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8
g,更新快,無彈窗,!

晚上七點,典禮准時開始.

今天晚上的節目表演過後,明天上午就會開始學位授予儀式,所以今天也是在學校的最後一個晚會.

在後台這可以清楚地聽見領導發言和主持人說話.

池穗穗坐在椅子上,安心地調試著自己的大提琴,這把大提琴是三年前生日家里人送的,造價不菲.

琴弓看起來很長,卻並不笨拙.

"穗穗,周清雅是不是真的以為你不會大提琴?"等待時間太久,有女生湊過來問.

她們是團里節目,化了濃厚的舞台妝.

"你覺得呢?"池穗穗對她挑了挑眉.

"我覺得你之前說的挺對的."女生笑了笑,"不然以她和你的關系,怎麼可能給你報名."

能不偷偷拿掉就算好的了.

池穗穗點頭,沒多說什麼.

女生自言自語:"節目過後有給賀行望送花,好羨慕你啊,不過我坐在下面可以拍照."

送花的人選當初報名要求是各個院內的優秀畢業生,本來新聞系在校內就是王牌專業,優秀畢業生自然也是更出色的.

池穗穗說:"那之後,我可以看看你的照片嗎?"

女生笑眯眯的:"可以啊,到時候我多拍幾張,把你拍得美美的,我拍照技術很好的."

池穗穗不禁莞爾.

兩個人加了微信,女生的微信和普通人一樣,各種各樣的日常,反之池穗穗的就空白一片,三天內可見,沒發朋友圈.

後台的人越來越少.

直到前面的女主持人一聲"讓我們歡迎新聞傳播學專業1班池穗穗帶來的大提琴獨奏".

台下爆發出一陣驚呼.

距離腦子擺設周清雅的事情才發生幾天,全校同學都在等著池穗穗的獨奏,就連有的老師都忍不住坐直了後背.

舞台變暗,再次亮起時,只有一盞燈光.

池穗穗坐在專用的椅子上,精致的大提琴就在前方,將她的大半側身遮住.

光線從上方垂落在她身上,從頭頂到足下,長黑發散在背後,垂落幾縷在胸前,白皙修長的脖頸細而完美,襯出精致的鎖骨,禮服裙擺蓬大而漂亮

如同深夜里的月光女神.

觀眾席立刻尖叫起來.

"池穗穗今天怎麼這麼漂亮??"

"我眩暈了--可A可美,就問誰能比得過!"

"忽然覺得我追的小愛豆都索然無味了嗚嗚嗚,好刺激."

"穗總沖啊!!!"

蘇綿差點沒把自己的室友胳膊掐破:"我的媽呀!這是我穗總啊!好漂亮!"

偌大的大禮堂內滿滿當當的人.

池穗穗已經習慣這樣的場面,唇角一勾,目光率先落在了第一排,雖然由于黑暗看不清人.

但她知道,賀行望坐在那里.

"這是我們新聞系的優秀畢業生,池穗穗."身旁有校領導和賀行望解釋,"行望應該不認識她."

賀行望視線在池穗穗身上來回打了個圈,這才回應了校領導一聲:"嗯."

是很優秀.

優秀到戲弄他.

賀行望目光沉沉,唇線緊抿,前幾天池穗穗堂而皇之說的幾句話還清清楚楚--

太保守了?

再考慮考慮?

看著舞台上垂目演奏的池穗穗,賀行望沉默半晌,唇角若隱若現一抹弧度,輕笑了聲.

是他親手選的禮服.

很美就是了.

-

很少會有人主動去聽大提琴獨奏.

如果不是對這方面有興趣,就連小提琴和二胡的聽眾人數都會比大提琴多.

觀眾席上不時有舉著手機拍攝的亮光閃起.

池穗穗已經開始演奏,一只手按在弦上,琴弓一搭,流暢的一串音符變跳躍了出來,回蕩在大禮堂內.

