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車內不舍送別他
g,更新快,無彈窗,!

電梯到達一樓的西餐廳.

酒店供應的自助早餐很豐盛,說是西餐廳,其實也有中式早餐供應.

兩人各端了一盤.

千禦野的以西式為主,火腿片,煎三文魚,面包等等.

林落施看來看去沒什麼胃口,舀了碗稀飯,配了點醬菜,最後看蝦餃晶瑩剔透的,就拿了一小蝶.

坐下以後,千禦野又去端飲料,飲料品種異常豐富,除了牛奶酸奶,僅鮮榨果汁,就有七八種.

千禦野給她拿的是橙汁,他自己的那杯,也是黃澄澄的,不過是芒果汁.

兩個人相對而坐,邊吃邊聊.

不一會兒,林落施就看到了一個熟悉的高大身影,也走進西餐廳里.

肖墨寒也走進來用早餐.

他挑選好食物後,特意找了一個靠近他們的位置坐下.

這樣一來就變得很尷尬.

林落施感覺跟千禦野再聊什麼,都不那麼順暢了.

總感覺有人在監視著自己.

可是當她抬起頭來,又看到肖墨寒在那兒埋首用餐,似乎對他們這一邊的話題並不關心.

林落施正煩惱著,這時候千禦野接了一個電話,是他助理打來的,催他去機場.

"你要走了嗎?"林落施抬起頭來問,聲音聽起來有些不舍.

千禦野目光立即變得柔軟了起來,"要不要送送我?"

林落施見自己吃的也差不多了,于是就點點頭:"好!"

兩人一起起身,離開了西餐廳.

酒店門口,已經有司機將車子開到了他們面前.

"再……"林落施剛想開口跟他說再見,卻被千禦野一道扯進了車里.

"你干什麼呀?"林落施一臉疑惑.

千禦野卻緊緊地摟住了她的腰身,嗓音低啞磁性:"別動,讓我再抱一會."

林落施怔忡的靠在他懷里,心情起伏不定,輕聲問道:"你怎麼啦?"

千禦野抱著她過了好久,才戀戀不舍松開了,瘦勁而修長的雙手驀然捧著她皙白的小臉,桃花眼灼灼地凝視:"我要去英國幾天,你有沒有什麼話要對我說的?"

林落施烏黑而澄清的眸子,直直的看著男人俊美非凡的臉旁,聽著他性感低沉的聲音,心里突然莫名的有種情緒一下子蔓延了起來,她局促張了張嘴:"那,那你一路平安!"

千禦野不禁勾唇笑了起來,低沉的聲音溫柔的不禁讓人心動:"施施,你就沒有其它話,要和我說嗎?"

林落施秀氣的眉頭微皺,繼而僵了僵唇說:"別太辛苦了?"

千禦野氣妥的伸手捏了捏她的唇角:"你知道,我想聽的不是這個?乖,說你會想我,早點回來?"

林落施白皙的臉蛋一下子紅了起來,咬著唇,就是開不了口.

千禦野驀然吻上了她的唇角,瘋狂的吻,帶著肆意的攻勢,直到林落施意識混沌地靠在他懷里時,男人沙啞的聲音帶著濃濃的情欲,強勢而霸道的說:"說你會想我,早點回來!"

林落施呼吸紊亂的靠在她的胸前,羞澀的依舊無法說出口.

千禦野再次吻上了她的唇角,直到她嗚嗚的抗議著,在男人的威嚴下,她才臉紅心跳的說:"千禦野,我…我會想你的,早點回來?"

千禦野聞言,這才滿意地松開了她.

就在這時候,助理談鋒輕輕地敲了敲車窗:"千總,我們必須去機場了."

千禦野凝眸看著林落施紅紅的臉蛋,眸光中有著淡淡的不舍,性感的唇角不禁再次勾了勾,伸手將她打開了車門:"回去等我,記得你剛才說的話?"

林落施的臉色一下火燒般紅了起來,她倉皇的下了車,站在那里,直到千禦野的車子緩緩的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中,她才驀然感到一種傷感的離別.

談鋒透過觀後鏡,遠遠地看著林落施依舊站在那里,不舍的神情,不禁開口說:"千總,林小姐,好像真的有些不舍得你離開."

千禦野俊美的五官不禁柔和了許後,意味深長的說:"這次出差,也許會久些."



林落施站在原地,目光始終凝望著千禦野的車離開的方向,過了很久,她才轉身回酒店.

沒想到剛一轉身,便對上了肖墨寒一張冷酷而僵硬的俊臉.

他幽深的雙眸直直地望著她,里面夾雜著她看不懂的情緒,有著隱隱的躁動,又有著波濤洶湧的怒火,仿佛一觸即燒.

林落施被他這樣的目光盯著,讓她本能忐忑的心里,頓時無所循形.

她剛想當作沒看見他,繞過他的側身離開,沒想到她走到肖墨寒的身邊,便被他扯住了手臂,緊接著將她抓上了他的車.

"肖墨寒,你干什麼?"林落施本能地抗議掙紮.

"閉嘴!"肖墨寒那雙修長的黑眸愈加深不見底,冰冷地嗓音,有著說不出威嚴與壓力.

"放我下去!"林落施拍打著車門,可車門早已落了鎖,她著急地沖他低吼.

"去'華蓋’!"肖墨寒薄唇輕啟,沖前面開車的司機吩咐道.

林落施聞言,愣了愣,頓時就停止了掙紮.

原來他是要載她去華蓋,也就是為了公事.

她還要代表林氏跟華蓋談合約,這就是她來F市的目的.

不過林落施為了防止上次在車內的事情,再一次的發生,她立即閃到車內距離肖墨寒最遠地地方.

肖墨寒冷冷地瞥了她一眼,薄唇緊抿,並沒有多說什麼,徑直打開筆記本電腦,在車上處理公事.

過了一會,司機將他們的車子開進"華蓋".

車子停穩,肖墨寒下了車,頭也不回地率先走了進去.

等到林落施下車的時候,早已經沒有了他的身影.

負責接待她的是昨天的秘書小姐,還有"華蓋"的副總,一個打扮時尚前衛的帥哥.

昨天林落施並沒有見到他,今天他突然出現,應該是肖墨寒授意,由他負責跟她談合作的事情.

"林落施,你好,我叫連惟鳴,是肖墨寒的發小,也是'華蓋’的第二大股東,關于跟林氏合作的事宜,現在由我來負責."帥哥主動做了自我介紹,上前和她握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