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9


"揉什麼,想眼睛壞掉?"

磁沉的嗓音響在耳畔.

賀行望捉住她的手腕,強制地沒讓她動,微傾身過去,低聲說:"抬頭."

池穗穗仰了仰頭,眨著眼睛.

說實話,賀行望不知道她說的是真是假,但看著她不停眨眼的樣子還挺像難受.

"是不是睫毛掉進去了?"池穗穗問.

賀行望注意力也跟著轉到睫毛上,卷翹又長,像扇子似的,此刻眼周閃著珠光的亮色.

他伸手,指腹按在眼皮上,往上輕提.

"沒有."賀行望沉聲.

"是嗎?"池穗穗又眨了眨,唇角一抿,叮囑:"真的難受,賀行望你吹吹."

"使喚人還挺有力氣."賀行望哂了聲.

他的手指是熱的,貼在眼皮上也暖暖的.

賀行望居高臨下,往里吹了兩下,很輕,風從眼睛上掠過,是微涼的.

兩個人離得近,池穗穗身上清淡的香味就若有若無地沁入他的鼻尖里,驅散了大禮堂里的渾濁.

黃色燈光下,五官都柔和起來.

池穗穗的眼睛就這麼注視著他,如一汪安靜的湖,靜謐得讓人心靈沉靜下來.

清澈的眼眸就這麼看著他.

賀行望吹了兩下,然後才看到她眼中隱藏不住的狡黠,垂目道:"好了."

他松開手,眉目疏淡.

池穗穗說:"謝謝."

賀行望只從喉嚨里溢出一聲嗯,並沒有再說什麼,前排的領導已經走得差不多了.

終于有人發現缺人:"賀神呢?"

前方的人回頭看,池穗穗已經在那一刻轉過去,提著裙擺往前走,沒再回頭看.

漂亮的蝴蝶骨微微突起,誘人觸摸.

賀行望走在她後面,原本一雙長腿邁開的步子極大,三兩步就能超過池穗穗,卻一直落在她的後面.

前面的校領導想催又催不了.

一直到離開大禮堂.

池穗穗中途去了後台,里面都是剛換完衣服的校友,見她進來,"穗總,你的大提琴在那呢."

深沉內斂的大提琴正放在那里,周圍都被清空了.

蘇綿偷偷摸摸從外面進來:"穗總!"

池穗穗剛換好自己原本的衣服,正整理著自己的頭發,偏過頭看了眼:"怎麼過來了?"

"我沒忍住!"蘇綿跳過去:"你今天好帥好漂亮,你聽到我們的打call聲了嗎?"

池穗穗莞爾:"我又不是明星."

蘇綿說:"這和追星沒關系,是你太棒了,你沒看到周清雅吧,她走的時候臉都炸了."

"好好的一個人被你說成了恐怖片."池穗穗隨口說,"她什麼樣對我沒影響."

周清雅的行為還不能夠在她的心里占據一絲一毫的位置.

後台其他人互相對視:這就是高境界啊.

被周清雅算計之後,能直接懟上門去算賬,事後云淡風輕,毫不care對方的狀態.

學到了就是一項技能.

"剛剛他們說賀神下台後好久才出現在視線范圍內."蘇綿想起一件事,"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池穗穗動作一頓:"什麼?"

蘇綿說:"不知道,群里還在猜."

她將手機屏幕給過去,群里的消息一秒鍾就好幾條,分分鍾99+,速度很快.

可能是鞋帶松了系鞋帶?

主要是那里是死角,我們也看不到.


說起來池穗穗好像也是……

池穗穗今天早上好漂亮!神仙校友啊!

賀神和她我都愛了!

剩下的話題都被轉移了.

蘇綿說:"我覺得系鞋帶好像還是個合理的解釋,你上台了,他今天穿的是系鞋帶的鞋嗎?"

"……"

池穗穗哪里關注了這個.

她現在回憶起來也不太清楚,好像是系了吧.

池穗穗好笑地問:"你如果上去送花,你會低頭關注賀神的鞋是不是系鞋帶的嗎?"

"也是."蘇綿窘迫:"有那個機會,要麼已經眩暈過去,要麼就看臉了."

池穗穗收回目光,眸中閃耀,緩緩開口:"可能就是出了點小意外吧."

誰說這意外不能是人呢.

-

後台換完衣服,學校公費請吃飯.

加起來超過二三十人,全都浩浩蕩蕩去了訂的宴廳,之前和池穗穗說話的女主持人也在.