磁沉的大提琴音就像是醇厚的酒,越聽越香.

雖然音色低,但池穗穗選取的是稍微歡快一點的曲子,有偏向抒情,聽起來像是一場免費的音樂會.

旋律悅耳,聲音動聽,演奏者美麗動人.

同學們的反應就像是當初在校園論壇上看見直播的畫面時,從吃瓜到震驚.

雖然距離舞台有些遠,但能看見纖長的雙手在琴弦和琴弓上的跳動,美輪美奐.

周清雅坐在觀眾上,眼睛都紅了.

那天建校周年,她正好在宿舍里,室友一回來就說了池穗穗大提琴拉的很難聽的事情.

剛好她有朋友在學生會里,也負責這次畢業典禮表演節目的一部分,所以就讓朋友將池穗穗的大提琴獨奏加了上去.

她要看池穗穗當眾出丑.

至于讓學校出丑,那不太可能,因為節目有彩排,彩排的視頻也會被泄露出去,所以她的目的就達到了.

身旁朋友忍不住開口:"清雅……你是真的錯了."

她也錯了.

當初就不應該幫周清雅辦這事,現在好了,反而池穗穗光彩四溢,今天以後,池穗穗的名聲又上一層樓.

周清雅紅著眼:"我就不信她一直順風順水!"

往後的路還長著,職場可不是校園那樣平靜,她就不信池穗穗能一直這麼順下去.

朋友看她好像陷入牛角尖里,搖搖頭.

蘇綿是最激動的,拍著身旁室友的大腿:"我們穗總好會,我都好久沒聽到了,畢業前還能聽一次太值了!"

雖然大多數人不是玩音樂的,但有些人會.

他們也不得不感歎,池穗穗完全不是臨時抱佛腳的,這基本功加上動作,沒個十幾年簡直在做夢.

曲子逐漸平淡下來.

池穗穗沉浸在音樂中,這時在稍稍抬頭,看向前方的台下,璀璨的雙眸光彩奪目.

音符最終停歇下來.

觀眾席上的同學們一開始是激動的,到後來就安安靜靜地聽演奏,現在立刻鼓起掌來.

有男生帶頭吹口哨.

池穗穗站在台上,優雅大方.

她眼神極好,看見賀行望繃著的臉色,怕是知道自己前幾天是在調戲他了.

池穗穗彎了彎眉,嘴唇一翹,對他輕輕眨了眨眼,來了個俏皮的wink.

窈窕姣好的身形和身旁的大提琴相得益彰,五官明媚大方,在光線下溢出精致冷豔的美.

她一向在全校同學的眼中是很利落一人,這一wink被捕捉到,立刻爆發出尖叫.

賀行望接收到了這一眼神,唇線一扯.

身後是學生的座位,不知道是哪個男生嗓門很大,大叫著:"我們穗穗也太可愛了,這個wink一定是給我的!"

其他人和他爭執起來.

"明明是對著我的角度的!"

"是我才對,你看直線,剛好眼睛瞥的方向在我這里."

男生們說來說去,最後差點大打出手,為了池穗穗的眼睛到底看向哪個角度.

賀行望:?

他回頭瞥了眼身後的幾個人,偏過頭對校領導說:"好像有些同學影響其他同學了."

校領導一聽,連忙站起來看向後面,雙眼一瞪:"再給我吵吵鬧鬧,你們就出去聽."

幾個男生像鵪鶉一樣,安靜下來.

校領導感慨:"要是這些學生能像你一樣,我們就不用擔心他們畢業以後的人生了."

"不會的."

賀行望掀了掀眼皮子.

指尖在椅子上敲擊幾次,對于自己是造成他們安靜的罪魁禍首,並不覺得有問題.

像他就不行了.

-

池穗穗去了後台.

還有幾個節目沒表演,要等所有節目結束後,賀行望會和校領導一起發言,鼓勵一下這屆畢業生.

