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一碰到她他就失控
g,更新快,無彈窗,!

"洗乾淨?為什麼?"林落施眼里露出一抹防備,驚訝地問.

"把你自己洗乾淨,出來我給你上藥!你腰不是受傷了?"肖墨寒目光直視向她,挑眉說道.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可以上藥."林落施迅速的擺手後退,頭搖得向撥浪鼓一樣.

"如果你不想自己動手洗澡,我可以幫你!"肖墨寒眯起眼睛看著她,他的語氣慵懶,卻並不是開玩笑.

"肖墨寒……你別太過分了,我又不是你的員工,你沒權力對我做這樣的要求!"林落施惱怒的說完,轉身大步向著辦公室外面走去.

但是,她剛走出兩步,便被人攔腰抱起,扛在肩頭上,大步向著休息室走去.

"啊!肖墨寒,你到底要干什麼!你放開我!你沒權力這樣對我!"林落施腦袋朝下,手不停的捶打著扛著她的男人.

但是肖墨寒理都不理會她,大步走進休息室內的浴室,直接把她扔進了浴缸當中,伸手,按下開關,開始放水,大手伸向她衣服的紐扣.

"我自己洗,自己洗……"林落施迅速的捂住自己的胸前,大聲的喊道.

"快點把自己洗乾淨出來!"肖墨寒直起身,沉聲命令完,轉身離開了浴室,順便為她關上了房門.

"……"林落施真的快被這個男人氣死了.

非要給她上什麼藥!

雖然她的腰部是很痛,可也輪不到他關心.

算了,既然逃不掉,就索性在這里洗個澡,反正也不會掉塊肉!

想通之後,她快速的從浴缸中跳出來,鎖好了門,轉身脫自己已經濕掉的衣服.

林落施半躺在高級的按摩浴缸內,溫度適宜的水恰恰漫過她的腋下,她拿起一旁放置的浴球快速的擦拭著身子!

等她洗完澡後,才發現了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她沒有衣服可穿.

看著一旁置物架上的男式睡袍,她只能先拿過穿在身上,寬大的浴袍一直垂到腳邊,包的比較嚴實,這樣她也不用因為沒有衣服而難為情了.

推開門,卻沒想到肖墨寒正站在門口,二人視線相撞,林落施尷尬的裹緊了身上的浴袍,不自然的說道,"我……我的衣服濕了,沒辦法穿了!"

"過來,上藥!"肖墨寒抓著她的手臂,走向里面的大床.

"你別拉我,衣服,衣服要掉了!"林落施迅速的拉緊了身上的浴袍,防止衣服被他直接扯下去,她里面可是什麼都沒穿啊.

"把衣服脫掉!"肖墨寒拿出袋子里面新買回來的藥膏,淡然的命令.

"……"林落施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手緊緊地揪著睡袍的兩襟,呼吸都有些不順暢了,本就被熱氣蒸得紅潤的小臉更紅了.

肖墨寒見她不聽話,還一副防備的姿態瞪著自己,干脆先扔掉藥膏,扯著她的領子把她揪到自己面前,想讓她轉過身,拉下浴袍為她上藥.

林落施以為他要扒自己的衣服,雙手用力的抓著,說什麼也不肯松手.

她發誓,如果今天這個男人再像之前那樣欺負她,她就跟他拼了!

"脫掉!"肖墨寒不悅地瞪著她.

"不脫!"林落施羞惱地反瞪著他,突然抬起腳,狠狠的踢在他的小腿上,她光著腳,雖然沒有多大的威力,但也讓他抓著她的手松開了.

林落施轉身就跑,肖墨寒動作更快,長臂一伸,揪住她浴袍的領子,想把她扯回來……

哪知,他沒把人給扯回來,手上卻多了一件柔軟中帶著馨香味的浴袍.

林落施只感覺身上一涼,低頭一看,身上的浴袍不見了,自己一絲不掛的站在原地.

肖墨寒也被這突然的狀況弄得愣住了,他抬眼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黑眸越變越深,呼吸也變得急促了……

這個女人簡直就是妖精的化身,一頭烏黑略潮的長發遮住了她後背美好的風光,白皙如玉的皮膚在昏暗的光線下更顯得細膩,挺翹的臀形更是完美得讓人血脈噴張.

"啊!"林落施尖叫一聲,抬腿想逃,肖墨寒卻不愛控制的上前抱住她的腰,直接把她扔到了床上.

"你到底要做什麼?"林落施也顧不得其他,抓過一旁的被子蓋在身上,氣憤的質問.

"你的腰是因為我受傷的,我要對你負責!"肖墨寒踩著掉在地上的浴袍,來到床邊.

"我不需要!你走開!"林落施急忙喊道.

"……"肖墨寒直接忽略她的話,把她按倒在床上,然後手上一拉,被子滑落到她的腰部,一片青紫的淤痕清晰可見.

"肖墨寒,我說了我不需要!你再敢碰我,我就殺了你!"林落施氣急的想要起身,但是卻被他緊緊的按住,動彈不得.

肖墨寒黑著一張臉,見她不肯配合,索性直接騎在她的翹臀上,手按住她的後背,任由她在他的身下不停的掙紮.

林落施被他壓的難受,不停的扭動著身體,堅實挺翹的臀部不停摩擦著肖墨寒,讓他很快便有了反映!

"啊,你變態,你快放開我!"林落施欲哭無淚的大叫.

"別再動了!否則,我可不敢保證自己會做出什麼事!"肖墨寒氣惱的低吼,這個女人簡直就是個折磨人的妖精,只要碰到她,他絕對會失控.

他略微粗糙的大手緊緊地按著她如絲綢般嫩滑的肌膚,那美好的觸感簡直能將人逼瘋,他真想不顧一切,把她按在身下狠狠的蹂躪,在上面狠狠的烙下屬于自己的印記!

聽了他的警告,林落施果然不敢再亂動了,她委屈的咬緊了唇瓣,手緊緊的攥成了拳頭,呼吸也越來越急促.

肖墨寒深吸了一口氣,壓下體內的燥熱,強迫自己把視線從她的身上移開,然後快速的拿起一旁的藥膏,為她腰部的傷處擦藥.

寬厚的手掌用力的摩擦著她的傷處,林落施疼得額頭直冒冷汗,眼淚也開始在眼眶中打轉.

手下的觸感好的讓人驚心,肖墨寒從來不知道,這女人竟然有如此的魔力,讓他向來引以為傲的自制力屢次的瓦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