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他們一起死吧
g,更新快,無彈窗,!

"啊!"

只聽男人一聲尖叫,痛的暈死過去.

林落施打中了黑衣男人,雖然不至于致命,但至少讓他暫時對他們沒有威脅.

她慌忙地上前扶住肖墨寒.

"去里面找個地方."肖墨寒吃力地說道.

他們走進工地,找了個乾淨的地方坐下,才幾步路,林落施明顯感覺到肖墨寒粗重的喘氣聲,臉色愈發地蒼白了!

"你等著,我馬上打電話求救."林落施擔心地說道.

哆嗦著雙手摸出口袋里的手機,給肖墨寒的助理梁城打了電話過去,又急忙撥打了120.

待她掛斷電話的時候,發現肖墨寒已經癱倒在地上,呼吸急促,鮮血直流.

"肖墨寒,你振作一點,救護車馬上就到了."林落施呼喊著他的名字,神情緊張而焦急.

"你……擔心我?"肖墨寒黑眸睜開一條細縫,沙啞地嗓音氣若游絲地問道.

林落施心口微微一滯,沒想到這種緊要關頭,他居然還有心情問她這個?

"肖墨寒,你怎麼樣了?"林落施聲音急切地追問.

"走,這里不安全,別管我!"肖墨寒突然朝她吼道,目光深沉.

林落施立即搖頭:"不行,我不能留下你一個人."

肖墨寒失了那麼多血,把他一個人丟在荒無人煙的工地上,他會死的.

"傻瓜,你不走那些人很快會找到這里,會要了你的命!"肖墨寒狠狠地威脅.

林落施咬咬牙,"我不怕,大不了一死!"

要她丟下為救她受傷的肖墨寒,一個人逃命,她做不到!

肖墨寒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林落施,你是不是還愛我?"

林落施臉色一變,連忙辯解:"這跟愛不愛沒有關系,你救了我,我自然也不能放棄你!"

肖墨寒的眼里略過一抹難以言喻的複雜.

他似乎沒力氣再說話了,臉色蒼白,閉上雙眼.

林落施待在他身邊,陪著他一起等救護車的到來.

過了一會,肖墨寒突然睜開眼睛,一把將她扯到懷里:"既然不走,那我們就死在一起吧."

"你說什麼啊?"林落施一臉莫名其妙地看著他.

她剛想開口,唇瓣就被肖墨寒堵住了,緊接著他的唇覆了上來.

唇舌火熱,肖墨寒緊箍住她的腰肢,近乎狂烈的與她深深纏繞,幾乎要將她整個人生吞入腹.

"唔唔……"林落施瞪大雙眼,本能地抗議.

該死的男人,都傷成這樣了,也不忘記要占她的便宜.

不過肖墨寒受了這麼重的傷,林落施本想推開他的手,還是猶豫地頓住了.

萬一觸碰到他的傷口,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她只能一動不動,仍由他吻著自己.

肖墨寒見她忽然變得乖順,像是得到了鼓舞一般,吻的更加深情有力.

像戀人間的蜜語,沒有霸道強勢,沒有急風暴雨,有的只是繾綣,纏綿.

林落施僵硬的身體漸漸放松了下來.

肖墨寒不饜足的吻著她的雙唇,大手在她身上不停地游走.

仿佛只要吻著她,他就可以忘記疼痛.

兩個人之間紊亂的氣息一下子變的火熱起來……

就在肖墨寒渾身血液沸騰之時,救護車及時地趕到了……

肖墨寒被人抬上車,林落施被他們一並抬了上去.

她此時眼神迷蒙,嚴重缺氧,大腦空白,用力地喘息著.

差一點窒息在肖墨寒的身下……



夜總會,偌大的包間里.

林少緯端坐在沙發上,一手拿著一杯威士忌,另一只手里摟著一個身材暴露的大美女.

而他們旁邊,則坐著一個身材偉岸的男人,男人正是青龍幫的老大,龍哥.

"龍哥,你的手下到底可不可靠,林落施今天能不能死?"林少緯喝了一口旁邊的大美女,遞到他嘴邊的威士忌,沉聲問道.

"放心吧,我已經下達了江湖追殺令,就算青龍幫的人搞不死她,其他幫派的人見了她,也一定會幫你滅了她,總之林落施肯定必死無疑!"龍哥臉色剛硬著,目光幽幽,沉穩著嗓音很有信心地說道.

"那就好,我就是要林落施死,看她還怎麼跟我爭奪林氏!"林少緯高興地啵了一口旁邊的美女,得意洋洋地笑道.

龍哥幽深的眼眸眯了眯,凝眉不解道:"緯少,龍某有一事不解,這一次你父親讓你跟林落施競爭拿下'華蓋’的合同,按理說'華蓋’背後的老板可是肖墨寒,肖墨寒不是最討厭林落施了嗎?他心愛的女人可是你妹妹,你讓你妹妹林婉婉出馬,還怕搞不定肖墨寒嗎?何必要花那麼多錢,買林落施的性命,萬一被你父親知道了,對你總歸是不利."

林少緯聞言臉色一沉,聲音里帶著一股怒氣:"本來我也以為我爸讓我跟林落施競爭拿下'華蓋’的合同,對我來說是一次機會!肖墨寒應該站在我跟我妹妹這邊才是!可是最近這個肖墨寒不知被林落施灌了什麼迷魂湯藥,據我的人來報,說他跟林落施最近在F市幾乎天天在一起,兩人還住同一家酒店,而且林落施帶去的合約已經得到了'華蓋’高層的首肯,他們雙方簽訂合約勢在必行,我再不出手,林氏就要落入林落施的手里了."

"所以你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讓我派人把林落施給宰了?"龍哥挑了挑眉,目光變得幽深了起來.

"林落施一死,還有誰跟我爭奪林氏?"林少緯張狂地扯唇,眼里浮現一絲陰狠:"再說我是兒子,林氏本該就是我的,要不是林落施運氣好有個當副市長的媽,她憑什麼跟我爭?現在她媽也倒台了,肖墨寒又跟她離婚了,她就更加不是我的對手,盡早解決了她,省得日後夜長夢多."

他的話音剛落下,包廂的人就被人推開了.

一個青龍幫的手下趕了進來,對他們稟報道:"龍哥,不好了,我們沒能成功,讓林落施給逃了."

"你們這麼多人,還對付不了一個女人?"龍哥眼神凌厲,驚訝地叫道.

"是肖墨寒,肖墨寒突然出現救了林落施,壞了我們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