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她第一次的男人竟然是他
g,更新快,無彈窗,!

"我回國的時候,發現你已經結婚了,當時我一個人開車來這里過了一夜,看了日出,想尋找自己的新生."

千禦野目光悠遠,自發地跟她解釋道.

"我本以為這樣就能忘記你,可是沒想到一年後在西餐廳里竟然又撞見了你!只不過你那時候心情很低落,自己點了一桌子的菜,一遍遍地給你老公打電話,可一直到那家餐廳的人差不多都走光了,你老公也沒有現身."

林落施表情一驚,幾乎難以置信地問道:"你說什麼?難道那天晚上,你也在那家西餐廳里?"

她記得那是她跟肖墨寒結婚後的第一個紀念日,她特意預定了全市最貴最豪華的西餐廳,點了滿滿一桌子的菜,准備跟肖墨寒一起慶祝.

可是她左等右等,早已過了約定的時間了,肖墨寒還是沒來.

林落施在獨自把每一樣菜都嘗了一遍後,又喝了好幾杯酒壯膽,終于鼓足了勇氣給肖墨寒打電話,勒令他必須在半個小時之內趕到這家餐廳.

可是,她在那里等了半個小時又半個小時,直到餐廳里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肖墨寒還是沒有現身.

當她撥打最後一個電話過去的時候,終于接通了,可是電話那邊傳來的卻是林婉婉的嬌喘聲……

林落施當時心咯噔一下驟然下沉,所有的希望頓時全部破滅了,整個人陷入了萬劫不複的痛苦中.

也就是那個時候,她認識了紅姐,紅姐給了她一張她的名片,讓她去她開的牛郎酒吧找她.

只是林落施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當時千禦野也在那家餐廳里.

千禦野點點頭,眼眸陷入了一片回憶中:"我後來一直跟蹤你,才知道你去了那家'夢露’酒吧,當發現你准備找牛郎的時候,我就臨時打暈了一個原本要壓軸登台的牛郎,頂替他上台,讓你選中了我."

林落施渾身一滯,臉色不禁紅了起來:"所以說那天晚上其實是你跟我……"

她真的沒有想到,自己的第一個男人竟然是千禦野.

她還一直以為自己是跟一個牛郎荒唐了一夜.

原來這個牛郎竟然是千禦野假冒的.

林落施雙眸瞪得渾圓渾圓的,驚的半天都沒緩過神.

心中百轉千回,努力消化這個事實.

"施施,我很高興,那晚我能夠擁有你."千禦野目光灼灼地看著她,心情振奮.

也是那一夜,他確定了林落施跟丈夫肖墨寒的夫妻關系有名無實,自己還有機會.

林落施僵了下嘴角,臉色呆呆地愣在那里,心里說不清楚是怎樣複雜的情緒.

慶幸,憤怒,惱火,尷尬,難堪……

好像各種情緒都有一點.

"你為什麼不告訴我你就是千禦野,還一直用惡魔牛郎的身份接近我?"過了半響,林落施突然沉著臉,抬起頭惱怒地問他道.

如果她早知道他就是千禦野的話,或許有些話她就不會那樣毫無顧忌地對他說出來.

現在林落施只覺得自己很丟人,很想找個地洞鑽進去.

"因為我還不確定你的心意,擔心你會認為是我存心想欺騙你!"千禦野目光複雜地落在她的身上,認真地回答.

"你沒有欺騙我嗎?"林落施哼了一聲,反問他道.

"我只是善意地欺騙!"千禦野黑眸輕輕掀了一下,莞爾一笑,薄唇輕勾而起:"原諒我實在太想接近你了,可是又擔心你會拒絕,我也很矛盾."

林落施目光直直地望著他,沒有多說什麼,站起身拍了拍手.

"時間不早了,我們下山吧."

她有意回避這個問題,因為她實在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應該責怪他,還是不該怪他.

誠然,那個惡魔牛郎就是千禦野,自然是比是其他陌生的男人要好.

可正因為是他,林落施才有了一種自己被欺騙了的感覺.

這種感覺一時間還難以平複,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該責怪他.

只有換一個話題,暫時不再想這件事.

他們回到賓館時已經快四點了.

雖然在山上啃過火腿腸,但這會兒林落施跟千禦野還是餓得不輕,已經沒力氣再計較別的了.

中年老板早就備好了一桌魚宴在等著他們.

他們去爬山的時候,這男人大概好好睡了一覺,這會兒精力旺盛,滔滔不絕地向他們介紹著每道魚的做法,兩人呼嚕呼嚕吃著,也算是對他的誇獎.

吃完就回房睡覺.

林落施一聲不吭地回到自己房間,連脫襪子的力氣都沒了,甩了外套外褲就趴在了床上.

一覺睡到了天黑,林落施醒來的時候都不知道是幾點了.

萬籟俱靜,屋里黑乎乎的,她回了一下神,才想起自己在哪里,之前都發生了什麼.

摸著黑找到了床頭燈的按鈕,身邊沒有手機也沒有鍾,她開了電視,才看見已過了凌晨一點.

來不及去想千禦野就是惡魔牛郎的問題,爬山的後遺症就來了.

林落施全身都痛,兩條腿更是一挪就一陣酸痛.

她撐了幾撐才爬了起來,站起來想去衛生間,腳一著地,一陣尖銳的刺痛就讓她一屁股跌在了床上.

脫了襪子一瞧,她就欲哭無淚了.兩只腳上各有幾個大水泡,最大的那個,還在腳底板上.

林落施顫巍巍地踮著腳尖挪到了衛生間.

私家賓館條件畢竟有限,只有淋浴,要是有個浴缸,她願意一直泡到天亮.

出來的時候也沒換洗的衣服,她把內褲洗了,秋衣秋褲再穿回身上,然後裹了一件客房的大浴袍,這時候也顧不得衛生不衛生了.

林落施坐在床上對著腳底板的大水泡發呆,似乎肚子也餓了.

就在這個時候,客房電話響了.除了千禦野再沒有別人,林落施接起來一聽,果然是他.

他也睡醒了,也覺得餓了,打電話叫她出去,一起下樓找點吃的.

林落施也很想下去,可這該死的大水泡讓她腳一沾地就疼.

爬山的時候一點感覺都沒有,這會兒碰都不能碰.

她只好實話實說了,然後說自己不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