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她悉心照料他
g,更新快,無彈窗,!

自那之後,林落施就自覺擔負起了去醫院照料肖墨寒的義務.

每日換藥擦身,全是她親力親為.

一開始她並不會這些,特別請醫生教了她幾次後,聰慧如她,逐漸掌握手法,熟能生巧,才幾日功夫便有了專業的架勢.

所幸的是,肖墨寒的傷並沒有傷到要害部位,再加上他還年輕,恢複的很快.

短短幾天時間,他已經可以下地走動了.

林落施端著一盆熱水走進病房的時候,肖墨寒正靠在病床上看報紙.

"我好的差不多了."肖墨寒看了一眼林落施,神色平淡的說:"你有時間就多休息休息."

林落施放下水盆,熟練的絞好毛巾,這才面無表情的開口:"那好,今天是我最後一次幫你換藥擦身."

"我讓你有空休息,可沒說以後不用你幫我換藥擦身."肖墨寒放下報紙,目不轉睛地看著林落施,似笑非笑的說:"你不幫我,難道想讓別的女人來幫我擦?"

林落施沉著臉不答他,徑直拉開他的病號服,用毛巾細細的幫他擦拭著身體.

先是脖頸,然後是後背及手臂,再來到前胸,腹部,最後到了肩膀的時候,林落施更是小心的避開他的傷口並且放輕了力道.

擦拭完身體後,她又輕輕地揭開他包紮嚴實的紗布,小心翼翼地幫他換藥.

肖墨寒任由她幫自己擦拭完身體後換藥,也沒有再開口說話.

病房里很靜,靜的幾乎可以聽見彼此輕微的呼吸聲.

林落施換完藥,小心的幫他穿好病號服,正要系扣子的時候,一直沒有說話的肖墨寒卻突然低低的呼了一聲痛.

"你怎麼了?"林落施臉色一變,急急地問道:"是我剛剛弄痛你了嗎?"

"是啊."肖墨寒皺著眉頭,仿佛不堪痛楚:"我的傷口有些痛."

"你忍一下,我馬上去叫醫生."林落施立即起身,轉身就要去喊醫生.以肖墨寒的忍耐力,若不是痛極了,他是不會說出來的.

看到林落施這樣,肖墨寒反倒是笑了起來,他一把拉住林落施的手,慢聲說:"我現在又不痛了."

林落施怔了一怔,接著就想甩開他的手,可是他握的那麼緊,林落施又不敢很用力,結果就只得乖乖的被他拉到身邊.

"你騙我."林落施轉過頭不看他,有些賭氣的說:"騙我很好玩嗎?"

"我若不這樣說,你怎麼會願意和我說話."肖墨寒伸出手摩挲著她的臉頰,低低的在她耳邊說:"明明關心我,嘴巴卻那麼硬."

"你需要我關心嗎?"林落施轉過頭來,似賭氣又似撒嬌般的說:"你有那麼多人關心,也不少我一個人."

"吃醋了?"肖墨寒低低的笑了起來,清俊的眉眼舒展開來,心情看上去十分的愉悅.

"我才沒有吃醋,要吃你的醋我早就酸死了."林落施哼了一聲,不以為意.

肖墨寒扳正她的臉,直視著她的眼睛,狹長清冷的黑眸微微的眯起:"不管你信不信,我現在確實對你上心了."

林落施在心里冷笑了一聲,面上卻露出一副被感動的樣子,語帶哽咽的說:"你之前還說跟我這輩子都不可能呢,現在又說對我上心了.你說的話到底哪句是真哪句是假,我可不會分."

林落施向來都是平靜淡漠的,如今這副表情肖墨寒從來也未曾在她臉上見過.像是有著滿腹的委屈,卻偏偏又帶著幾分的可愛.

肖墨寒見狀,不由的微微一笑,幽深的眸子里居然有著一絲的溫暖:"你不會分,難道也感覺不出來嗎?"

"感覺?那個東西准嗎?"林落施微微抬起頭看著他,在熏暖的燈光下,她粉色的唇仿佛帶著瑩澤的光芒.

"那現在再讓你試試."話音未落,肖墨寒的薄唇就不由分說的覆了上來.

他的唇仿佛帶著滾燙的溫度,吻上了她微涼的嘴唇.他吻的是那樣的用力,幾乎令林落施無法呼吸.靈活的舌尖挾帶著強烈的男性氣息,從她微微松開的齒關中長驅直入,強勢地占領著每一寸領地.

肖墨寒的手指靈活的鑽進林落施衣服的下擺,摸索著她光滑的後背.

他的手掌仿佛帶著一團火,林落施覺得被他觸碰過的地方都像是要燃燒起來一樣,身體里仿佛有一簇火焰,正在某個不知名的角落悄悄的竄起,並以極其迅速的姿態熊熊燃燒,直至蔓延到四肢百骸.

林落施下意識地想要推開他,肖墨寒卻將她抱的更緊了.

"施施,我想要你."他沙啞地嗓音在她耳邊.

"不行,你的傷還沒好!"林落施連忙急促的說.

"沒事的,我想要你,很想很想,想的身體都疼了."肖墨寒灼熱地氣息,噴灑在她的臉上,大掌揉著她的柔軟.

"肖墨寒,你不要這樣!"林落施推拒著他的身子,臉頰發燙.

"施施,我已經忍了這麼多天了,我真的很想要得到你,品嘗你的滋味."肖墨寒咬了一下她的耳垂,無比撩人地口吻.

"可是……"林落施咬著唇,那雙原本清亮的大眼睛此刻帶著明顯的迷離,卻又仿佛透著一絲茫然,像是在掙紮,又像是在猶豫,可卻偏偏該死的誘惑.

肖墨寒低頭看著她,驚訝于自己心里泛起的那種憐惜的情感.嘴唇吻在她顫動的眼睫上,用一種溫柔的聲音低低地安撫:"相信我,沒事的……"

林落施別開眼去,羞澀地不敢與他對視.

他們之前那最後一次是假的,她還沒有真正做過肖墨寒的女人.

"可以嗎?施施?"肖墨寒扳過她的臉頰,深邃的目光火辣地盯著她,聲音極其暗啞撩人.

"不行……"林落施點點頭,又搖搖頭,心中暗自告誡自己,絕對不可以再被肖墨寒所蠱惑.

"那就用你這里幫我!"肖墨寒眼神微暗了一下,隨即指著她的嘴巴.

林落施驚訝地瞪大雙眼,整張臉都紅得徹底.

她還來不及拒絕,肖墨寒已經伸手按下了她的腦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