗懶得搭理她,"蘇綿,走吧."

張悅然見她又一次無視自己,氣得牙癢癢,在背後叫出聲:"賀行望這個采訪,你輸定了."

會議室出來的走廊不長,聲音回蕩.

臨到轉角處,池穗穗才偏過頭,眼神落在她身上,漫不經心開口:"是嗎."

張悅然被她眼神釘在原地.

明明是一句反問,她卻聽出了陳述句的語氣.

-

其實主任的想法是兩個人去,萬一其中一個人成功了,總比一個人去結果失敗了好.

至于是張悅然還是池穗穗成功,他並不能說肯定的,但他私心里比較看好池穗穗.

雖然池穗穗是新人,但是行動力驚人,每次叫上來的新聞稿都極為漂亮,一看就是用了心的.

最主要的是上次的學曆造假新聞,他們部門可以說是春風得意.

主任見過的人太多了,池穗穗是這個部門里最特殊的一個人,一看家庭背景就不一般.

不然能剛被導演詆毀,導演就被曝出丑聞,這後面沒人推手,他把頭砍下來當皮球踢.

一整個下午,辦公區氣氛詭異

直到傍晚下班後,蘇綿和池穗穗一起去吃烤肉.

電視台附近的這家烤肉店在南城很出名,她們之前實習的時候就來過幾次,沒預約根本不行.

"我上午還在說張悅然被罵哭可憐,下午就出這種事,好打臉."蘇綿恨恨地咬了塊肉.

她感覺自己眼瞎了.

池穗穗彎了彎唇:"別想這個了,蘇綿,你經常玩微博,幫我參考一下微博抽獎."

一提起這個,蘇綿就原地複活了.

大概是之前池穗穗發的微博起作用了,沒人給她點快遞外賣了,但貧窮人設依然還在.

她最新微博底下都是心疼的.

池穗穗說著登陸了微博,轉進去看了眼,熱搜一下,關注的人數變少了,趨于穩定.

這一次,她漲了十萬粉.

不哭窮的穗穗好可愛!

對對對,我們都知道你不窮,你不用說了.

真窮都不說自己窮,不像某些人,哭窮想讓人捐款,結果拿出去大手大腳地花.

上次說艹人設那個呢?

上次被罵的網友本來是打算找池穗穗濫用貧困生助學金的證據,結果一上S大的官網就驚了.

貧困生助學金里沒有池穗穗的名字.

國家獎學金里池穗穗倒是次次上榜.

這哪是錘人的理由,直接讓網友們的同情心又泛濫了起來,更坐實了求學少女的名頭.

勵志又積極.


這樣的池穗穗有什麼理由不粉!

"穗總,你自己有什麼想法?"蘇綿先問了一下:"等你說完,我再補充補充."

烤肉店里氣味很大.

池穗穗將頭發隨手攏了起來,用皮筋紮好,白皙修長的天鵝頸線條流暢又漂亮.

蘇綿差點看直了眼.

她往周圍瞄了下,有不少和朋友來得男生都若有若無地朝這邊看……她們穗總魅力真大.

"我這邊目前的想法是抽現金,然後送零食大禮包."池穗穗說得很簡潔,"初步想法."

蘇綿點點頭:"我也喜歡現金,收到錢很快樂,比送東西好.那穗總,你打算抽多少現金啊?"

她覺得以穗總的性格,最少也得有幾萬塊吧.

之前蘇綿就覺得能看到金光.

"十六萬."池穗穗比了下,十指纖長蔥細,"零食禮包是齊氏新出的,夠嗎?"

蘇綿沉默幾秒,看了看她臉上的表情確定沒在開玩笑:"好,夠了."

先不說這現金,就那齊氏新出的大禮包,她前兩天去逛了下淘寶,這次的暑期大禮包價格不低.

簡直是夠夠了好嗎?

打擾了.

她這個參考員並無發揮的余地.

蘇綿最終沒有提出任何想法,池穗穗確定下來後,組織好措辭就發了條微博.

如果池穗穗是以齊家大小姐的身份曝光,她現在抽獎的會更多,但她現在是以記者身份,不適合太誇張.

但她也怕抽少了,顯得她摳門.

