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英雄救美,為她受傷
g,更新快,無彈窗,!

只見肖墨寒繃緊了一張臉,一雙凌冽的鳳眸,閃爍著駭人的氣息,沉凝而冰冷的盯著這些人.

林落施有些意外,沒有想到肖墨寒竟會在這時候出現,難道他一直跟蹤著自己?

"呦,來了個英雄救美的."為首的黑衣人冷冷一笑:"不過想要逞英雄,也要看自己有沒有這個能耐!"

話音剛落,他已經示意身邊的幾個人沖了上去.

可是那些沖上來的黑衣人卻突然被踢飛了出去,倒在地上痛苦的哼哼唧唧.

林落施眼睜睜看著肖墨寒幾下就把那幾個黑衣男人打趴在地上.

沒想到他身後這麼好,乾淨利落,而且一擊即中,讓這些黑衣人都痛得沒有還手的余地.

林落施頓時傻了眼,失聲喊道:"肖墨寒?"

"過來!"肖墨寒此刻正用一種充滿壓力的眼神看著她,沉聲命令.

林落施懵懵地點了下頭,下意識就朝他走過去.

"趴下!"肖墨寒突然朝她大喊一聲,緊接著整個人就朝著林落施撲了過來.

林落施還沒意識到發生了什麼,就被肖墨寒突然撲過來的身體壓在了下面.

緊接著一陣刺耳地子彈聲劃破耳膜.

"砰--"

林落施驚慌地抬眼,看到肖墨寒額角冷汗淋漓,她順著他護住自己的手臂望去,傷痕累累,鮮血直淋……

"你,受傷了!"林落施驚呼叫道.

"快走!"肖墨寒立即起身,拽著林落施就往他們身後的巷弄里躲去.

林落施下意識回頭看了一眼,從剛才那輛黑色的面包車里又下來一群黑衣男子,各個手里拿著手槍,有目的地朝他們射擊.

這一系列突然的變化讓林落施驚呆了!

她蒼白著臉,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耳邊就是一系列的槍聲響起.

肖墨寒護著她沿著巷子逃跑,希望可以尋找出路.

他們死命地向前奔跑,身後腳步聲正緊逼而來!

巷子的盡頭是一片廢舊的工地,人煙稀少.

林落施下意識抬腳要往工地走去.

肖墨寒卻扯住她:"躲在那里,我們就真的絕無天路了,去那里--"

林落施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望過去,看到前方有一堆巨大的水泥石管.

她頓時恍然,他們要是躲在工地,一定目標很大,到時一圍纖,他們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但躲在水泥管里卻不一樣,就算發現,也有周旋的余地.

林落施暗暗驚歎肖墨寒臨危而冷靜的頭腦.

不過水泥管雖大,但兩人躲在里面,依然顯小了!

林落施看到肖墨寒嘴唇都無血氣了,肩上,胳膊上血流不止,她忽然想到什麼,重新鑽了出去.

肖墨寒想拉住她,傷口一扯,痛得發不出聲音.

數分鍾後,林落施重新回來,臉上身上全是泥灰.

"知道不知道,剛才這樣跑出去很危險!"肖墨寒微微抓住她的手腕,吃力地斥責.

"我怕你身上的血會暴露,所以拿了些泥灰遮蓋下."林落施脫口回應.

肖墨寒用深邃黑亮的雙眸,盯著她看好一會兒,看得林落施渾身不對勁.

"怎麼了?"林落施忍不住問道.

"剛才為什麼自己不跑?"肖墨寒目光深意地緊鎖著她的臉.

呃……

林落施也怔然了……

是啊,自己為什麼不跑?一看到他受傷,就這樣心急火燎,這樣擔心害怕?

許久……

林落施抬起臉,檢查了下他的槍傷,恐怕子彈不拿出來,會一直這樣血流不止的!

肖墨寒對她的沉默顯然不滿意,沒受傷地手扣起她的下巴,不依不饒地說道:"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好歹剛才是你救了我,我不是那麼忘恩負義的人,不會撇下你不管!"林落施看著他,冷冷地回應.

肖墨寒目光微愣,黑幽深的眼眸閃爍著些許複雜,緊緊地盯著她問道:"就這樣?"

"不然還能怎麼樣?"林落施白了他一眼,轉過臉去.

空氣微微凝滯……

直到外面有了腳步悉簌聲……

肖墨寒大手將林落施攬進懷中,繞過她的脖頸,用手捂住她的嘴.

林落施也不敢動,任由自己靠著男人炙熱地發燙的身體.

"有沒有?"一個男人低沉的聲音.

"沒看到,是不是你看錯了,確定他們剛才跑來這里了?"另一個男人在回應.

"還是小心再找找,否則回去的我們沒法跟龍哥交代,龍哥可是千叮萬囑,一定要要了那個女人的命."

"嗯,走,到那邊水泥管看看--"

聽著這兩人的對話,林落施雙目驚瞠.

龍哥?青龍幫的人?

為什麼一定要她的命?

她什麼時候得罪他們了?

林落施只記得自己曾經在PUB招惹過那個青龍幫的老大龍哥,不過已經由千禦野出面擺平了.

她明明記得她跟那個龍哥的恩怨已經化解了,為何他又派手下到F市來追殺她,還非要她的命不可?

林落施正凝眉想著,她身後的肖墨寒突然放開了她,在她耳邊低語:"在這里等我,無論發生什麼,都別出來!"

說完,只見肖墨寒小心翼翼地鑽出水泥管,雖然血流不止,依然身手敏捷.

林落施緊緊用手捂住自己的嘴,生怕發出一絲聲音,驚心肉跳地看著肖墨寒的身影,悄然地接近一具身影……

從後面偷襲,將其中的一個黑衣男人敲暈.

林落施剛要松口氣,失聲尖叫道:"小心,你後面……"

肖墨寒甚至沒有轉身,只是往邊上一側,敏捷地搶過男人手中的槍,然後手臂一扣,繞過男人的脖頸後,槍頂上男人的胸口上--

"說!是誰指使你們的?"肖墨寒冷冷地問道.

男人臉色驚恐,當目光睥到肖墨寒受傷手臂時,猛地肘頂肖墨寒,翻身一腳踢掉他手中的槍.

兩人緊緊纏打在一起,肖墨寒顯然因受傷,血流過長,身體力道有些吃力,男人反身將他壓在身下,狠狠地用手肘頂住肖墨寒的脖頸……

林落施望著離自己不遠的那把黑色手槍,不由控制地向它走去……

如果,肖墨寒死了,她只能落入這些黑衣人手里……

腦子閃著念頭時,槍聲便響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