她來了之後去了次洗手間,回來時和池穗穗咬耳朵:"我聽說隔壁廳是校領導和賀神他們."

池穗穗一怔.

賀行望不能吃外面的食物的,那今晚豈不是要餓肚子,不過以他的性格,恐怕早有准備.

旁邊人湊過來問:"真的假的?"

"我們能偷偷過去嗎?"

"我想要個合照要個簽名啊啊啊!"

主持人笑了笑:"你們要是能在校領導的眼皮子底下過去,那我佩服你們."

這話一出,包廂里的妹子們都苦了臉.

主持人很快又轉了話題:"這次畢業典禮的視頻大概過兩天會剪輯出來,到時候放在官網上."

今天私下拍攝的同學不少,但肯定比不上專業的.

池穗穗對這個並不關心.

她低頭打開手機,想了想,給賀行望發消息:我聽他們說,你在隔壁廳.

過了幾秒,才有回複.

賀行望:他們?

她問的重點是後半句,怎麼回了這個,池穗穗對于他抓重點的本事表示懷疑.

她回複:主持人,她.

池穗穗:我寫錯字了.

和校領導一起出來,就是會接受各種各樣的問題,而且聊起天來刹不住車,賀行望本身話就不多.

他垂眸劃開屏幕,看到池穗穗剛剛發來的兩句話,輕笑了一聲.

賀行望:知錯就改.

池穗穗:我問的你還沒回我,你是不是在隔壁?

池穗穗:那我坐你車回去.

剛好旁邊的院長轉過頭來問:"行望,你的下一次比賽是什麼時候啊?"

賀行望抬頭,"下個月."

這個話匣子一打開,院長們和副校長仿佛好奇寶寶上身,話題問起來沒完,一個接著一個.

賀行望手指點在桌上敲擊,隨著問題越來越多,沉悶的響聲節奏逐漸變快,小而清晰.

他主動開口:"菜快涼了."

校領導們這才趕緊動筷子.

對于賀行望不吃外面的食物,他們也知道其中的利害,沒有強硬地要求.

賀行望這才低頭看手機,已經是五分鍾後.


他唇線緊抿,垂眸回複:好.

對面安安靜靜.

池穗穗自從一兩分鍾沒收到賀行望的消息,就沒再看手機,和女主持人聊了起來.

能當主持人必然是口才極好的,而且情商很高,能很快地就察覺出哪個話題不太好,哪個話題很有興趣.

池穗穗喜歡和聰明人說話.

菜吃到一半,門重新被推開.

周清雅和她朋友的身影出現在包廂里,她朋友是畢業典禮節目單的負責人之一,理所應當應該過來的.

隔了一個小時沒見,周清雅面上已經很淡定.

只是看到坐在那里淺笑的池穗穗,她還是咬了咬牙,坐在了離池穗穗最遠的地方.

周清雅跟過來的一個原因就是--隔壁有賀神.

她想要在待會離開後,能過去要個采訪機會,一想到這個她就內心火熱.

等采訪到了賀行望,其他都不算什麼,學校里的事情又影響不到她的職場上,畢業了又有誰還記得.

差不多年紀的人坐在一起吃飯,其實大多都是各玩各的手機.

沒多久,驚呼聲響起--

"穗穗,你的視頻好多人發朋友圈了啊."

"我在視頻上都刷到了."

"我室友的微博才發十分鍾,就轉發好幾百了,明明她都沒什麼粉絲的."

池穗穗只彎了彎眉.

在包廂里熱鬧了不知道多久,有人在群里說了一句:隔壁的領導們要走了.

一時間,這包廂也緊跟著熱鬧起來.

人人都想偶遇賀行望.

只不過她們走出去並沒有碰上,估計校領導他們是直接去下面停車場的,不用在這等車.

見賀行望的願望泡湯了.

-

池穗穗百無聊賴地等在門口.

她打開手機才看到半小時前賀行望回複的消息,估摸著這時候應該快出來了.

池穗穗發消息過去:"我在大廳門口."

回複來得很快.

賀行望:嗯.

池穗穗已經習慣了他的話少,嚴格來說,自從幾年前的那件事發生過後,他就寡言少語了.

環境決定性格果然沒說錯.

然而性格再怎麼變,人還是那個人.

一圓臉小姑娘走過來,好奇地問:"穗穗你今天穿的禮服是什麼牌子的,我看著設計好漂亮,也想去看看."

