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4(一更)


蘇綿說得很認真的反而讓池穗穗覺得有點不真實, 重複了一下:"我的微博?"

"對,我瀏覽器這邊都推送了."

估計是熱度太高, 畢竟現在的瀏覽器都喜歡搞假新聞艹熱度, 來個真實的,自然都是願意的.

蘇綿又壓低聲音:"上面頭條很吸引人呢."

不然她怎麼會第一眼就被吸引過去了.

池穗穗點頭:"我知道了."

"穗總你怎麼這麼淡定?"蘇綿好奇開口:"我要是微博被發現了, 第一反應肯定是去刪除以前罵人的話.不過也沒什麼人會找我的微博."

"你覺得我微博會罵人嗎?"池穗穗好笑地問.

"我還從沒聽你罵過人."蘇綿仔細回憶了一下, 在她的印象里, 那些懟人的話都不算罵人.

"我微博總共才幾十條消息, 沒什麼可擔心的."池穗穗還是安撫她.

現在是網絡時代, 隱私很容易暴露, 她身為記者, 就更清楚隱私的重要性, 所以在社交軟件上都會注意保護隱私.

照片拍攝當中的位置授權早就被她關了.

再加上她的文案向來就一兩句話,頂多被發現她是哪個城市的人,其他細節沒有, 也不會被發現.

不過池穗穗還是登了微博.

後台看上去一片紅色, 全都是99+,就連私信也是一列列一排排的.

池穗穗先去了熱搜.

雖然說是瀏覽器的頭條,但熱搜只在第七位, 還是掛著她單人的名字, 這次沒有蹭熱度了.

熱門微博發了九宮圖.

九張照片完全將她的四十幾條微博囊括在內,最中間的一張只有一條微博--

給家里加個餐.

這都能找到自己的微博?

池穗穗懷疑地看向了自己的微博名,是很普通的爛大街名字,頭像更質樸, 是一株黃金色的稻子,上面結滿了稻穗.

難不成還是稻穗認出來的池穗穗?

池穗穗對廣大網友的火眼金睛的評價又上了一個高度,心情複雜地點開評論.

這微博確定是本人嗎?我怎麼覺得不太像啊?

你看全網有人用稻穗做頭像嗎,我反而覺得這就是本人,而且拍照時不小心露出來的手指甲是一樣的.

給家里加個餐……家里就吃一盤魚嗎?

這魚看上去好丑,還這麼小,我幾口就吃完了,家里人是肯定不夠吃的吧……

我還以為會看到新的大提琴演奏呢,博主快上線啊,你已經快一個月沒有發微博了!

博主看上去好窮的樣子……

你們看穗穗發的,一條絲瓜都要拍一下.

有捐款渠道嗎?我給你加兩條魚吧,別這麼糟蹋自己了,仙女不能丑!

池穗穗看到"博主好窮"這條評論擁有一萬點贊.

她回到自己的微博,主頁最新一條微博是上次發的,那條做給賀行望吃的魚.

熱門第一條評論.

--這家里得有多窮?

--我靠好心疼啊啊啊啊!!

再結合一下,這類似的結論都是來自于那條加餐的小丑魚,因而開始心疼起她來.

短短的幾十來條評論讓他們腦補了眾多.

一個來自山村的少女,為了求學知名名校S大而省吃儉用,好不容易加餐一下,也是一條巴掌大的小丑魚.

甚至可能大提琴都是兼職打工才能有的錢去學習的,那條禮服也怪不得沒有找到牌子.


真是太慘了.

在他們享受生活的時候,居然還有這樣貧窮努力生活的人,現在還投身新聞記者行業.

"穗穗,你--"

有同事也摸魚看了熱搜,投過來懷疑的目光.

"網上的新聞不做真."池穗穗很淡定地和她們解釋:"不用放在心上."

這怎麼不放在心上啊!

"穗穗,網上說的事--那個你上班坐的車是真的還是?"同事懷疑她是不是開假車.

"真的."池穗穗說.

同事見她語氣淡淡,反而又開始不確定起來,豪車說不定有富二代追求送的,包說不准是假的.

"穗穗,你家里要是有什麼困難,可以和我們說說的,但是你不能入歧途,這種事到最後沒什麼好處."

"你想多了."池穗穗看了她一眼.

同事搖了搖頭,沒有再說什麼,眼神中流露出對于池穗穗執迷不悟的同情.

