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有她陪著他就不痛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待林落施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一張病床上!

待意識漸漸地恢複清醒……

"肖墨寒……"

她猛地一個激靈地坐起來.

"小姐,你醒了?"一個護士探過頭來問道.

"這里是哪?"林落施疑惑地看著她.

"這是醫院啊,你跟肖總一道被送進來的."護士提醒她.

聽到她提起肖墨寒,林落施渾身一震,連忙問道:"肖墨寒,他怎麼樣了?"

"肖總已經脫離危險期了,不過因為血流太多,現在還沒醒呢."護士回答道.

聽她這麼一說,林落施下意識地掀開被子下床.

"小姐,你去哪……"

護士走過來扶住她,卻被林落施推開.

她急切地沖出了病房.

整個樓層靜悄悄地,除了站在樓道各個關口的保鏢,清一色的黑色西裝,清一色的臉色凝峻.

他們看到林落施,微微躬身.

林落施走向其中一個,"肖墨寒在哪個房間?"

那個男人伸手向身後一擺手勢,示意請.

林落施點點頭,輕輕地擰開病房的門,室內一片安靜,除了儀器上滴滴地聲音.

林落施在床邊坐下,看著臉色安祥的男人,有一絲絲陌生.

很難想像,那樣冷酷無情的男人,此刻這樣靜靜地躺在她眼前,五官依然立體完美,可是這種難得平和神色,不知不覺地深深地吸引著她的視線……

她想起了,在工地上,肖墨寒溫柔又不是霸道地吻著自己,她差點被他吻的窒息.

臉頰微微有些發燙.

林落施本能地搖搖頭,甩開這些不適時宜的畫面.

她正想離開,手卻被男人一子握住,忙轉過頭,卻看到病床上的肖墨寒依舊緊閉雙眼,呼吸平穩,沒有一絲醒來的怔兆.

林落施就這樣再次坐了下來,歎一口氣,任由他這樣握著自己……

肖墨寒睜開眼的時候,映入他眼簾的就是旁邊陪著他的林落施.

他忍不住胸口一窒,一種無法言喻的感受,從肖墨寒的心底冉升,強烈地沖擊著他.是喜悅,是興奮,是驚愕,是疑惑,是激動……

"你醒了?"林落施看著他睜開眼,連忙驚喜地叫道.

"嗯."肖墨寒點點頭,想要坐起身.

林落施趕忙扯住他要他躺下:"你別亂動,你身上還有傷……"

"不礙事!"肖墨寒沖著她笑.

"傷口還痛嗎?要不要幫你叫醫生?"林落施垂下眸子,問道.

"不用,你陪著我就不痛了……"肖墨寒手指輕輕托起她的下巴,語氣有些玩味.

林落施別過臉,躲開他的手,"我有點累,先回病房了."

她剛一起身,卻因坐得太久,雙腿麻木,一下跌在了地上……

肖墨寒忙伸手去拉她,林落施卻驚然地再次推開他的手,不敢看男人此時犀利深刻的目光,急急低聲說了句:"我回去了……"

肖墨寒卻箍著她的纖腰,將她抱上病床,帶進自己的懷里.

"別動,讓我抱一會."他的嘴唇貼在她的耳邊,輕聲說,"施施,被你關心的感覺真好."

林落施身體一僵,剛要掙紮的動作頓住.

她很想抬手在他胸口捶一拳,但又不敢亂動,怕一不小心會牽動他的傷處.

最後,看在他受傷的份上,她放棄想要捶他一拳的念頭.

林落施癟了癟嘴巴,安靜地伏在他的胸口,仍由肖墨寒摟著自己.

肖墨寒的手溫柔地撫摸著她的頭發,漆黑的眼眸里流轉著一抹異色.

兩人都沒有再說話,靜靜地享受著這片刻的溫馨時光.



"姐,你在哪里?"林少緯郁悶地抽著煙,給姐姐林婉婉撥了個電話過去.

電話響了好半天,林婉婉才遲遲接起.

"少緯,你找我?"

"姐,你在哪里?"林少緯眯緊雙眸,又追問了一遍.

"我跟媽正在巴黎購物啊,前段時間不是跟你說了嗎?媽收到巴黎時裝周的邀請函,我就陪媽一道過去了."林婉婉輕快地嗓音傳來,她這幾天可是在巴黎玩的不錯.

林少緯聞言,眉頭深深皺起,語氣低沉:"你現在還有心情購物?你的男人已經被林落施搶走了!"

"什麼?"林婉婉吃了一驚,臉色驚訝,不過她很快又恢複了淡定的表情:"少緯,你是說肖墨寒?他會被林落施搶走?"她的語氣里全然是不信.

既然她有本事,讓肖墨寒為了她,跟林落施離婚,她必然是已經吃定了肖墨寒.

他跟林落施結婚三年,都沒有跟林落施擦出火花來,現在他們離婚了,還能掀出什麼浪花來?

"你去巴黎的這段時間,肖墨寒一直在F市跟林落施朝夕相處."林少緯認真地提醒她.

林婉婉淡淡地挑眉,冷笑道:"那又如何?爸不是要林落施找肖墨寒簽合約,撮合他們複婚嗎?不過我敢打賭,肖墨寒是不會答應她的,絕對是林落施自己一廂情願,自取其辱."

"但如果肖墨寒為了救林落施受傷呢?你覺得肖墨寒現在對林落施還是全然不在乎?"林少緯面色凝重,沉聲反問道.

林婉婉眸色一變,立即追問:"什麼情況?墨寒怎麼會為了林落施受傷?"

林少緯神色陰冷,將他收買青龍幫,准備解決了林落施,卻被肖墨寒突然出現阻止了的事情,全都告訴了姐姐.

"搞什麼?肖墨寒怎麼會救林落施受傷?還壞了你的好事?他不是一直都非常憎惡林落施的嗎?"林婉婉大驚失色,不悅地驚呼.

"這就要問姐姐你了,你不是一直信誓旦旦自己已經搞定了肖墨寒了嗎?為什麼他還會舍命救林落施?肖墨寒該不會已經喜歡上林落施了吧?"林少緯眉宇間籠罩著一層陰霾之色,聲音冷冽.

"絕對不可能,墨寒喜歡的人是我,一直都是我!"林婉婉狠狠的強調.

"最好是這樣,否則有了肖墨寒的庇護,我們想除掉林落施,可就沒那麼簡單了."林少緯一臉陰鷙的表情,渾身散發著一股冷意.

"一定是林落施勾引他的,該死的林落施,趁我去巴黎,勾引墨寒!"林婉婉恨地咬牙切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