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帶她看日出,等待新生
g,更新快,無彈窗,!

那天晚上,他們又驅車往山里趕,終于在一個足夠近的地方看見了夜色里的公雞山.

已是夜里一點多,他們商量著是回城還是就呆在車里等日出.

因為惡魔說,幾年前他本來是想等著看日出的,結果等著等著就在車里睡著了,等他醒過來的時候,整個群山早就沐浴在了一片晨光里.

"覺得等日出就像等一個新生,就能忘掉那些糟糕的事情."他描述當年自己的心情,"那時候很天真."也很幼稚.

林落施卻聽出了另一層意思,"你是說我現在也很天真?"她沒忘記此刻的自己也處于這樣一種糟糕的狀態里,她也想忘記肖墨寒.

"都會過去的."惡魔安慰她.

"我也想等一個新生."這一刻堅持看日出忽然就有了不凡的意義.

"那就看吧." 他從善如流,反正這一切都是被他勾起來的.

離天亮還有幾個小時,兩人坐在車里,一時有點枯燥.

好在這樣的事情也夠刺激,荒郊野外的,兩個發神經的人,所以一時半會兒倒也不困.

他的車上有很高級的音響設備,惡魔隨手打開,兩人靜靜地聽著.只是沒一會兒林落施就坐不住了,這是什麼音樂啊,好聽是好聽,但是叮叮咚咚的,小溪流水的聲音,人會有三急啊.

她開始東張西望.這一路過來有不少的農家樂,也有餐館,只是半夜大都關了門.難道要在野地里解決?

啊啊啊,不遠處倒是有樹,可是黑燈瞎火的,就算她不怕丟臉,鑽進林子里去也很滲人啊.

她正坐立不安地糾結著怎麼開口,忽然車燈一亮,車子啟動了.

"我記得前面有一家私人賓館,去年我和幾個朋友來這住過幾天,我們去看一看."

林落施感激得話都說不出來.

這牛郎果然是個聰明人,她的一舉一動都落在他的眼里.

車子往前開了沒多遠,就看見路邊一個很大的廣告牌,霓虹一閃一閃的.

他們的車剛在門口停下,有人就走了出來.惡魔一邊熄火,一邊說:"肯定以為我們是來住宿的,這里已經是旅游區了,干脆住下吧,反正離天亮還有幾個小時."

也只有這個辦法了,總不能對人說,把你家的廁所借我用一下吧,半夜三更的,只怕別人立馬甩臉走人.

迎上來的是一個中年男人,山里溫度低,現在又是冬季,他裹著一件軍大衣,上來就問他們是不是住宿.

惡魔問他還有沒有房間,中年男人滿臉堆笑,"有,有."隨後一怔,望著惡魔臉上的面具覺得奇怪.

不過現在的年輕人,玩法五花八門,他也沒有多問什麼.

撩開厚厚的門簾,他們跟著中年男人走進廳屋.

撲面一陣熱氣,屋里的暖氣燒得很足,一個睡眼惺忪的胖姑娘從沙發上爬了起來,一邊揉著眼睛,一邊問:"兩個人?一間房?"

惡魔看都沒看林落施,"開兩間."

林落施繃著的心霎時一松,倒是那個胖姑娘詫異了一下,站在他們身邊的中年男人也饒有興致地打量著他們.惡魔遞上自己的身份證,中年男人殷勤地給他遞了支煙.

"來爬山?"

惡魔點一下頭,"想到山上看看日出."

"爬山穿這個鞋可不行."中年男人指著林落施腳上的短靴和惡魔嶄亮的皮鞋,"你們是臨時來的吧?"這男人也算見多識廣,眼光很犀利.

惡魔點點頭,瞄了一眼林落施腳上的短靴,微微皺眉.

林落施現在哪有功夫管這些,她急著解決生理問題,看見胖姑娘開好了房間就迫不及待地拿了一個房卡,惡魔也知道,說:"你先上去,我和老板聊一聊."

林落施應一聲,跟著胖姑娘先上了樓.

到了二樓,胖姑娘把她領到房門口就離開了.她開門進房,就直奔衛生間.

解決了內急,一身輕松地出來,她卻在走到門口的時候停了下來.

她怎麼到了這里?為什麼到了這里?幾個小時前她還在紅姐的酒吧里,此刻卻住到了山里.

眼前又浮現出肖墨寒的身影,和他們這段日子在F市相處的過程.

哪怕理智告訴她一切都該結束了,她卻還是管不住自己地妄想揣測肖墨寒的每個眼神.

突兀的電話鈴聲把她驚醒,扭頭一看,是客房的分機,電話是惡魔打來的,他也上樓了,就在隔壁.他讓她安心睡覺,說他和老板談好了,天亮前會有人叫醒他們.

她答應著,他突然又問:"你穿多大的鞋子?"

林落施一愣,答了句三六,就說:"這里有賣鞋子的嗎?"

聽惡魔說:"我讓那個老板幫著想想辦法,也許他能搞到."

她將信將疑地噢了一聲.

"早點睡吧,別胡思亂想."惡魔好像能猜到她的狀態似的,"一大早他們就會來叫我們,還要吃早飯,不然沒體力爬山,明天會很累."

也許是惡魔的話起了作用,林落施倒頭就睡下了.

一大早,果然天不亮她就被電話鈴聲吵醒了,匆匆刷完牙,來到門外,惡魔已在等著她了.

兩人來到樓下,中年男人正在等他們,一見到她,就遞了雙鞋子過來.

"這是我閨女的登山鞋,還是新的."怕她不信,他還把鞋底亮給她看.

"我閨女的腳比你大一碼,但應該問題不大,你試試看."

沒想到還真能找到鞋子.

林落施換上了登山鞋,跟著惡魔去餐廳吃早飯,一路走,她就一路瞄他的皮鞋,他腦袋後面像長著眼睛似的,"放心,我有鞋穿."停下來指了指自己泊在外面的車.

林落施頓時明白了,她真是咸吃蘿蔔淡操心.

看他那身板,就是經常運動的人,他那個後備箱里,能有望遠鏡,自然也能有一雙運動鞋.

林落施的心情莫名其妙就輕松起來,吃早飯的時候一不小心就多喝了幾口粥,沒想到還被惡魔警告了,"少喝點稀的,免得到時候又著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