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他後悔沒有好好珍惜她
g,更新快,無彈窗,!

林落施再睜開眼時,已經是第二天早晨.

她發現自己居然躺在肖墨寒的病床上,一轉過頭,看見肖墨寒就躺在她身邊,沒有受傷的那一只手,一直圈住她的腰,將她摟在懷里安睡.

咦?

昨天她仍由受傷了的肖墨寒摟著自己,然後一不小心睡著了?她怎麼一點兒印象也沒有?

林落施轉動著眼珠,努力回想昨天發生的事情.但昨天她經曆了生死逃亡,非常疲憊,她怎麼可能還記得那麼清楚?

正疑惑著,肖墨寒也轉醒了.

林落施連忙從他懷里出來,下床洗漱.

顧念到肖墨寒身上有傷,起床不便,林落施主動提出幫他端來一盆水洗漱,而後又去幫他把早餐端進病房里吃.

肖墨寒沒想到自己這一次受傷,竟然因禍得福,換得林落施在身邊貼心照顧,心底頓時劃過一抹喜悅,目不轉睛地望著林落施.

"你別誤會,我只是覺得你是為了救我受傷的,我留下來照顧你康複,是應該的."林落施冷擺了他一眼,出聲告誡.

她也沒有想到昨天在那麼危機的時刻,肖墨寒會為了救自己挺身而出.

心里要說完全沒有感覺是騙人的,但感動不代表要跟他重修于好,就像肖墨寒救她,不代表他就一定愛她一樣.

肖墨寒目光深沉:"要是昨天我為了救你死掉了,你會為我傷心嗎?"

"不許胡說!"林落施心口一滯,連忙喝斥.

"我是說真的."肖墨寒深情地望著她:"不過就算昨天我真的為了救你而死,我也不會後悔!"

林落施伸出手指,封住他的唇:"別再說死字了,你現在活的好好的."

肖墨寒眼眸溫柔:"我現在終于明白你對我的意義……"

林落施聞言,心撲通撲通地直跳.

他這麼說是什麼意思?

肖墨寒突然拉下她纖細白嫩的手,放在唇邊,一根一根地吮吻.

都說十指連心,他的吻又熱又癢,像是一股電流從指尖傳入心間,林落施臉頰微紅,心思百轉,釀做一罐蜜糖,身心沉溺其中.

肖墨寒抬起眼眸,黑色的眼瞳中,蒙上一層濃重的,勾人魂魄的情欲:"以前是我錯了,我沒有好好珍惜你,現在我很懊惱……如果你哪一天願意重新接受我,一定要告訴我."

林落施紅著臉蛋,低眸避開他的注視,有些震撼他的話.

肖墨寒這麼說難道是想跟她重修舊好?

她一時心亂如麻,聲如蚊吟道:"等你傷好了再說."

"那我可要快點養好身體."肖墨寒意有所指地凝視著林落施,"你感覺到了嗎?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他火熱的胸膛貼過去,林落施推了他一把,只聽他悶悶地"唔"了一聲,這才記起他身上有傷.

她立刻抬眸,擔心地問:"對不起啊,我有沒有碰到你的傷處?"

"你問的是哪處?是這里,還是……"肖墨寒捉起林落施的手,將她的掌心按在自己的胸口上,他的心髒穩健有力地為她跳動著.

他唇邊勾起似有似無的笑意,繼續剛才的問題:"若這一次我真的為了你死了,你會傷心嗎?"

林落施望著他動情的黑眸,眼底似有千言萬語,又想起昨日他為了救自己不顧一切,一時間胸腔里湧動起各種複雜的情緒.

明明下定決心要忘記他,重新開始,可肖墨寒總是一次次做這些模棱兩可的事情,讓她無法徹底的放下他.

"肖墨寒……"

"叫我墨寒."肖墨寒故意眯了眯雙眼,臉蛋危險地貼近她.

在他一寸寸的逼近下,林落施不得已雙手撐在後方的床墊上,身體一點點往後傾倒.

她從未這樣親密的喊過他,平日里不是直呼全名,就是以'喂’代替,從不似這般親昵的叫法.

眼下肖墨寒炙熱的呼吸近在咫尺,林落施的心髒突突地跳動著.

在他面前她似乎一直處于被動的位置,被他冷落,被他欺負,被他強勢地侵入心房,叫她的眼里,她的心中,只有他一人,再也無法從他身上移開.

肖墨寒繼續低著頭,逼近她的臉蛋,只差一點點嘴唇就要貼上去.

此刻林落施似受了驚的小鹿般睜大一雙玲瓏剔透的美眸,她眼神中閃爍著無措的光芒,帶著靈動無聲的美,讓他的心情為她牽動,再也無法自拔.

他低下頭,一個溫柔的吻,就這樣印上林落施的嘴唇.

無限溫柔,輾轉旖旎,不似往日的攻城略地,他繾綣纏綿地舔吻著她的唇瓣,與她的唇舌慢慢糾纏在一起,難舍難分.他勾出她的小舌,吮吸著她的津液,又將自己的喂給她,兩人仿佛合二為一,再也不分彼此.

一個吻從坐著到雙雙躺在床上,肖墨寒捧著林落施的臉蛋,將她壓在身下,吻了許久,直到身下火熱越來越劇烈,他才低喘著離開她柔軟的唇瓣.

耳鬢厮磨間,他嗓音低沉磁性地問:"叫我墨寒,我想聽你這樣叫我."

林落施咬了咬被他吻腫的嘴唇,手捂在胸口,心髒怦怦跳動,她低聲開口:"墨寒……"

"再叫我一次."

"墨寒……"

"我還想聽……"

林落施握拳,瞠目瞪了他一眼:"你不要得寸進尺!"

肖墨寒被她低聲呵斥,卻露出甘之如飴的笑容:"施施,你連發怒的樣子,都讓我著迷."

林落施無語推了推壓在她身上的男人,她真是徹底被他這個善變的男人打敗了.

明明他愛的女人不是她,這些日子卻總是給她她就是他心愛女人的假象.

肖墨寒不願意起身,但又怕壓痛她,他支起單臂撐起身體的重量,就這樣霸道地凌駕于她上方.

他抬起頭深深地凝視著林落施,神情忽而變得認真起來:"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若這一次我真的為了救你而死了,你會為我感到傷心嗎?"

"我……"他的眼神濃烈,林落施無處可逃,索性不再逃避,她迎上他的目光,"會!"

肖墨寒再也無法忍耐心中激動的情緒,將她緊緊抱入懷中,力道大的好似要將她揉進身體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