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7


主持人的開心幾乎表現在臉上.

池穗穗雖然向來有仇必報,但在學校其實還真沒有什麼敵人,除了一個處處看不慣她的周清雅.

那天拎著外賣說她們擾民的女生是周清雅的室友,所以大提琴一事必然是她說出去的.

當時她在教蘇綿拉大提琴,不成曲調,周清雅可能真以為她不會拉大提琴.

池穗穗不用想都知道獨奏節目是她報上去的.

"我有事就先走了."她和主持人打了聲招呼,拎著自己的包離開了大禮堂.

主持人在她轉身之後就拿出了手機,在自己的宿舍群里開始尖叫--

報--池穗穗要去周清雅算賬了!

本來沉寂了一整天的宿舍群突然炸了鍋.

什麼什麼?

我靠我在圖書館,我馬上回去!

快點寶貝,跟上去!

做記者就是要實時跟進,以免落後,沖啊!

宿舍群嚎叫了會兒,室友通知朋友的通知朋友,打電話的打電話,沒多久,大半個院里的都知道了.

而她們都有意無意地瞞著周清雅的朋友.

池穗穗從大禮堂去了宿舍樓.

她敲開周清雅宿舍門的時候,里面還有另外兩個女生,都下意識地看了眼周清雅.

周清雅轉過頭,"池穗穗你過來干什麼?"

池穗穗說:"找你啊."

另外兩個室友互相對視一眼,立馬降低自己的存在感,默默地當吃瓜群眾.

"我和你不熟."周清雅一想到自己的名額變成了她,就心堵得慌:"你不是要彩排嗎?"

大學四年來,她公開的只是言論上對池穗穗不滿,實際上心里面很酸,每一件事都記得清清楚楚.

"和你算賬比較重要."池穗穗笑了一下,走到她桌邊,居高臨下地看著她.

周清雅警惕地看著她:"神經病."

她伸手去拿自己剛剛打印出來的文件稿.

"是啊."池穗穗率先扯過了那幾張紙,隨手卷了卷,"你很想我在畢業典禮上表演?"

"你胡說什麼!"周清雅瞳孔一縮,"如果你來我宿舍是要說這個,那你還是滾出去吧,我不想看見你."

"別急啊."

池穗穗嘴角一勾.

不知不覺中,宿舍外已經站了不少聞風而來的同學們,正屏住呼吸看著里面的發展.

校園論壇上更在直播.

池穗穗好剛啊!

她們會打起來嗎?

我聽明白了,應該是節目單的事情!我今天聽說有穗總的大提琴獨奏!!

我沒見池穗穗拉過大提琴……臥槽周清雅也太可怕惡毒了吧,這可是畢業典禮?!

怪不得池穗穗要來算賬.

宿舍里在這一聲"別急啊"之後一片安靜.

池穗穗輕輕一笑:"你身為一個記者,隨意相信道聽途說,悲哀嗎?"

周清雅余光瞥見睜大眼盯著看的其他人,胸口更悶,瞪著池穗穗:"你沒證據就別瞎說,我可以告你造謠!"

池穗穗的表情逐漸冷下來.

"做就做了,有什麼不敢承認的."

"……"

池穗穗另一只手用紙卷抬起周清雅的下巴:"你是什麼東西,也配做我的決定?"


不遠處響起倒吸冷氣的聲音.

這他媽絕了!

以前她們覺得池穗穗雖然被叫穗總,但大多數時候還是很溫和的,第一次說話這麼重.

周清雅被說得啞口無言.

她眼前變得模糊起來,只看到池穗穗今晚為了彩排化的精致妝容,和張揚的紅唇.

"碰你都是髒了我的手."

池穗穗垂眸,略抬下巴,手上的紙卷松開,紙張滑落,四散在地面上.

圍觀群眾已經目瞪口呆.

池穗穗轉身就走,一點眼神也沒給,高跟鞋在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一聲聲地錘在人心口上.

宿舍門大開著.

池穗穗在走廊上停住,轉過身,笑盈盈地說:"你以為我的大提琴,和你的腦子一樣,是拿來擺設的嗎?"

五官一半隱在黑暗中,格外冷豔.

囂張至極.

-

S大的校園論壇上炸了.

