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他追著她離去
g,更新快,無彈窗,!

"寒,你太粗魯了,姿勢又老套,難怪這丫頭不喜歡你!"連惟鳴一邊揉著額頭一邊抱怨,當他看到某人黑如包公的臉色時,立即識趣地閉緊了嘴巴.

"要是太閑,我不介意給你找點事做!"肖墨寒的聲音帶著一絲陰冷,讓他猛地打了個寒顫.

"嘿嘿,開玩笑,開玩笑!"連惟鳴連忙擺了擺手,然後從身後拿出一個瓶子故意轉移話題,問道,"寒,我不是說過這個是給咪咪洗澡用的,你怎麼用了?"

"什麼東西,我沒用過!"肖墨寒冷冷的推開他,然後抬腿走進了浴室,他現在最需要的就是要去沖個冷水澡,冷靜一下.

每次一遇到這個女人,他都會弄得一身的欲火無處發泄,只能去沖涼水澡.

他肖墨寒還從未如此的狼狽過!林落施,這次你真的把我惹火了!

"明明就用了,還不承認,我又不用你賠!"連惟鳴不滿的嘀咕著.

"額……不好意思,那個……我剛剛用了一點洗頭發!"林落施裹緊被子,尷尬地開口,她沒用別的東西,但是洗頭也不能只用清水,于是就用了一點.

"如果你那位咪咪小姐會不高興,我再賠她一瓶新的好了!"她立刻補充.

"不用了,不用了,她不會不高興,我只是怕你會不高興!"連惟鳴表情怪異,訕笑道.

"為什麼?"林落施有些不解他話里的意思.

"因為咪咪是只貓,你用的是寵物的沐浴液!"連惟鳴說完,終于忍不住笑了出來.

"……"林落施忍不住抓了抓自己的頭發,一臉的尷尬!

"咚咚咚!"

"總裁,衣服送來了!"秘書甜甜的聲音響起.

"哦,來了!"連惟鳴止住笑聲,轉身打開房門,拿著兩個袋子走了進來,遞到林落施的手上.

"謝謝!"林落施尷尬的道謝.

"你換,我出去!"

林落施看著他關上房門,浴室內傳來了陣陣水聲,確定肖墨寒暫時不會出來,這才快速的扔下被子,手忙腳亂的把衣服穿到身上.

她一刻也不敢在這里停留,拉開門,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林落施剛一離開,浴室的門便打開了,肖墨寒望著那扇被關上的房門,一臉的氣惱,雖然沖了涼水澡,但是他身上被她惹起來的那股邪火還是沒有完全下去.

"喂,丫頭!"連惟鳴愜意的坐在總裁專屬的大板椅上,一臉曖昧的笑看從休息室里狼狽逃來的女人.

林落施臉頰緋紅,腳步未停,只是匆忙地對著他的方向微微的點了點頭,然後逃也似的離開了總裁辦公室.

"哎……"連惟鳴看著她如同被野獸追著一般逃離,終于忍不住爆笑出聲,這個女人實在太可愛了.

這個世上也就只有她這樣的女人,對他這樣的極品帥哥避如猛獸!

要麼她就是眼瞎,要麼她就是心有所屬!

不過經過這幾天的相處,他判斷還是後者的成分居多一些.

"馬上從這里給我滾出去!"肖墨寒下半身裹著一條浴巾,黑著一張臉對著笑得花枝亂顫的男人怒吼.

"好,好,好,我滾,我滾,不過,滾之前我想問你一句,你是不是對人家禽獸了?咳……你的禁欲生涯也應該結束了!"連惟鳴好不容易止不住笑,一本正經的摸著下巴詢問.

"連惟鳴!"一聲暴怒聲從總裁辦公室傳出,幾乎把整個"華蓋"大樓震得都顫了三顫,緊接著肖墨寒猛的一抬手,一個不明飛行物直直的向著連惟鳴砸去,幸好他躲得快,要是真被砸上,估計得直接進醫院.

"如果你實在太閑,就帶上你的咪咪去中東曬曬太陽!"肖墨寒的眼神如刀鋒般射向他,如果他再敢多說一句,肯定會直接上去了結了他.

連惟鳴的臉明顯一僵,想到自己有可能會被發配到中東那個可怕的地方,小心髒就一顫一顫的.

"干嘛發那麼大火啊?欲求不滿也用不著對我發火吧?我又不能幫你解決!"連惟鳴無奈的撇唇.

肖墨寒一個凌厲的眼神掃了過來,像是要將他生吞了一般,臉色冰冷可怕.

連惟鳴嘴角一僵,自覺地說:"我馬上收拾東西,帶著咪咪滾去中東!"

"半年內不回來!"肖墨寒狠狠地強調.

連惟鳴腳底抹油快速的向辦公室的門口逃去,出門之前又突然想起什麼,轉身撿起掉在地上的沐浴露再次轉身逃走了.

肖墨寒黑著臉看著如同一陣風一樣離開的男人,腦海中不自覺地又想起了林落施,和他們最後的一夜……

他的身體又開始痛了.

林落施飛快地沖出總裁辦公室,正好遇見了向佐.

"林總,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向佐擔憂地攔住她詢問.

"沒事,我要先回酒店了,現在就回去!"林落施不想讓人看出自己的異樣,盡量讓自己表現的平淡.

"現在回去?可是……"向佐一臉地疑惑,剛想再問些什麼,林落施已經擺手走進了電梯里.

電梯門剛剛合上,肖墨寒就追了出來.

向佐看著兩人一前一後地離開,跟周圍的幾個秘書一樣,都是滿臉地茫然.



林落施從"華蓋"大門離開後,沒有叫的士,送她回酒店.

而是一個人沿著街邊走著.

不知走了多久,她來到一處陌生的路段.

林落施對F市的街道並不熟悉,她也不知道自己現在是走到了哪里,距離她住的酒店有多遠.

她正打算找一輛的士,就在這時候一輛黑色的面包車開到了她面前.

從面包車上走下來幾個黑衣男子.

"林落施?"為首的黑衣男子叫喚她.

林落施眉頭一皺,只覺得他們來者不善:"有事嗎?"

"請你跟我們走一趟!"為首的黑衣男子冷冷道.

林落施本能地後退一步:"如果我說不呢?"

"那我們只有得罪了!"為首的黑衣男子一個眼神,其他人立即將林落施包圍了.

他們正准備將她架上車,這時候他們身後傳來一個男音:"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