"……"

池穗穗覺得什麼也不說比較好.

同事們大多都是家里富裕的,平時看池穗穗穿的也不是牌子,雖然漂亮,現在都安上了淘寶小眾的想法.

但是那輛豪車怎麼回事?

幾個同事開了個小群聊了起來:"她平時上班開的車你們注意了嗎?是真的還是假的?"

"真的吧,我感覺是真的."

"我對車不怎麼認識,但是看起來應該不是假的--你們看池穗穗的包,鉑金包."

"但是我沒見過鉑金包有這個顏色的."

"她是不是前兩天上了熱搜,所以打算當網紅了,不然這微博怎麼暴露的?"

這個說法得到了一定的贊同.

上次池穗穗反手拿了個大新聞,被主任誇了很久,她們還被斥責沒本事.

雖然這被罵是經常的事,但是被拿來和一個新人做對比就很讓人不服氣.

現在微博暴露,真假白富美也即將暴露.

-

接下來的一下午到周五的一整天,電視台里的外賣不斷.

大多都是網上的網友知道她現在在哪里任職,畢竟前兩天的熱搜里有人都說了.

池穗穗想退都退不了.

周四傍晚快下班前,有網友點一整只炸雞的,導致整個部門辦公區香味四溢,最後一下班,同事們全都點了炸雞.

還有送了一桶活蹦亂跳的魚過來的.

大概是看她微博上的魚又小又丑,看不過去,這才從水產市場訂了一桶魚.

全辦公區的人都過來圍觀.

池穗穗桌子底下都快堆不下了.

她只能打電話讓人過來把東西帶回家,她想送回去都不知道送給誰,只能帶回家里.

臨近下班時間,蘇綿在對面桌上快差點憋死了:"穗總,我真的第一次知道還能這樣."

網友們都這麼可愛的嗎?

池穗穗收了一大堆零食瓜果,揉揉額角:"我覺得他們可能是對我的微博是有什麼誤會."

不是可能,是肯定.

在她們的眼里,她的每一條微博都透露著貧窮.

然而池穗穗真的沒有說過一次窮,也沒有故意裝窮.


蘇綿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對了穗總,熱搜還掛著呢,要不要去澄清一下?"

池穗穗看了她一眼:"我現在去說什麼,說我不窮,說我很有錢?富外有富."

"……"

蘇綿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剛好下班時間到了.

池穗穗她這周末要回家里,和蘇綿打了聲招呼就先走了.

回到家天還沒黑,父母都還在公司沒回來,池穗穗換完鞋進去,一個人也沒看見.

廚房里燉著湯,沒人.

池穗穗從廚房的窗戶往外看,樓下的菜園子里有人:"宋姨,家里沒人?"

"太太和先生還沒回來."宋姨起身,拎著幾根絲瓜和一些蔬菜從里面走了出來.

池穗穗點點頭,目光不由自主落在絲瓜上.

心情複雜.

家里的菜園子是專門開辟的,旁邊就是溫室花園,一個是宋姨的,一個是她媽媽的.

池穗穗去年發了個絲瓜的圖,那是她第一次親手種的,在菜園子里的一角.

然而因為她常年在外上課,所以讓宋姨照顧,宋姨為了讓她回來開心,照顧得特別好.

所以那條絲瓜脫離部隊了.

長得胖,又賣相很好.

然後昨天被網友發現了,池穗穗到現在還記得其中一條評論怎麼說的.

--這樣的絲瓜都要炫耀,嗚嗚嗚穗穗小仙女平時過的究竟是什麼樣的苦日子!

池穗穗心情十分複雜,和宋姨聊了兩句回了自己的房間.

她雖然不經常在家里住,但房間還是保留的,每天都會有傭人打掃,依舊乾淨如初.

床頭邊上放著一把木刻的小弓.

這是池穗穗七歲時收到的生日禮物,來自賀行望,他花了一個月時間自己雕刻的.

當時他們兩個人都年紀還小,賀行望自己也是個還未長大的小男孩,對于這樣的細致禮物用了不少心思.

以如今的眼光看,的確有點粗糙.

但池穗穗很喜歡這個禮物,所以一直留著,剛住進柏岸公館後不久,她第一次回家,深夜感慨,將這小弓拍照發了微博.

一個公開的社交軟件,又沒有認識的人,是她放心情最好不過的地點.

然而也被網友發現了.