"好了嗎?"蘇綿也掏出了手機,興致勃勃:"我要當第一個轉發的,第一個中獎的!"

"好了."池穗穗眨眼.

蘇綿立刻刷新了主頁,就看到了最新一條微博,前面一段感謝的話她隨便瀏覽下,直接拉到最後的抽獎部分--

池穗穗:……抽十六位粉絲平分16w現金紅包,二十位粉絲送齊氏的零食大禮包,謝謝大家.

雖然都聽到了,但蘇綿看到文字還是覺得閃瞎人眼.

看起來好有錢哦.

池穗穗刷新了一下評論區,看到了目前已經回複好幾百,熱評第一只有一個"?".

還有一堆問是不是被盜號了的.

???

這還是我前兩天粉的那個勵志女孩嗎?

我是不是進錯主頁了?

哪個殺千刀的改類似的名字,侮辱我的寶藏女孩!!

不管真假,反正先轉評了再說.

啊啊啊穗穗你--你這是把全部身家拿出來抽獎,你接下來的生活怎麼辦?!

嗚嗚嗚穗穗太好了,這麼窮還為了我們這麼大方,不用的,真的不用這樣.

要開始吃咸菜饅頭的生活了嗎?

好心疼好心疼,不要抽獎了,我們都是自願的,你拿回去買點好吃的吧,養一養,你看你多瘦!

當然也有覺得很好玩的.


許願:希望我和博主一樣窮,窮到擁有十六萬,就算只有一萬我也可.

池穗穗和蘇綿看著評論區,陷入沉默.

私信里也開始有網友發來微博紅包.池穗穗覺得明天上班,可能又要收到一大堆外賣了.

-

第二天上班,果不其然池穗穗又收到禮物.

"穗穗,你可真大方."有同事酸里酸氣地調侃:"抽獎居然抽十六萬現金."

而且這都抽獎了,居然還送禮物過來,現在的網友們都是這麼大方的嗎?

池穗穗只是淡淡笑了笑.

部門里的人都清楚這事怎麼回事,她本人也沒有艹貧窮人設,網友們的想法改不過來不是她的問題.

不過池穗穗倒是覺得網友們怪可愛的.

她剛坐下,張悅然就從主任辦公室出來了.

沒多久,部門里都知道了張悅然去找主任要了技術最好的一個攝影師,美其名曰是為了采訪.

仿佛已經把采訪拿到手里了.

"還沒采訪,這麼趾高氣揚干什麼."蘇綿一來上班就看到,有點無語:"穗總,你什麼時候去?"

"下午."

池穗穗對這個采訪不急,這周都有時間.

"如果有機會的話,穗總,你一定要幫我帶個簽名."蘇綿做出拜托的手勢:"回來我請你吃烤肉."

"好."池穗穗莞爾一笑.

辦公區不大,聊天聲音都能聽得見.

張悅然一聽池穗穗要下午去,連忙和攝影師發了個消息:"我們中午吃完飯就走,我待會和射運中心那邊聯系."

反正就是要比池穗穗快.

她看到池穗穗那麼輕松的樣子,撇了撇嘴,這麼大的采訪都不放在心上,還有簽名,是那麼容易拿到的嗎?

池穗穗並不在意張悅然.

她打開微信,給賀行望發了條消息:我打算下午去,你今天下午有時間嗎?

池穗穗發完微信將手機丟到一邊,寫完材料再次打開的時候已經是接近中午.

賀行望:有.

池穗穗:那你等我.

這邊的賀行望看到簡單的四個字,目光定在上面,半晌才從"等"這個字上移開.

他停在這里幾分鍾沒動,教練朱和光以為出了什麼問題,走過來詢問:"行望,怎麼了,新槍用得不順利?"

這可就是大問題了.

現如今他們的訓練重點就是十一月的世界杯和世錦賽,這時候發現不順利還可以很快改回來.

"不是."賀行望偏過頭,嗓音低涼如水:"下午會有記者過來采訪,我預留一下午的時間."

"不是就好……"

朱教練一下子停在原地,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不可置信問:"采訪?采訪誰的?"

賀行望說:"我的."

"……?"

朱教練露出懷疑人生的目光.

這不僅接受采訪,還預留一下午的時間,這是普通的采訪,還是要做紀錄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