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她失戀,牛郎安慰
g,更新快,無彈窗,!

林落施搭乘最近的一趟航班,飛回了國內.

跟"華蓋"的合約,都交給了向佐,她暫時無事可做,就來到紅姐的"夢露"酒吧,喝酒賣醉.

"你少喝一點,都喝了大半瓶了."紅姐見不得她這樣"虐待"自己,忍不住阻止.

"紅姐,別管我,你讓我喝."林落施伸手要去搶紅姐手中的酒瓶.

"就算我讓你把整瓶的酒都喝了,你就能忘記他了?"紅姐目光緊緊地盯著她問.

"……"林落施臉色一滯,沒有說話.

"忘不了是吧?你僅僅只是拿酒精麻痹自己而已,根本解決不了任何問題."紅姐歎了口氣,將酒瓶讓酒保拿走.

"我也想忘了他,可是……"林落施糾結著眉心,心煩意亂.

"你既然打算忘記他,就不該離了婚,還跟他藕斷絲連,你們越是近距離接觸,你越難以忘記,最後只會糾纏的更深."紅姐語重心長地說道.

"我知道,我已經很努力在避開他了,可不知道為什麼,離了婚之後,他總是時不時地出現在我的面前,打亂我的思緒,給我一些幻想,讓我放不下他."林落施抓了一把頭發,將她在F市跟肖墨寒一起的經過,說給紅姐聽.

紅姐聽完後,發出一聲過來人的感慨:"聽你說這麼多,很可能是離了婚之後,這個肖墨寒又發現了你的好,對你突然有感覺了."

聞言,林落施心中不禁顫了顫.

"你過你也不用太開心,更不用把他當一回事,男人對女人的感覺可以有很多種,有愛情的成分,也有激情的成分,而以我的判斷,似乎肖墨寒對你只是一時的興起."紅姐慎重告誡.

林落施眯了眯眼,不禁有些失落:"你是說肖墨寒對我只是激情?"

"如果他真的愛你,就不會在你跟你妹妹林婉婉之間游走不定,他一方面要你重新給他一個機會接受他,另一方面又不願意放棄你妹妹林婉婉,只能說明你在他心目中的位置,還是不及你妹妹林婉婉重要!"紅姐眼眸犀利,揭穿道.

"我明白."林落施黯然地點頭.

也許是她跟肖墨寒離婚最後一夜,她給他下的藥有些猛,讓他產生了一些奇妙的幻覺.

他現在對她感興趣,只是有那方面的興趣,並不是真的愛上了她這個人.

他不願意為了她,放棄林婉婉,足以說明一切.

只是她還在抱最後一絲幻想.

以為肖墨寒舍命救她,就是對她有心了.

就算他真的對她跟以前不同,她在他心目中跟林婉婉還是不能比的.

一個女人做不了自己心愛男人的最愛,總是痛苦的.

尤其是這個最愛還是自己妹妹.

"我還是那句話,女人應該好好享受生活跟愛情,你還年輕,應該選擇一個真正愛你疼你的男人在一起,而不是糾結在一個心里永遠不把你擺在第一位的男人身上,那只是在浪費你的青春跟時間,女人要對自己好一點,就得懂得如何挑選對自己好的男人."紅姐拍了拍她的肩膀,意味深長道.

林落施深吸一口氣,沖紅姐擠出一抹難看的笑容.

她沒有再喝酒了.

就像紅姐所說的,為了一個不愛自己的男人,喝酒賣醉,反複地折騰自己,實在不值得.

"今晚有一批新的牛郎要登台表演,你要不要挑選一個,帶回去開心一下?"紅姐眼里迸發出一抹曖昧的精光,提議道.

林落施搖了搖頭:"算了吧,牛郎不適合我!"

紅姐聳了聳肩,突然又想起什麼,走之前對她留下一句話:"之前那個叫惡魔的牛郎,今晚也在."

林落施詫異了一下,倒也沒想過跟那個叫惡魔的牛郎再有什麼交集.

她一個人在酒吧里又坐了一會,在牛郎的拍賣活動開始之前,就離開了.

此刻已經是深夜了,街頭的安靜跟剛才酒吧里的喧囂,形成了強烈的對比,像是截然不同地兩種世界.

林落施一個人孤零零地站在路邊,寂寞的街燈,滿天的繁星,飛馳而過的汽車,似乎都在目睹著她的落敗.

林落施最終還是落淚了.

那時候的她不知道愛情的等待過程中也有黎明前的黑暗,其實曙光就在眼前了,但那一刻的漆黑,卻讓她絕望地以為這段愛情該結束了,所以她哭了.

有人在這個時候出現在了她的身邊,是那個戴了面具的叫惡魔的牛郎.

他像是從酒吧里出來,跟著一陣風走到她跟前的.

"你怎麼了?今晚來酒吧,不准備繼續拍賣了?"

林落施搖了搖頭.

兩人之間氣氛一陣子沉默.

這個叫惡魔的牛郎,竟然陪她在街邊靜靜地站了一會兒,突然又說:"街上很冷,要不要到我的車里去坐一坐."

林落施正狼狽地沉浸在失戀的哀傷里,再加上晚上的大街上確實有些冷,于是也沒有多想,就隨著他去了.

這個牛郎開的居然是一輛價格不菲的帕加尼跑車.

林落施有一瞬的遲疑,不過想到這個"惡魔"是一個受很多女人歡迎的牛郎,上次隨便拍賣一夜就高達三千萬,買一輛跑車對他來說應該只是小菜一碟,想來也就沒有那麼詫異了.

林落施坐進了跑車里,"惡魔"遞給她一張紙巾,她接過來捂住眼睛,把淚水擦干.

可是擦了一會又流了,就這樣邊擦邊流.

"惡魔"一直等著她哭完,其實她也沒哭多久,眼睛紅腫,神情呆滯.

然後林落施就像每一個剛剛失戀的人一樣,想知道那個人究竟有沒有愛過自己.

于是她就把自己跟肖墨寒的故事,告訴了這個叫惡魔的牛郎.

她問惡魔,肖墨寒究竟有沒有一點喜歡她.

他想了想,說大概有.

她問他哪里看出來的,他又想了想,說這是一種感覺.

林落施又問,我是不是比那個林婉婉差了很多?

惡魔沉吟一下回答,說,你也不錯,但肖墨寒對那個女孩的喜歡可能更多一點.

林落施難過得說不出話來,其實她心里全明白,只是不想承認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