池穗穗打開手機,登陸微博,將最新的一些評論和艾特給點掉,剩下有人發的微博紅包沒收.

主頁一往下滑動就看到了她前幾年發的微博:"一份來之不易的禮物."

是挺來之不易的,因為當時賀行望雕刻毀了一把,還把手指割破了,這個小心翼翼一整個月才成功.

池穗穗本人十分清楚並且圍觀了一整個月.

微博底下無數評論.

穗穗沖鴨!你會得到一把真正的弓的!

我看著流下心酸的淚水,博主的語言細節里全是生活的貧窮,但一直積極向上.

什麼時候生日,我可以為你的禮物贊助一點,今年你的生日一定會過得比以前都好的.

當然,也有持懷疑的網友,

真窮還是假窮,哪有窮人去學大提琴的……

這年頭還有艹貧窮人設的嗎?

溜了溜了,也就你們會信.

我感覺她身上的衣服都不便宜啊,去查一查,是不是故意申請貧困生助學金亂買了??

這里面吵成一團的,池穗穗沒有理會.


雖然很多時候說網友們是非不分,每次都會反轉,但實際上大多數人還是認真生活的.

對她一個陌生人這樣關心,池穗穗心里暖暖的.

雖然就是理解錯了.

其實很多微博她都不記得當初發過了,但是被這麼一挖,反而覺得以前的自己很好玩.

那個被罵了一頓的網友氣得不行,在微博主頁放話:"我哪句話說錯了,這種事證據多的是!"

看熱鬧吃瓜的不在少數,催他放錘.

一個不窮的人用貧困生助學金,那肯定是要被罵的.

池穗穗無視這條微博,將微博名改成自己的本名,反正現在已經被發現是本人.

改完後,她又將今天收到的那些禮物拍了照,然後加個濾鏡,發到了微博上.

池穗穗:謝謝大家的禮物,不用再送東西了,其實我真的不窮.

-

發完後,池穗穗關了微博,琢磨著自己是不是可以弄一個抽獎,回饋一下.

她坐在床上,手上把玩著那把小弓,手機電話鈴聲響了,是蘇綿打來的電話.

"穗總,你看到我的微信消息了嗎?"蘇綿問.

"剛剛沒上微信."

"那你趕快去看看."蘇綿催促道,又問:"你覺得我這名單可以秒殺她們嗎?"

微信上她五分鍾前發了張截圖.

截圖上不是主任說的兩個名字,而是上一屆奧運會的游泳冠軍,而且是接力賽的.

池穗穗被逗樂:"這是四個人."

沒記錯,主任說的兩個人選.

蘇綿說:"但是這是一個項目哈哈哈哈,等周一上班,我要去和主任據理力爭."

她自己在床上笑了半天,這個想法還是她今天晚上下班後突然冒出來的,所以就搜索一番,寫了下來.

她又問:"穗總,你想采訪誰啊?"

池穗穗說:"還沒想好."

還有好幾天時間,現在不用著急.

蘇綿感慨一聲:"我要是能采訪到賀神就好了,人還是要有夢想的,我要快點成大記者,說不定以後就有機會了."

她說著,還在微信上發了一張熊貓頭敲擊鍵盤的表情包.

上次畢業典禮她親眼看到賀行望真人,但是沒有機會拿到他的簽名,這件事成了她目前掛在嘴上的後悔事.

發完後,蘇綿又興致勃勃開口:"我今晚做夢想一想,就算我不行,穗總你采訪到也好啊,姐妹的采訪就是我的!"

"……"

池穗穗看著自己手底下的小弓,漂亮的一對兒眼睛眨了眨,有細碎的流光閃過.

她一手劃了劃屏幕,找到賀行望的微信.

池穗穗發了條消息過去:賀行望,我打算去采訪你,你同意嗎?

這個時間點,也不知道在不在訓練.

池穗穗又想到微博上的事,都是因為那條小丑魚,她才被全網認證為貧窮少女.

"穗總,你微博打算怎麼辦啊?"蘇綿又轉了話題,好奇地問:"她們全都以為你是窮人."

"你覺得抽獎怎麼樣?"池穗穗問.

來自于白富美的抽獎.

蘇綿想象了一下那個畫面,能讓穗總拿來抽獎的必然不是小東西,她仿佛已經看到了富貴的金光.

池穗穗才說完,微信上跳出一條新消息.

賀行望: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