池穗穗笑了下:"不是大牌."

話音剛落,左側就傳來一聲嗤笑.

空氣一下子安靜下來,齊刷刷地目光看向周清雅,周清雅撩了下頭發:"看我干什麼."

大廳里燈光很亮,她今天穿的衣服是香奈兒經典款,是個關注時尚的都認得出來.

主持人趕緊打了個圓場:"漂亮就行了,什麼牌子不能穿,我也穿過租的禮服呢."

剛剛問問題的人就更尷尬了.

池穗穗卻沒說什麼,勾起嘴角,看向不知所措的小姑娘:"你很喜歡嗎?"

小姑娘自知尷尬,不知道說什麼.

"去巴黎定制的."池穗穗不緊不慢地開口:"你如果喜歡,我可以把設計師聯系方式給你."

簡而言之,是件高定.

對于高定,這站的一群人都不陌生.但自己能不能穿上就是另一個問題,大多都還是學生,家里再有錢點也是買高奢穿,一件高定幾十上百萬,還沒奢侈到那個地步.

一旁的周清雅臉都黑了.


看熱鬧不嫌事大,幾個女生就對話起來:"穗穗的眼光真好,在台下看上面真的很漂亮."

"所以之前的謠言都是假的."

"穗總是真白富美."

周清雅的朋友拉住她,小聲叮囑:"你可別再自取其辱了,好不容易才熄下去的事情."

為了讓她表情好看點,她又哄道:"我今晚讓我爸過來接我們,她一個大小姐不還是要等著."

正說著,就來了一輛賓利.

外面天黑,周清雅也沒仔細看車牌,拉著朋友就往前走,路過池穗穗時沒忍住哼了一聲.

"有些人繼續等吧,叔叔對我們真--"

周清雅要拉開車門,沒拉動,車門鎖著的.

因為她的挑釁,所有人都往那邊看.

周清雅話也才說到一半,後座的車窗緩緩落下,賀行望微側頭,皺著眉看向站在車邊的兩個人.

"--賀,賀神?"

周清雅睜大了雙眼,來不及想為什麼朋友她爸爸會變成賀神,一瞬間的驚喜沖破心房.

"賀神,我能采訪你嗎?"

"……"

周清雅沒等到回答,看了賀行望一眼,發現他不是在看自己,而是越過了她,望向她身後.

她回頭,看到視線終點.

又是池穗穗.

賀行望對她的話置若罔聞,大廳內透出來的燈光,將他的眉眼刻畫得更深邃,輪廓鮮明.

他斂眸,"池穗穗."

沉著聲的.

池穗穗正抱著胸看熱鬧,沒忍住揚起的唇,被賀行望看了個正著,笑意掩住.

他生氣了.

池穗穗和主持人打了個招呼:"我先走了."

主持人也驚呆了,賀行望過來等池穗穗是什麼操作,快速反應過來:"好,你注意安全."

周圍人和她一樣,都瞠目結舌,無數個問題堵在心口.

池穗穗瞥了眼車邊的人:"讓讓."

呆愣的周清雅被回過神的朋友拉開,眼睜睜地看著池穗穗上了車,關上了車門.

車窗也合上,什麼也沒看清.

一群人面面相覷,目送著車尾燈光逐漸消失在視線內,這才呼出一口氣來.

有人打破沉默:"剛剛池穗穗上的是賀神的車嗎?"

無人回答.

這事太玄幻了,明明兩個毫無交集的人……

主持人站在原地,感覺今天的信息量爆炸,再看前面尷尬到極點的周清雅,沒忍住笑出了聲.

城市霓虹燈亮,繁華夜幕.

池穗穗上車後整理了一下衣服,漫不經心道:"你剛才半天沒回我,我以為你先走了,那回去我要找你算賬的."

不說告狀,起碼兩個人關系擺在那里.

丟下她一個人走,她不生氣,被兩家父母知道了,也是會把兩個人都抓回去責令.

池穗穗掏出一面鏡子,補了下口紅.

賀行望在盯著她看,紅唇瀲灩,他慢條斯理地開口:"是有個賬要算算."

池穗穗偏過頭,"什麼賬?"

等會兒,這好像是她去懟人時說的話.

池穗穗思索幾秒,賀行望不會是發現了自己故意調戲他,要算賬這事兒?

池穗穗輕咳一聲:"賀行望,你這麼小氣的."

賀行望無動于衷:"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