負責人推門而入,抱著一捧花:"池穗穗,待會你就送這個,知道什麼流程吧?"

池穗穗頜首:"不用擔心."

校方顯然十分重視,這束花上面的種類很多,而且巨大,抱起來遮住了整個上半身,只留下鎖骨上方.

絲緞的蝴蝶結就在掌中央.

最後一個節目結束,主持人也回了後台,看到池穗穗坐在那里,走過去:"穗總,你的大提琴實在太好了."

"今天的畢業典禮周清雅肯定是不能不來的,她坐在台下恐怕已經氣死了."主持人感慨.

人果然還是自身優秀有用.

就算一時不察讓人給暗算了,也有足夠的資本扭轉乾坤,將之化為自己的優勢.

"你也很好."池穗穗誇道.

"你這麼誇我,我室友要嫉妒了."主持人興致勃勃地拿出手機要合照一張,"讓我炫耀炫耀."

池穗穗沒反對.

主持人本身也是漂亮女生,想了想,只開了低度的美顏,省得到時候像明星開美顏一樣,反而變丑.

"池穗穗,你出來."

負責人又推開門.

池穗穗抱著花站起來,她臉上的妝容和身上的禮服都沒有換,時間過了一兩個小時,反而妝容更加精致.

從後台出來,她便看到了台上的賀行望.

校領導的最後一句發言結束,便對池穗穗使了個眼色,讓她直接上台.

這次舞台上是亮著全燈光的.

池穗穗踩著高跟鞋,一步步走向中央,濃郁的花香縈繞在她鼻尖,有些昏昏沉沉.

她將花遞過去,明媚一笑.

賀行望深邃的黑眸望著她,往前一步,伸手接過花,剛好碰在一起,中間隔著單薄的絲緞.

一冰一熱的體溫隨即雙向傳遞.

池穗穗收手的一刻,用小拇指的指甲刮了下他的手,轉瞬即逝,如同錯覺.

賀行望眼神微動,視線只淡淡從她身上掃過.

兩個人相觸的時間僅僅幾秒而已.

班委和自己的室友們坐在下面,一邊拍照一邊說話:"我就說放心池穗穗,你看那眼神,坦坦蕩蕩的."

"看賀神也很淡定,一看就知道很放心,我把池穗穗報上去果然是正確的選擇."

"池穗穗真是夠淡定,要是我我都激動死了."

"所以別人能上去送花,你在下面拍照."

"……紮心了姐妹."

除卻她們,還有拍照的女生們卻沒忍住,小聲嘀咕:"你們覺不覺得穗總和賀神好配啊?"

"這cp過于冷了,姐妹."

校領導繼續發言總結,池穗穗沒有下台,只站在旁邊的一側,對著台下走神.

這發呆的樣子很輕易就被敏銳同學捕捉到,都覺得很好笑,原來這麼冷豔的穗總也有這時候.

不知過了多久,校領導終于發言結束.

池穗穗適時回過神來,和所有人一起鼓掌,淺淺一笑,而後提著裙子緩緩下台.

大禮堂內掌聲經久不息.

池穗穗刻意放慢了步子,一步步落後,最終停了下來,站在舞台的邊緣處,也是觀眾席的死角.

"賀行望."

池穗穗叫了聲.

賀行望停下來,站在她面前,略略低頭,眯了眯眼看她:"wink好玩嗎?"

他的視線停在她的眼睛上.

這雙眼睛極漂亮,又動人,仿佛一個湖泊,攝人心魄,所以丟出來的眼神也讓人爭相搶奪.

池穗穗沒回答,而是嗓音輕輕柔柔:"賀行望,我眼睛好像有點難受."

大禮堂里聲音吵鬧,這邊絲毫不引人注意,賀行望的耳邊聽她的聲音也變得朦朧.

連帶著內容真假也不能確定.

池穗穗說:"你幫我看看."

她伸出手要去揉眼睛,手腕被一只修長有力的手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