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他叫她再給他一次機會
g,更新快,無彈窗,!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林落施被肖墨寒纏了大半夜,天微亮的時候總算脫身,趕緊去洗手間開始刷牙.

先是用牙膏一遍遍地刷,再用漱口水清洗,完了還是覺得口腔里留著那股味道,又用清水一遍遍地洗.

肖墨寒下了病床,走到浴室門口的時候林落施正在拼命往嘴巴里灌水,腮幫子鼓得圓圓的,拼命將嘴巴拱兩下,再把水全部吐出來.

如此反複,不知多少回,肖墨寒終于看不下去了,將慵懶的身子依在門上,懶洋洋地問:"至于麼?"

林落施委屈死了,憤恨瞪了他一眼,繼續往嘴里猛灌水.

多嫌棄他的模樣,好像非要把嘴里沾染的味道全部沖刷乾淨.

連續又反複了好多次,直到腮幫子都酸了,林落施才起身轉頭看肖墨寒.

他依舊靠在門頁上站著,雙手抱臂,慵懶餮足,狹長的眼臉眯著,像只被喂飽的狼,收斂了一身漠氣,晨曦中膚色如玉.

真是好皮囊,林落施都不由心口戰栗,可想到夜里在他身上被勾得那般模樣,氣又冒上來了,百般委屈,咬著被她已經刷腫的唇,吼:"討厭,你知不知道我第一次做這種囧事!"

明明只是一句隨口出來的氣話,可肖墨寒心口無端被狠狠刺了一下,痛感蔓延開來,叫他忍不住走過去,從身後抱住林落施的腰和小腹,再將臉埋在她的發間,深呼吸……

好甜好熟悉的櫻桃氣息,就如肖墨寒第一次見林落施那樣.

記憶那麼新,仿佛昨日,而她整個人在他懷里.那麼一瞬間肖墨寒甚至有種錯覺,好像這三年的時間根本沒有存在過,他只在三年前娶了她,隨後沒有冷落,沒有仇怨,沒有其他人,她只是他的妻子,他們一直相愛著,就像現在這樣,相濡以沫,纏綿下去……

什麼仇恨,什麼過往,他都不在乎了.甘願用自己前半生的孤苦伶仃來換這個女人.

可是事實呢?

事實里面從來沒有"如果"兩個字.

錯就錯了,傷便是傷了.

仇怨無法冰釋.

他給她造成的傷害也無法挽回.

林落施感受到身後男人的溫熱氣息,冷笑一聲,卻不讓他看到自己的表情,只是佯裝嬌嗔地問:"怎麼了?放開我,臭流氓!"

肖墨寒卻不肯,纏在小腹的那雙手臂將林落施摟得更緊.

"你身上的櫻桃味道很好聞,哪里來的?"

櫻桃味道?

林落施鼻子一皺.

"你是說我的唇膏味道嗎?"

原來是唇膏味道啊,難怪他第一次吻她的時候,嘴里吃到的全是甜絲絲的櫻桃氣息.

林落施刷完牙又回到了病房里.

剛准備去給他拿早餐,肖墨寒突然從身後摟上她的腰身,將她整個人牢牢地環抱住.

"你……"林落施不解地望向他.

"別動,讓我抱一會."肖墨寒低啞地嗓音,在她耳邊低聲.

林落施斂起眸色,頓時就僵住不動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肖墨寒突然歉疚地對她說:"對不起,曾經讓你那麼難過."

林落施心下一顫,表情驚愕.

她從未想過肖墨寒會跟她道歉.

她的眼眶不禁有些酸澀,心里翻滾著一些情緒.

"都過去了."林落施深吸一口氣回道.

那些難過的過去,隨著他們離婚,已經成為回憶.

以後的她,不會再重蹈覆轍了.

即便現在的肖墨寒"不正常"地接近她,她的心也會保留幾分.

再也不會像以前那樣不顧一切地去愛他了.

有些愛,過去了,就再也回不去了.

"我很想愛你,真的很想……施施,再給我一次機會……"肖墨寒在她耳邊懇求.

林落施嘴角溢出一抹諷刺:"你說這話,就不怕對不起你的婉婉嗎?"

聞言,肖墨寒頓時就沉默了,半響也沒有再說話.

林落施的心里不禁有些失落.

在他的心里,林婉婉永遠都是最重要的.

任何人跟事,和林婉婉比起來都顯得無足輕重.

他們剛才還那麼親密過,不提林婉婉,他們還可以繼續交頸纏綿下去;

可是提了林婉婉,氣氛馬上就變了.

"這里是F市,沒有林婉婉,我們可以在一起!"肖墨寒摟緊了她,親吻上她的側臉.

林落施卻避開了.

她眉頭緊皺,忍不住質問:"你什麼意思?你到底把我林落施當什麼了?一時排解煩悶的情人,還是解決你男性需要的對象?"

"你覺得我會為了一個不相干的女人,舍命相救嗎?"肖墨寒目光幽深地反問她.

林落施啞口無言,腦袋里卻有些亂.

她實在不想再在病房里待下去了.

她掙開肖墨寒,一個人沖了出去.

她需要一個人冷靜待一會.

誠然,肖墨寒舍命相救,是令她很感動.

他們這些天的朝夕相處,也讓她對他更加難以忘懷.

肖墨寒說,希望她再給他一次機會的時候,她的心怦怦直跳.

如果沒有林婉婉,她可能就答應他了.

可是沒有如果,林婉婉依然存在,而且橫在她跟肖墨寒之間.

即便肖墨寒現在改變了曾經對她的態度,很想跟她在一起,但還是不願意因此放下林婉婉.

若是她再次動心,答應肖墨寒和他一起,他們又會回到原來的老路.

肖墨寒依然會在她跟林婉婉之間取舍不定,而她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忍受自己心愛的男人,跟自己的妹妹糾纏不清.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林落施痛苦地抱緊了腦袋,逼自己要清醒一點.

她不能再跟肖墨寒糾纏不清了,否則只會更加難以放下.

只等他傷勢一恢複,她就離開,跟他斷絕聯系,再也不見.

林落施在心里狠狠地告誡自己.

真的是最後一次了.

最後一次留在他身邊,跟他近距離的接觸.

她跟他之間不會有天長地久.

昨晚為他做的事,就當是一場回憶吧.

她的潛意識里,一直希望著能夠跟肖墨寒靠近,跟他親密無間.

這幾天他們近距離的相處,她也是享受這種難得的溫馨.

但終歸她跟肖墨寒已經離婚了.

這種偷來的幸福,遲早都是要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