不知是誰拍了一個小視頻放到了上面,一下子將之前帖子里刷回複的校友們通通引了過去.

視頻是從側面拍的,很完整.

從池穗穗踏入周清雅宿舍的那一刻,到最後一句擺設的話,全都被拍了下來.

媽呀我覺得穗總這稱呼太貼切了!

學到了學到了,以後如何文明的懟人,太爽了!

簡直在看電視劇一樣,好爽!

所以說周清雅腦子不清楚,道聽途說就亂搞,池穗穗說得還真對.

你穗總就是你穗總!

好A一女人!

嗚嗚嗚穗總有男朋友嗎?我可以上崗嗎?

我現在轉想法了,堅決支持穗總給賀神送花!!絕配!

伴隨著穗總這一深入人心的稱呼的同時,"腦子擺設周清雅"這七個字也開始流傳起來.

畢業典禮的節目單就此公開.

大多數人都開始好奇起池穗穗是不是真的會大提琴,從沒見過她拉,倒是有人偶遇回校的池穗穗背著琴包.

原本只關注著賀神來這一環節的同學們現在情緒高昂,恨不得明天就是畢業典禮.

第二天是工作日.

池穗穗睡了個好覺,去上班時神清氣爽,反倒是蘇綿帶著倆黑眼圈,興奮得不行.

蘇綿昨晚被通知學校里的事已經是半夜,那時候帖子已經好幾頁,她一直看到凌晨才睡.

"穗總,你昨天太帥了!"

一見到池穗穗,蘇綿就叫了起來.

池穗穗捂住她的嘴:"小點聲."

柔軟的肌膚嫩滑如水,蘇綿感覺到一絲淡淡的香味,幸福得不得了,要昏迷在這里.

"昨天的事情,全校都知道了."

"我知道."池穗穗一邊隨口應,一邊整理好自己的新聞稿,發給了主任.

"穗總你說的真對,周清雅腦子是擺設,居然隨便一聽沒驗證就以為你不會大提琴."

蘇綿想起這個就樂得不行.

雖然她不懂音樂,但耳朵是能出來的,池穗穗的功底很深,而且她以前也說過從小就練.

可以說是行家了.


池穗穗問:"我又出名了?"

蘇綿說:"是啊,昨天很多人圍觀,不知道是誰泄露出去的,我也是被人通知的."

池穗穗略一思索就猜到答案了.

不過這事對她沒影響,她並不想去追究.

蘇綿又說:"穗總,表演的時候你穿什麼禮服啊."

池穗穗:"還沒想."

演奏大提琴需要坐在那里,所以她的禮服不能是魚尾裙,下擺需要寬大,方便行動.

不過蘇綿的話倒是提醒了池穗穗.

接下來的兩三天內,電話沒停過.

池穗穗在學校的事情被很快發散出去,一群小姐妹們紛紛打電話過來慰問,然後就是說能不能來看畢業典禮的.

最後得知無關人員不能進大禮堂後很失望.

不過她們也很殷勤地給了一眾禮服的參考,還有推薦設計師的,池穗穗早就習慣這樣的生活.

她本身有交好的設計師,況且前段時間去法國那邊定制了幾條禮服,差不多已經做好了.

所以在下一個周末的時候,池穗穗坐私人飛機去了法國.

本來她想和宋妙里一起的,但是宋醫生太忙.

到那邊的時間剛剛好,有人替她放好行李,她先去做了個美容,然後才悠閑地去工作室,試身禮服.

總共三套禮服,價值不菲.

穿起來的效果非常好,尺寸合適,顏色也特別襯她,而設計是她和設計師共同討論出來的.

設計師給池穗穗拍了照片.

回國的前一晚,池穗穗把照片發給宋妙里:姐妹,選一個我畢業典禮的禮服.

宋妙里:寶貝你穿什麼都很美.

這一看就是宋醫生百忙之中的敷衍回複.

池穗穗早就知道她的性格,宋妙里有選擇困難症,大多數時候是選擇不了那就都買了.

今天的三件禮服設計各不相同,第一件是一字肩長裙,第二件是及膝裙,第三件是抹胸長裙,長度及踝.

表演和送花要不要同一件禮服呢?

