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她發現他面具下的真面目
g,更新快,無彈窗,!

她一口稀飯差點噎在喉嚨管里,抬眼狠狠地瞪他.

惡魔笑著把一盤包子推到她面前,"吃這個,不會著急."

靠!

林落施丟下筷子,轉身上樓找衛生間去了.

出發的時候才知道不止他們兩個,惡魔還請了個導游,其實就是私家賓館老板的侄子,一個二十多歲的小伙子.

他們起得早,出發的時候只五點多,天還黑乎乎的他們就開始上山,月亮雖然很好,可朦朦朧朧的總是不太清楚,幸好導游路熟,他們又帶了手電.

這是林落施第一次半夜爬山,以前雖然也爬過,但都是白天.況且他們走的是後山,這里沒有正規上山的路,只有人踩出來的便道,有的地方崎嶇不平,周圍都是樹,很多的枯葉,山頭看著不高,爬起來卻十分遙遠.

由于怕沒到山頂太陽就出來了,他們在路上不敢耽擱.

兩個男人一個前面帶路,一個殿後,林落施努力地跟著,她稍微慢一點,身後的惡魔就停下來等她,她怕自己拖後腿,只能用盡了力氣向上登,到後來就覺得是靠一口氣在支撐.

到達山頂的時候,她喘得像老牛似的,兩條腿直打哆嗦,可她終于在日出前站在了山頂上.

然後她看著遠處的山巒映在了一片玫紅里.剪影似的山腰里亮出一道弧光,那道弧光穿透天幕,慢慢擴大,漸漸變成耀眼的旭日,一輪,半個,直到全部升起.整個過程只有兩三分鍾,綿延的群山就全部在陽光的照耀之下.

林落施舉起手去擋那輪旭日,刺眼的光芒穿透她的五個手指,手都是透明的.

她好像摸到了太陽.

此時的季節山脈草木枯黃,枝頭枯葉凋零,但朝陽下卻顯得異常壯美.

遠處的另一個山峰好像也有游客,有人在歡呼,還把手電射向了天空,整個山巒仿佛都被喚醒,在陽光下變得溫暖起來.

惡魔站在她身邊,自始至終他們沒有交談,直到這時他才說了一句,"可惜了,沒帶相機."

林落施心情很好,消遣他,"啊,你拿望遠鏡的時候沒看見你的單反麼?你是不是把它落在那里了,剛才換鞋的時候你怎麼不仔細看一下?"

惡魔挑眉笑道:"你真當我的後備箱是個儲藏室?"

"難道不是麼?"沐浴在晨光里,林落施心情格外清爽,就像真的得了新生一樣.

然後她雙手攏在嘴邊,做成喇叭狀,對著群山喊,"肖墨寒,我不愛你了!"

一瞬間她的眼睛有點濕潤.

仿佛壯志豪言,要跟過去告別似的.

在山頂休息了一會兒,他們開始向著另一個山峰進發.下山,又上山.路過一線天,還有一線天中的小瀑布.

瀑布下面是個深水譚,還沒有開發,游人很少,林落施這才明白惡魔為什麼要帶她爬後山,這里的風景確實優美.

一直到下午兩點多,他們才開始下山,這時候林落施已經精疲力竭了.

路上碰見幾個也是不走尋常路的,找不到下山的路,一看他們帶了導游,幾個人就跟著他們一起走.

隊伍里就她一個女的,走到後來她就落在了最後,看看離山腳不遠了,路又很清晰,惡魔就讓導游別等他們了.

他陪著林落施在路邊的一塊石頭上坐了一會兒,然後站起來摸出了一支煙.

林落施累得話都懶得說,看見他想抽煙,見滿地的枯葉,只怕有點火星就會著起來.

她也不直說,就拿著做拐杖的木棍戳地上的葉子.一戳"卟"一聲,一戳又"卟"一聲,被她戳到的葉子便碎盡了.

惡魔看向她,她低著頭只管戳.終于他扭頭一笑,把手里的煙和打火機收了起來,然後走到她面前,"有勁戳葉子,還坐著干嘛?"

林落施抬起頭看他,他似乎被下山的太陽刺著了眼睛,眯著眼瞅她,"是不是走不動了?"

她噌的站了起來,"誰說我走不動了?"蹬蹬磴就跑在了前面,跑出老遠回過頭,"你跟上啊."

惡魔笑著邁步跟了上來.

林落施自顧自地跑了一會兒,突然腳下一個踩空,她整個人就摔了下去.

"啊!"

林落施嚇了一跳,眼瞧著自己的身體沿著山體下滑,她情急之下連忙抓住旁邊的一根樹干.

可那根樹干太細了,根本承受不住她整個人的身體,就快要斷裂了.

"把手給我!"

在這千鈞一發之際,林落施的耳邊突然響起了千禦野地嗓音.

她心下一怔,下意識地抬頭望去,是惡魔朝她伸出了一只手.

哪里有千禦野地身影?

林落施這才意識到是自己出現了幻聽.

"愣什麼?趕緊把手給我!"惡魔再一次著急地提醒.

林落施回過神來,連忙把自己的手伸給了他.

惡魔拽著她的手,使勁將她的身體往上拖.

因為整個身子是下俯的動作,他臉上戴的面具不知何時已經墜落了下來.

待到他好不容易把林落施拉上來的時候,俊臉已然暴露在她的面前.

林落施連喘了好幾口氣,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

剛才她差一點摔死了.

還好有這個叫惡魔的牛郎,及時出手相救.

"謝謝你."

林落施抬頭,沖他感激地一笑.

可當她看清他的俊臉時,頓時再也笑不出來了.

惡魔竟然是千禦野?!!!

林落施腦袋里轟的一聲,整個人一下子震住了,心里更是波濤洶湧了起來.

"怎麼……會是你?"她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神色尷尬而僵硬,身體忍不住顫抖著.

為什麼惡魔會是千禦野?

怎麼會是他?

難道之前跟她上床的男人,也是千禦野?

"是我!"千禦野幽深的桃花眼凝視著她,嘴角輕揚,索性承認道.

他本來沒想過,這時候在她面前暴露自己,只想以惡魔的身份陪著她,接近她.

沒想到剛才為了救她,面具意外的掉落,讓她這時候就見到了自己的真面目.

"你……"林落施瞠大雙眸,伸手指著他,心中頓時有種被強烈欺騙的感覺,半響都說不出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