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撞見他們一起從房間出來
g,更新快,無彈窗,!

"施施,慢慢來,你聽我說,忘記一個人總有一個過程,時間會改變一切."千禦野一臉深意地瞧著她,耐心地勸她.

林落施笑了笑,反問他:"既然時間可以改變一切,那你為什麼沒有忘記我?"

千禦野目光灼灼地看著她,臉上的表情變得柔軟起來:"有些愛,是不可以忘記的."

林落施怔了一下,仿佛被他桃花眼里的光芒所吸引,好半響才挪開自己的眸光.

就這樣,兩人喝著酒,邊喝邊聊.

就像久別重逢的故人一樣.

漫漫長夜,相互陪伴著.

林落施不知道什麼時候,漸漸靠在沙發上睡了過去.

等到她醒來的時候,天已經大亮了.

一睜開眼,就對上了千禦野迷人的桃花眼.

他正守候在她的床邊,而她不知何時已經躺在了柔軟的床上,身上蓋著被子.

"醒了?"他好聽的磁性嗓音響起,目光柔和地落在她的臉上.

"嗯!"林落施點點頭,揉了揉宿醉後頭疼的腦袋:"昨晚,我們……"

"什麼都沒有發生!"千禦野薄唇輕啟,打消她心頭的顧慮.

林落施心下一怔,不知為何心里竟然有些內疚.

千禦野為了她,特意從S市連夜飛過來,陪伴了她一夜,他們倆只是喝酒聊天.

"對不起!"她尷尬地說.

"為什麼要道歉?你並沒有做錯什麼,你只是給了我一個機會,讓我可以接近你."千禦野眉眼舒展,凝神注視著她,輕輕出聲.

"可是……"林落施仍舊糾結著眉宇,她知道千禦野想要的肯定不止于此.

"昨晚我很開心,真的很開心!"千禦野突然握緊了她的手,幽深的眸子里湧動了絲絲縷縷的柔情,"我希望以後還有機會,可以這樣陪著你,哪怕什麼都不做,只是看著你我也會很高興."

"……"林落施怔怔地望著他.

這樣的千禦野,讓她更加內疚.

什麼時候她才能真的忘記肖墨寒,不辜負她對自己的愛!

"我會努力愛上你的."她給了他一個承諾.

"不要勉強自己,我說過,我會等你,不管多久我都會等."千禦野黑眸幽深,里面湧動著不一樣的情愫,肆意地纏繞在她的周身之上.

"謝謝你."林落施由衷地感激.

有他在她身邊真好.

至少有這麼一個人,時時刻刻提醒著她,她林落施也是可以被男人關愛和呵護的.

她不是沒有人要,只是沒有遇到那個真正愛她的人.

就在這時候,林落施的肚子發出不適時宜的咕咕聲.

她的臉驀地一紅.

千禦野卻寵溺地撫摸著她的腦袋:"餓了吧?去洗漱一下,我們一起下樓用早餐."

"你今天不是要出國嗎?什麼時候的航班?"林落施掀開被子下床,突然想起了什麼問道.

"十點半!"千禦野沖她笑笑.

林落施看了看時間,連忙驚呼:"那我們要快點了,從這里趕到機場要一個多小時,遲了你今天就飛不走了."

"沒關系,飛不走正好留下來陪你."千禦野淡淡地笑道,眼眸深邃迷人,倒像是一副不怎麼著急地模樣.

他話雖然是這麼說,林落施還是下意識地加快了速度洗漱,以免耽誤了他的正事.

洗簌完畢後,她換了一套裙子,和千禦野一起從套房里出來.

誰知,他們剛打開門,就撞見從隔壁套房里出來的肖墨寒.

肖墨寒看見林落施跟千禦野兩人,有說有笑地從她的房間里出來,俊臉驀地一沉,冰冷犀利地視線落在她身上,墨染般的眸子里隱隱地燃燒著火焰.

林落施驚了一下,有些意外肖墨寒什麼時候也住到這家酒店里來了,而且就在她的隔壁.

今天早上,還這麼好巧不巧地被他撞見了她跟千禦野一起從套房里出來的一幕?

這是天意嗎?

如果是,那她就將錯就錯,讓他誤會吧.

反正她跟他之間已經不可能了,與其繼續糾纏不休,還不如讓他早點徹底死心.

"肖總!"千禦野倒是客氣地對他點點頭,似笑非笑地跟他打招呼.

肖墨寒沒有理會他,臉色黑沉,深邃的目光正幽幽的看著她,渾身散發著一股冰冷而僵硬的氣息.

林落施沒打算解釋什麼,反而有意當著肖墨寒的面,親密地挽上了千禦野的手臂:"走吧,我們去用早餐."

千禦野沖她寵溺地一笑,輕勾了勾唇,反握住她的手,與她一到離開,走進了酒店的電梯里.

電梯的門漸漸地合上,林落施卻看到了肖墨寒的俊臉上浮現出一抹孤寂受傷的表情.

他也會受傷?

會因為她而受傷?

林落施不禁懷疑是自己看錯了.

肖墨寒喜歡的女人,明明是她妹妹林婉婉.

她林落施跟哪個男人在一起,又與他何干?

甚至他們結婚那會,他巴不得她跟其他男人有關系,這樣他就可以明目張膽地跟她離婚,給林婉婉一個名分了.

"怎麼了?"千禦野注意到她的情緒不對勁,低下頭來,關心地問.

"沒什麼."林落施搖了搖頭.

"還是放不下他?"千禦野目光幽深,意味深長地問道.

"不是,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巧在門口碰到他,一時間有些感觸罷了."林落施盡量用淡然地語氣說道.

"是不是覺得你們離婚後,他反而比以前更關注你了?"千禦野微眯了下狹長的眸子,突然一臉深意地問.

林落施怔住了:"你怎麼知道?"

以前的肖墨寒可是看都不會多看她一眼,現在竟然會因為她,情緒起伏.

她已經在不知不覺中影響他了.

這是她以前根本無法想象的事情.

"施施,如果,我是說如果,你發現你們離婚後他反而愛上你了,又或者他跟你離婚其實是有苦衷的,你還會選擇忘記他,重新開始嗎?"千禦野幽潭般的眼眸一眨不眨地盯著她,飽含深意地啟唇.

"……"林落施心下一顫,仿佛是被他問住了,久久回答不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