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他質問她喜歡別人了?
g,更新快,無彈窗,!

上完藥後,他本該放開她的,但是他卻有些不舍得離開,帶著薄繭的手迷戀的撫摸著林落施的後背,原本平緩的呼吸也漸漸變得粗重.

"我想要……"肖墨寒俯下身,在她耳邊輕聲的要求.

"不要!你放開我!"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林落施毫不猶豫地打斷,語氣堅決.

"可我想要你!"肖墨寒臉色有些陰郁,幽深的眼眸深處掠過一抹情欲.

他修長的手指穿過她的長發,低頭迷戀的吻上她的皮膚,她的味道果然好的讓人不想放手.

"肖墨寒,你冷靜一點,我們已經離婚了,你這樣是強!奸!"林落施縮著肩膀,驚慌地躲避著他的吻.

果然她的話一說完,他便停止了動作,肖墨寒粗魯的翻過她的身體,冷冷的看著她問道,"為什麼不接受我?難道你已經喜歡上千禦野了?"

"這不關你的事,你放開我!"林落施難堪地別過臉去,負氣地說.

"不關我的事?是誰當初死心塌地非要嫁給我的?你不是一直喜歡我的嗎?為什麼會突然移情別戀?為什麼?"

肖墨寒的手指輕輕的撫摸著她嫣紅的臉頰,眼眸異常森冷蝕骨的盯著她,語氣中有著一絲強烈的怒意.

一想到她現在心里可能已經有了別的男人,他的胸口就像有把火在燃燒!

他必須要找一種方式將自己的怒氣發泄出來,否則他一定會發瘋!

肖墨寒毫不猶豫的低頭,狠狠的吻上她美麗的鎖骨,重重的吸吮,成功的烙下了屬于他的專屬烙印.

"不要……"林落施迅速的張開雙手想要推開他,卻被他輕易的抓住反剪到頭頂!

粗暴的吻仍然在繼續著,弄得她生疼,當他的唇含住她的柔軟時,林落施的身體猛的一僵,緊接著一陣強烈的刺痛感傳來,他竟然咬她的那里,然後又是一陣強烈的吸吮,他的力道很大,讓她的身體幾乎無法承受!

林落施痛苦的掙紮著,卻都是徒勞,只能承受著他如同野獸一般的激吻和啃咬.

一陣陣痛意接二連三地傳來,她的手腕在他的牽制下變得青紫,他卻還是不放過她,不斷在她身上制造著屬于自己的專屬痕跡.

肖墨寒的手指直接探到下面,林落施下意識的縮緊了身體,一股前所未有的屈辱感湧上心頭.

她不停的吸著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然後趁著他放松的空檔,狠狠的彎起了自己修長筆直的雙腿.

突然"砰"的一聲,房間的門被人狠狠的撞開.

男人的悶哼聲被房門的打開聲給淹沒,肖墨寒疼得直冒冷汗,卻不忘快速的拉過一旁的被子,蓋住了二人的身體.

他狠狠的瞪著這個突然闖進來打擾他們好事的男人,憤怒地吼道,"給我滾出去!"

"抱歉,抱歉,我不知道你們在忙,打擾了真不好意思!"連惟鳴曖昧的笑看著床上的二人,嘴角彎起一抹邪惡的笑弧.

他並沒有離開,而是直接抬腿走進了屋內.

"男上女下!這姿勢太老套了……不是我說你啊寒,你要學點新花樣啊,女人才會離不開你……而且……"連惟鳴盯著他們,突然就開始了一番長篇的評說.

"滾!"肖墨寒暴怒的打斷了他,眼睛狠狠的瞪著身下的一臉青白的女人,真恨不能直接把她掐死,她竟然敢偷襲他的那個部位.

如果不是他身體底子好,非被她這一下踢廢了不可.

連惟鳴更加可惡,在這種關鍵的時候,他竟然闖進來了,是誰准許他隨便進他的休息室的?!

肖墨寒陰沉著一張臉,眼神異常地暴怒狂亂,渾身彌漫著一股駭然的怒氣.

"額……那你們繼續,我先去洗個澡!"連惟鳴見形勢不對,同情的看了一眼被壓在身下的林落施,腳底抹油地鑽進了浴室.

"林落施,你竟然敢偷襲我?"肖墨寒見礙事的連惟鳴自覺地消失了,低下頭瞪向林落施,眼神犀利嚇人.

"偷襲你怎麼樣!你還不是偷襲我!肖墨寒,你能不能別總是做這種強迫我的事情?是,我以前是喜歡你,非常期望你碰我,讓我成為你的女人,可是現在我們已經離婚了,我已經決定放下過去,不願意讓你碰我,也不願意見到你,我不願意,不願意,不願意!你明不明白?"

林落施用力的抓住他的大手,憤怒的對著他一陣大吼,只想再補上一下,把他直接打廢了,省得再禍害人.

躲在浴室內打算偷聽的連惟鳴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睛,然後忍不住不顧形象的哈哈大笑起來,這個丫頭真的是太可愛了,看來不可一世的肖墨寒終于遇到克星了!

肖墨寒胸口劇烈的起伏著,黑眸中閃著瘆人的寒光,那麼犀利,那麼嚇人,似要吃人一般,如果眼神能殺人,估計林落施已經死了幾千次了!

"林落施,你有種,早晚有一天,我會讓你求著我上你!"肖墨寒冷峻的臉上,蒙上一層駭人的陰鷙,帶著一絲沉凝和暴戾的聲音.

"不會再有那麼一天了,因為我已經不再是從前的我了,現在的林落施,不是你想上就上的!更加不會再因為你受到任何的影響!"林落施不甘示弱的瞪著他,雖然被他此時的模樣嚇得心里一陣緊縮,卻依然一臉的倔強.

"好,這話是你說的!你可別忘記了!"肖墨寒突然松手,離開她的身體,呼吸還有些不穩.

因為情欲因為憤怒!

很好,這個女人總是喜歡挑戰自己的尊嚴!

林落施見眼前的危險解除,迅速的扯過一旁的被子裹住自己,跳下床想要逃走,卻被肖墨寒攔住去路.

"你給我老實在這待著!"他的吼聲幾乎震翻房頂,眼神異常陰冷可怕,帶著十分地警告.

林落施被他嚇了一跳,眼睛眨巴了幾下,竟然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肖墨寒眼神陰郁的盯著站在一旁的女人,砰的一聲按下了屋內的座機,力道大的讓林落施擔心,他會直接把座機按碎了.

"馬上給我送一套女裝進來!"肖墨寒沉聲命令.

"是,總裁!"

肖墨寒掐斷電話,大步走到浴室的門口.

他猛地推開門,只聽"哎呦"一聲,連惟鳴一臉委屈的走了出來,額頭上多了一個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