池穗穗突然冒出來這麼個想法,點開賀行望的微信,把三張圖片一起發了過去.

又加了一句話.

此時正是晚間時分.

賀行望穿著浴袍從洗手間出來,臉側未擦干的水珠順著輪廓滴落到鎖骨上,又消失不見.

放在桌上的手機連著響了四聲.

他手指一點,屏幕亮起.

是池穗穗發來的消息.

最先看到的是兩句話,而後往上是三張圖片,有背影,有側身,有張是池穗穗精致的正臉.

池穗穗:好看嗎?

賀行望回複:好看.

十分鍾過去後,他頭發已經半干,黑發柔軟,襯得眉眼更加凌厲,微信上卻沒消息.

賀行望沉吟片刻,打電話過去.

十幾秒後才接通:"喂?"

賀行望說:"很好看."

池穗穗正在衣帽間里整理,低頭看了看,才發現微信上的消息剛剛沒看見.

這是特地打電話又過來說的?

她沒忍住,翹唇:"既然你誇了我,那我給你個選擇的機會,你想我穿哪件給你送花."

哪一件?

賀行望重新回憶了一下剛剛看到的照片,半晌垂目出聲:"第一件吧."


"一字肩長裙?"池穗穗問.

賀行望剛嗯了聲,就聽見電話里傳來的下一句話--

"可是有點保守了,不太適合."

"……"

池穗穗恍若沒察覺到似的,嗓音輕快:"我再考慮考慮,先掛了,晚安."

賀行望沉默幾秒,"晚安."

所以為什麼要問他?

還給他選擇的機會?

賀行望出去的時候,幾個隊友都在桌子前聊天,隨意一聽就知道是今天晚上的一個紅毯活動.

"真好看啊這些明星."

"這個是我妹妹喜歡的,家里都是她的海報."

"我覺得這個最好看,穿的裙子也好看."

其他人一聽,都湊過去看,是件抹胸裙,紛紛點頭表示贊同:"真的好看,而且很性感."

賀行望突然抬眼看過去.

"你們覺得這裙子好看?"

幾個隊友天真無邪,嘰嘰喳喳地出聲:"難道賀神你覺得不好看嗎?這個女明星身材好,穿起來就很適合."

"對對對."

賀行望抿了口水,神色冷淡:"不好看."

誇了半天的隊友們都閉上了嘴.

-

池穗穗調戲了一下賀行望,樂得躺在床上笑.

其實這幾件禮服選哪個她都覺得無所謂,畢竟她覺得自己美顏盛世,穿什麼都好看.

她反而比較想知道賀行望的心情.

抱著這個想法,畢業典禮來得很快.

S大財大氣粗,大禮堂座位多,舞台大,後台空間也很大,此刻已經布置得很漂亮.

池穗穗的節目排在後面,她去的很遲,黑色的琴包背在身後,進入後台的時候,引起無數注視.

前車之鑒周清雅還擺在那里.

"快開始了,還有十分鍾主持人就上台."工作人員率先回過神:"穗總,你先去換禮服吧."

"好."池穗穗頜首.

等她進去後,大家才松口氣,小聲地議論起來:"池穗穗是不是真的會大提琴啊?"

"看見那琴包了嗎?"有人努了努嘴:"你全身上下的東西賣了都比不過那個."

"……我信了她是真白富美."

"周清雅很自信穗總不會大提琴吧,我現在好期待."

話音剛落,池穗穗從換衣間出來.

她整個妝容並不濃烈,更顯精致,眼中水意盎然,一字肩的禮服在腰間收緊,下擺卻又略微捧起,像只高傲的孔雀.

裙擺下露出的高跟鞋在後台燈光下閃著惹人眼的碎光,腳踝白皙,踩在地上滴答滴答.

主持人也在後台,已經換好了禮服,待會就要上台.

看見池穗穗出來的一刹那,她有些羨慕又震撼,又突然冒出匪夷所思的想法.

就算是賀神,能抵擋得住這樣的誘惑嗎?

有人忍不住問:"穗總,你待會給賀行望送花也是穿這個嗎?"

聽到聲音,池穗穗偏過頭,抿唇笑:"是吧."

有點兒狡黠的意味.

她還挺想見到賀行望看她穿他選的禮服,會是什麼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