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他不許她忘了他
g,更新快,無彈窗,!

林落施最終還是陪著肖墨寒去那間高級餐廳用了晚餐.

用餐的時候,她十分地沉默,一句話都沒說.

反倒是以前惜字如金的肖墨寒,倒是不時地找話題跟她聊.

這讓林落施心里的落差反而更大了.

以前他們結婚的時候,他從不理會她,不願意和她多說一句,更不用說這麼費勁心思地請她來這種高檔餐廳用餐了.

現在他們婚都離了,他反而像是變了個人似的,反過來糾纏她了.

用完晚餐,肖墨寒要求送她回酒店,林落施也沒有拒絕.

反正她是坐他的車來的,現在被他送回去也無可厚非.

只是沒想到到了酒店後,肖墨寒不但沒有離開,反而跟著她一道上樓.

她刷開回房的時候,他也一道進去了,從身後摟住了她的腰身,灼熱的呼吸噴灑在她的脖頸處.

林落施感覺到他身體的熾熱,又聯想到他們在車內的糾纏,身子頓時就僵硬了起來.

"你到底要干什麼?"林落施皺著眉,沉聲問道.

"這里不是S市,至少在這里我們可以在一起."肖墨寒漆黑深邃的眸子凝望著她的眼,低沉磁性的嗓音.

林落施臉色一怔,心里本能地湧起一抹氣惱.

他的話,在她看來就是想要腳踏兩只船.

在S市的時候,肖墨寒有林婉婉,所以只能不要她了;而在這里,林婉婉不在,他便可以將就跟她在一起.

他把她當什麼了?

林婉婉的替身還是候補?

林落施氣憤地揚手,忍不住狠狠地給了肖墨寒一個耳光.

"啪!"

響亮地耳光聲在房間里響起.

林落施怒氣沖沖地沖肖墨寒咆哮:"你到底想怎麼樣?這樣耍我很有意思嗎?你是不是嫌婚內折磨的我不夠,離了婚了還不放過我?"

他現在這樣糾纏她,做一些模棱兩可的事,是想讓她忘不了他.

看著他跟林婉婉在一起,繼續痛苦嗎?

"你還愛我!"肖墨寒目光異常幽深地望著她,篤定的語氣.

林落施心下一跳,連忙別開眼去,不敢與他對視.

沒錯,她現在心里還是有他的,所以更加禁不起他的撩撥.

她不希望自己再沉淪下去,重蹈過去的覆轍.

"那又怎麼樣?我很快就忘記你了!"林落施握緊雙拳,揚起頭來,訴說著她的決心.

"不許忘記我!林落施,我不許你忘了我!"肖墨寒臉色一沉,突然握緊了她的肩膀,渾身散發出詭異而逼人的氣勢.

林落施嘴角溢出一抹冷笑:"你不讓我忘了你,還希望我一直記著你嗎?你敢讓我愛你嗎?除非你不想要林婉婉了."

"……"肖墨寒俊臉僵滯,一股煩躁的陰霾充斥在他的眉宇間.

林落施看著他這副模樣,心髒的位置,劃過難以言喻的刺痛.

每回都是這樣,一提到林婉婉,肖墨寒就變得沉默了.

"既然你放不下林婉婉,又有什麼資格讓我不要忘了你?我們已經離婚了肖墨寒,已經不再有任何關系了!為什麼你現在還要糾纏著我不放?"林落施目光緊緊地望著他,不住地提醒道.

肖墨寒的臉色變得尤其的難看,薄唇緊抿,渾身散發著一股陰霾之氣.

"你走吧,我不想再看見你."林落施背靠在牆壁上,揉著太陽穴,忽然無比疲憊地說.

不是身體累,而是心累.

她跟肖墨寒糾纏了這麼多年,本以為離了婚,終于可以放下了.

沒想到他卻突然開始撩撥她,總是做一些讓她誤會的事情.

難道他已經習慣讓她求而不得?

故意讓她愛他,他卻不愛她,以此來報複她三年前非逼他娶了她?

肖墨寒突然來到她的面前,單手捏起她的下顎,還不待林落施反應,他的薄唇頃刻壓了下來.

林落施瞪著雙眸,腦子一片空白.

他很快撬開她的貝齒,鑽入她的唇舌內,霸道地掠占著她的每一寸領地.

深情而有力的熱吻,鼻息間頓時縈繞著男人清冽的氣息,讓林落施原本僵硬的身體不受控制的癱軟起來.

肖墨寒的唇舌火熱,近乎狂烈的與她深深纏繞,紊亂的氣越來越重.

直到林落施已經感覺呼吸不暢,有些暈眩時,肖墨寒才放開了她,雙手卻扔然禁錮著她的腰身.

"都是你的錯……離了婚還勾引我……"他沙啞地嗓音控訴.

"我沒有!"林落施本能地辯駁.

"那為什麼我的腦袋里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總是想著你?一看不見你,我就心慌,格外的想念你?只要見到你,我的心就砰砰地亂跳?"肖墨寒一雙幽深的眸深沉到看不見底,低沉地開口質問.

林落施被他問的有些懵了:"你說什麼?"

他是不是剛才晚餐的時候喝多了,現在怎麼滿嘴的胡話?

他怎麼可能見到她心跳?這根本就不可能是他對她該有的反應.

"林落施,是你勾引了我!明明我愛的人是婉婉,我一直愛的人都是林婉婉,為什麼跟你睡了一夜之後,我就時常想起你,想忘也忘不掉?"肖墨寒漆黑如淵沉穩的眸子直視向她,語氣疑惑地質問.

"我……我不知道啊……奇怪,紅姐給的藥,藥效有這麼強嗎?"林落施凝眉不解.

明明紅姐跟她說過,那種迷藥24小時後就失去效力了,不可能對肖墨寒作用這麼長時間啊.

何況紅姐給她的只是迷藥,讓他那一晚上暫時昏迷,產生幻覺而已.

他現在正正常常,一點也不像是有問題的樣子,怎麼滿嘴胡話?

"你說什麼?"肖墨寒喘著粗氣問道.

"沒,沒什麼."林落施連忙搖頭,絕不能讓他知道那晚她對他下藥的事.

"你……你弄疼我了……"她立即轉移話題,做出痛苦的表情.

肖墨寒看她吃痛的模樣,居然會覺得很心疼,連忙松開了抓緊她的肩膀.

"對不起!"

林落施沒好氣地掃了他一眼,撇了撇唇:"你這是典型的患得患失的心理."

"什麼意思?"肖墨寒幽深的眸子眯了眯,疑惑地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