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妹妹回到他身邊,她退出
g,更新快,無彈窗,!

現在時間還早,醫院的食堂早餐還未供應.

林落施反正也跑出病房來了,就打算去醫院附近的早餐店里,給肖墨寒買一份早餐.

但考慮到外面的東西不衛生,且沒有營養.

于是她自己去了超市里,買了一些食材,親自回了酒店,用她套房里的廚房,做了一份魚片粥,打算送去醫院給肖墨寒吃.

林落施把魚片粥放進保溫桶里的時候,心里還有些掙紮.

明明下定決心不買肖墨寒的帳了,又親自給他下廚做粥,這算什麼呢?

可是肖墨寒終究是為她手上的,她的心里也一直沒放下他,就當是給自己喜歡的男人最後做一份早餐,也算給自己這麼多年的愛戀畫上一個圓滿的句號吧.

林落施深歎了口氣,這樣安慰著自己.

她提著保溫桶,又來到醫院.

搭乘電梯上到肖墨寒所在的醫院VIP病房那一層.

剛出了電梯,林落施又拿不定主意了.

自己做的這份魚片粥,到底該不該拿給肖墨寒吃?

不然就這樣,把粥放下就走,不和他說話,讓他沒機會再影響自己.

嗯,對!就是這樣.

林落施終于打定了主意,快步往肖墨寒所在的VIP病房走去.

剛走到門口,就聽到一個嬌柔甜美的聲音傳入耳朵:"墨寒,你受傷住院了怎麼也不告訴我?害我好擔心."

"我知道你最近陪你媽去了法國,沒給你打電話,是怕你擔心."肖墨寒的聲音雖然低沉卻也是柔柔的,像一擊悶鼓砸在林落施的心上,耳朵邊轟隆隆的響.

林婉婉幸福的笑了,聲音嗲嗲的:"餓了吧?我給你買了鮑魚粥,快嘗嘗看."

"我正好餓了."

吃著香滑的鮑魚粥,看著眼前打扮入時千嬌百媚的女孩兒,肖墨寒的心里卻不是滋味,腦海中不停地響起另一個女人.

林落施沒有林婉婉溫柔,也沒有林婉婉會順著他說話,更加沒有林婉婉聽話.

可是他也不知道自己最近是怎麼了,自從跟她離婚了之後,自己就跟著了魔一樣,發了瘋地迷戀上她.

甚至一見不到她就思戀,見到她就想要她,連他自己都不認識自己了.

他肖墨寒向來自律,從不是那種沉迷美色的男人.

至少跟林婉婉在一起的時候,他從來沒有這種發了瘋的感覺,他們向來都是發乎于情,知乎于禮.

他很能控制住自己!

自嘲的笑笑,真是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朝林婉婉伸出了手,她柔順地把手放到了他的大掌中,緊緊地包裹著,被肖墨寒牽引著坐到了他的身邊:"味道不錯,你也嘗一口."

他舀了一勺,送到林婉婉的嘴邊.

"嗯,真的好好吃."林婉婉心滿意足的笑,看著他的眼睛滿是柔情.

她的嘴唇上塗了果凍般的唇蜜,閃閃發亮,色澤雖好,卻不如林落施的美,而她的頭發,烏黑亮麗,隨意的披散在腦後,也不如林落施栗色的長發更有魅力,林落施每回給他換藥擦身的時候,她栗色的頭發隨著身子的轉動而擺出美麗的弧度,很性感,很迷人.

肖墨寒目光直直地望著眼前的林婉婉,心里卻想著林落施.

腦海中掠過與她這些天相處的一幕幕,就更加思念她.

她剛才突然沖出去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

他真的很希望能趕快見到她!

然而肖墨寒不知道的是,林落施此時就在他病房的門外.

看著他跟林婉婉互動地這一幕,又低頭看了眼手中的魚片粥,林落施苦笑了一下,還擔心他沒吃早飯,又餓得難受,卻不知他早已經有了心愛女人相送的鮑魚粥,才不稀罕這廉價的魚片粥.

抓著保溫桶的手指關節泛白,她不再停留,聽他們打情罵俏,只會讓她更加的難受.

林落施加快腳步離開了醫院,路過樓下垃圾桶的時候,她將魚片粥連同保溫桶一起扔了進去.

這是她第一次為肖墨寒下廚熬粥.

她並不擅長廚藝,唯一比較會做的就是粥了,林落施本想親自熬一碗粥,給肖墨寒嘗嘗的.

他們結婚三年,他都沒有這樣的機會.

如今他為了自己受傷,她想著自己怎麼著也該為他下廚一回.

沒想到自己一番好意,滿腔熱誠,在撞見林婉婉來肖墨寒病房探望他的一幕後,瞬間就像是被冷水從頭淋到底,心徹底的涼了.

肖墨寒最愛的女人,還是林婉婉!

就算他們昨晚才剛剛好過,也改變不了他的心,始終在林婉婉身上的事實.

她其實早就已經輸了,只是不甘心而已.

到現在她也應該要看清了!

如果一個男人的心不在你身上,你做的再多也是沒用的!

不過是自取其辱罷了.

林落施有種被扇了巴掌,深深被羞辱了的感覺.

回到酒店後,她就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打電話預定了最近的一班飛S市的航班.

"林總,你要走?"向佐剛好路過她的房間,見她房門開著,走進去的時候就聽到林落施在打電話預定機票.

"嗯,反正我們跟'華蓋’的合作已經談的差不多了,接下來的簽約交給你來負責,我就不參與了."林落施掛上電話,邊收拾邊說.

向佐剛想說什麼,突然發現她臉色不對勁:"林總,你怎麼了?臉色怎麼這麼難看?"

"沒什麼,可能是最近有些沒休息好,太累了吧."林落施淡淡地回道.

向佐神色複雜地看著她:"你跟肖總是不是吵架了?"

"別跟我提他,我跟他沒有關系!"林落施本能地大聲辯駁.

向佐驚愣住了,嚇了一跳.

林落施大概也覺得自己地反應有些過了,抿了抿唇,認真地強調:"肖墨寒跟我現在僅僅只是合作關系,我們已經離婚了."

向佐歎了口氣,她越是急于辯解,越說明她沒有放下.

林落施也沒有再多做解釋,迅速將自己的行李收拾好,又跟向佐交代了一番工作上的事情,這才拎著行李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