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昨晚他們是在一起過夜?
g,更新快,無彈窗,!

"你好!"林落施也跟他握了一下手,面帶微笑.

連惟鳴領著她去了他的辦公室,林落施的助理向佐也在那里.

林落施跟向佐落座後,秘書小姐給他們奉上茶水.

他們跟連惟鳴開始談公事.

中午,連惟鳴請他們吃了F市的特色菜.

下午回到"華蓋",他們繼續商議.

幾乎一天的時間,林落施都沒有見到肖墨寒.

她也沒有跟連惟鳴問起他.

其實她跟連惟鳴談挺好的,公事公辦,比直接面對肖墨寒,對林落施來說輕松容易許多.

林落施甚至希望,她能跟連惟鳴一直談下去,肖墨寒不要再出現.

晚上,忙碌了一天的林落施,疲憊的回到酒店套房.

她洗了個熱水澡,上床准備休息了.

突然這個時候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林落施疑惑地下床,走過去開門.

"怎麼是你?"當她將門打開,看見門外站著的醉醺醺的肖墨寒後,眉頭忍不住皺起.

肖墨寒眼神迷離,喝的俊臉通紅,渾身帶著一股濃烈的酒味.

林落施有些警惕地打量著他,隨手就想要將門關上.

沒想到肖墨寒卻提前一步,用手臂擋住門,一條腿已經跨了進來.

"你干什麼?走錯房間了吧,你房間在隔壁!"林落施沒好氣地說.

說完就想將門關上,將肖墨寒關在門外.

肖墨寒卻抵著門,不讓她將門關上.

"施兒!"他低聲喚著她的名字.

林落施眉頭皺起,隱忍著心中竄起的怒火:"你到底想怎樣?"

"我……我想要你……"肖墨寒目光灼熱地盯著她,低沉而醇厚的嗓音.

"你喝多了吧?"林落施幾乎是下意識地反應.

一天沒見到他了,沒想到他竟然跑去喝酒.

現在喝多了還滿嘴的胡話!

肖墨寒見她不肯相信他,索性擠進門內,直接將她推到牆壁上,低頭吻上她的唇.

林落施來不及驚悚,肖墨寒的薄唇已經強勢的攫取住她的紅唇,很快鑽入她的唇舌內,霸道地掠占著她的每一寸領地,瘋狂地汲取著獨屬于她的芳香甜美.

林落施瞪著雙眸,拼命地想要推打他,可惜根本無濟于事.

肖墨寒這一次的親吻比之前任何一次都凶猛,像暴風驟雨般,蠻橫纏綿著,糾纏著……

"不要,唔……"林落施呼吸困難,發出嗚咽地哀求.

肖墨寒緩緩的停了下來,不饜足的在她唇上咬了一口,咬牙質問道:"昨天晚上,千禦野是不是在你房間過夜的?"

"關你什麼事?"林落施喘了幾口氣,冷淡地回道.

"我是你的丈夫!"肖墨寒大聲強調,漆黑的眸光凝視著她.

林落施諷刺地笑:"可惜早就不是了!"

"回答我,是不是?"肖墨寒抓緊了她的肩膀,目光直逼上她的眼.

林落施挑了一下眉:"是又怎麼樣?"

"你讓他碰你了?"肖墨寒剛硬完美的臉龐,慢慢凝重,渾身散發著一股無形的壓迫感.

"孤男寡女共處一夜,難不成還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嗎?"林落施嘲弄地反問,故意刺激他.

"林落施!你竟然敢背叛我!"肖墨寒低啞地嘶吼,漆黑的眸光散發出一股火光,此刻危險陰狠.

"我背叛你?"林落施只覺得可笑,冷冷地提醒他:"肖墨寒,別忘了我們現在已經離婚了,我是自由身,你無權干涉我的私生活!換句話說,我現在想和哪個男人在一起,你都管不著!"

"我不允許!"肖墨寒急躁地吼道,眼神愈發地恐怖,面上蒙上一層陰霾之色.

他的手抓緊了她的肩膀,都快要將她的肩胛骨捏碎了.

"痛!"林落施吃痛地尖叫:"你放開我!"

"你聽清楚,林落施,我不允許你找別的男人!"肖墨寒臉色鐵青,額際的青筋一下子顯露了起來,整個人看起來寒氣逼人,讓人不禁感到有些害怕.

"憑什麼?你現在有什麼資格命令我?我跟你早就沒有關系了!我就是跟別的男人睡,也和你沒有半毛錢關系,你馬上給我滾!"林落施頓時也怒了,揚起嗓音吼道.

憑什麼他不要她,也不允許別的男人要她!

他就這麼恨她,是不是看著她一個人孤獨終老,他才會滿意?

"林落施,你要是再敢跟別的男人在一起,我不會放過你!"肖墨寒目光幽幽的看著她,薄涼的唇角抿成了一條線,陰冷地嗓音警告道.

林落施不以為意地挑眉:"你要怎麼不放過我?跟我離婚?不好意思,我現在已經不是你的妻子了."

說完她就打算一腳踹開他.

沒想到被肖墨寒提前識破了她的意圖.

他一手握住了她的腿,將她整個人抱了起來,抵在了牆壁上.

身子騰空,兩條腿又被肖墨寒緊緊地抓住,林落施一下子沒了著力點,下意識只能伸出雙臂,圈住肖墨寒的脖子.

"放開我,放手!"林落施試圖掙紮,拍打著他的後背.

肖墨寒的吻已經落了下來.

這次他沒有吻她的唇,而是直接吻上了她的耳垂,舔咬逗弄.

林落施本能地渾身一顫.

肖墨寒似乎很滿意她的反應,吻又順著她優美的脖子一路往下,她身上那股特有的淡淡馨香,讓他不由自主的沉迷其中.

他伸出舌尖,咬開她襯衫上的扣子,然後低下頭,埋首在她美妙的柔軟里,輾轉吮吻!

林落施身子一僵,咬牙不讓自己發出聲音,身體卻在顫抖著.

肖墨寒著迷地吻著她,輕松解開她的罩杯,撕扯她的裙擺.

"不要了,求你!"林落施低泣著祈求.

"你情願讓千禦野碰你,卻不讓我要你?"肖墨寒臉色不禁微沉,漆黑深邃的眸子,閃爍著隱忍清冷的光芒.

"你敢要我嗎?除非你想背叛林婉婉!"林落施故意挑釁,眼里閃過一抹決然:"只要你今晚碰了我,信不信明天我就打電話告訴林婉婉,我們今晚做過了."

她在賭,賭肖墨寒這一次會不會因為林婉婉放棄.

上一次她就是拿林婉婉威脅他,才逃過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