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叫他不要再勾引她
g,更新快,無彈窗,!

肖墨寒漆黑的眸光深深凝望著她,眸中翻滾著許多她看不懂的晦澀複雜情緒,渾身緊緊的繃著.

"放開我,你這樣抓著我腰疼!"林落施再一次地推拒著他,吃痛地皺眉.

他們這樣的姿勢,她整個身體懸空,雙腿被他抓住,她下半身所有的力道都凝聚在腰上.

又因為剛才的劇烈掙紮,腰身好像是被扭到了.

此刻疼的她額頭直冒冷汗!

"我看看!"肖墨寒松開她的腿,磁性溫和地嗓音關切地詢問.

"不用找你好心!"林落施扶住自己的腰身,不悅地掃了他一眼.

"林落施!"肖墨寒抓狂地喊著她的名字.

林落施也沒有理會,只是扶著腰朝房里面走去,沖他擺手:"回你自己的房間去,別再來打擾我!"

她實在沒什麼耐心,再去應付這個已經是"過去式"的男人.

既然已經離婚了,那便再無瓜葛,她不願意再與他有過多的糾纏.

林落施進了自己的浴室里,反鎖上門,給自己放了一浴缸的水,脫了衣服,進去泡澡.

她整個人又累又煩,閉上雙眼,閉目養神.

腦袋里卻不自覺浮現肖墨寒的影子.

該死,這男人離了婚卻來撩她,讓她總是心神不甯!

林落施決定多去想想千禦野,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對,不去想肖墨寒!她總能忘掉他!

這個時候千禦野應該已經到英國了吧,不知道他怎麼樣了.

林落施泡了個熱水澡出來,感覺腰部還是有些疼,她也沒在意,披了個浴袍來到窗台前,打算給千禦野打個電話去問候一下.

沒想到他的電話已經打來了.

看來他們倒是心有靈犀.

"喂!"林落施笑吟吟地接聽了電話.

"我到了,你睡了嗎?"千禦野性感磁性地低聲傳來.

林落施彎起嘴角:"快睡了."

"早點休息,女孩子熬夜對皮膚不好."千禦野溫柔關切地口吻.

"嗯."林落施點頭笑,"英國那邊的天氣怎麼樣?"

"正下著大雨!"千禦野挑了下眉頭.

兩人就這樣聊了起來.

等到她掛了電話,打了個哈欠,准備上床休息了.

一轉身,竟然撞見肖墨寒還在她的房間內.

此刻正眸色沉沉地瞪著她,一臉的陰郁.

"你怎麼還沒走?"林落施嚇了一跳,下意識將自己敞開的浴袍裹緊了,生怕肖墨寒再對她有非分之想.

"我是來給你送藥的."肖墨寒深深凝望了她好半響,才低聲開口.

"送藥?"林落施怔了怔.

"你剛才不是說腰疼?"肖墨寒拿出一支膏藥,遞到她面前,一雙幽深的眸深沉到看不見底.

被他這麼一提醒,林落施發覺自己的腰,確實還很疼.

應該是剛才反抗他的時候,扭傷了.

"都怪你!"林落施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

肖墨寒眸色轉深了,嘴角淡淡地勾起一抹弧度:"誰叫你總是勾引我,我控制不住!"

說完伸手想要撫摸她的臉蛋.

被林落施靈巧地避開.

"誰勾引你了?分明是你勾引我!"林落施冷著臉,本能地反駁:"婚都離了,你還總撩我干什麼?"

她討厭這樣跟他曖昧不清下去.

明明他心里愛著的人是林婉婉,又何必再跟她繼續糾纏?

就像以前他們結婚的時候那樣,他對她視而不見,當她像空氣一樣不存在,不是很好嗎?

至少那樣她比較容易死心,能更快的忘記他.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好不容易邁出一步,下定決心要跟他劃清界線,又被他曖昧不清的態度,拉了回來.

他們的關系停滯不前,戀人未滿,卻又偏偏不是陌生人.

"我勾引你?"肖墨寒幽深的眼眸眯了眯,眼底掠過一抹異樣的神素.

"沒錯!"林落施挺直了脊背,理直氣壯地反問:"肖墨寒,如果你不打算愛我,就不要給我你對我有興趣的假象,讓我以為自己還有機會?難道你真想我答應我父親的要求,跟你複婚嗎?你的婉婉不要名分了?"

她冷靜地提醒他,告誡他要看清楚自己的心,明白什麼才是他真的想要的.

她跟林婉婉他只能二選一,既然他已經選擇了林婉婉,就必須要放棄她.

肖墨寒深邃的眸盯著她看了一會,隨即將自己的手收了回來,臉上恢複硬冷淡漠的表情:"記得擦藥!"

他留下這句話,轉身就離開了.

林落施看著他離開的寬厚背影,不知為何,竟然讀出了一股受傷孤寂的味道.

她覺得自己最近一定眼睛有問題,怎麼總能在肖墨寒身上,看到以前不一樣的他?

林落施甩了甩腦袋,便爬上床.

掃了一眼肖墨寒特意送過來的藥膏,她撇了撇唇,沒打算用.

估計以自己的身體狀況,睡一覺就能好,她才不要接受他的好意.

第二天林落施跟向佐再次趕到"華蓋",繼續跟他們談合作的事宜.

仍舊是那個副總連惟鳴接待了他們.

她沒有再看到肖墨寒的身影.

腰傷經過了一夜的休整,果然已經好了許多.

接下來一連三天,林落施都沒有看見肖墨寒.

他們跟"華蓋"的合作已經談的差不多了,只剩下最後等肖墨寒拍板即可.

按照流程,林落施還需要在會議室里,當著大家的面,親自再跟肖墨寒講解一番他們最後確定的合作方案,待他首肯.

林落施這天晚上花了一整晚的時間整理,第二天很早就起床,趕去了"華蓋"公司.

九點鍾,會議室里的"華蓋"高層陸續就位.

林落施因為著急讓向佐幫她打印一份資料,腰不小心撞到了桌角,疼的她倒吸一口氣.

"林總,你沒事吧?"向佐見她臉色一下子慘白了下來,連忙追問.

"沒事."林落施咬牙隱忍著疼,額頭上布滿了冷汗.

"要不要改天……"向佐見她情況不太好,猶豫著問.

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林落施堅決地打斷:"不行!我們必須爭分奪秒,趕在林少緯之前,把這份合約拿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