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離婚後第一次約會
g,更新快,無彈窗,!

不知過了多久,肖墨寒才低吼一聲,放過她.

林落施臉紅到了脖子根,僵在那里不能動彈.

她是第一次幫男人做這種事!

心里波濤起伏,說不清楚是什麼感覺.

如果他們沒有離婚,或許她會覺得理所當然,這是她做妻子應該盡的義務.

甚至于還會有些高興.

但現在,她唯有難堪……

肖墨寒扯過車後座的紙巾,親自幫她擦手.

"我身上也髒了!"林落施皺眉指著自己衣裙上的痕跡.

"我讓人給你送一套衣服過來!"肖墨寒低啞磁性地嗓音,帶著釋放後特有的性感.

"不用了,在這里我也沒地方換."林落施本能地搖頭.

"我不介意你在我面前換衣服."肖墨寒微微勾起薄唇.

林落施沒好氣地瞪他,狠狠地磨牙:"但是我介意!"

"你的身體我又不是沒看過?"肖墨寒勾了勾薄唇,很是邪肆地笑了.

"……"

林落施臉色一僵,瞬間啞口無言.

他以為他看過,其實那不過是他中了迷藥後的幻覺而已.

那天晚上她跟他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不過她擅自給肖墨寒下藥,故意制造他們纏綿的假象,報複離間他跟林婉婉的事,肯定不能讓肖墨寒知道.

所以此刻,林落施也只能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低頭默認了.

就在這時候,有人保鏢敲門提醒:"老板,到了!"

"將我給林小姐准備的那套禮服送進來!"肖墨寒低沉的嗓音命令.

"是!"保鏢恭敬地回答.

"等一下,不用了!"林落施心下一驚,連忙喊道.

她好好的突然換了一套衣服下車,豈不是讓人懷疑她剛才跟肖墨寒在車子里面發生了什麼嗎?

雖然他們確實有發生什麼,但林落施還是不想其他人知道.

尤其是向佐,他好歹是自己的下屬,若是讓他發現她剛才跟肖墨寒在車內發生了什麼,她以後還有什麼臉見他?

"可是你的衣裙……"肖墨寒深邃的目光落在她裙子的痕跡上,猶豫了一下.

"我等下用包擋著好了."林落施臉色羞紅,無奈地說.

肖墨寒率先下了車,林落施磨磨蹭蹭,做足了心理建設後,才左顧右盼地下了車.

下了車之後她才發現,他們來到了一處高檔的餐廳門口.

可是她卻並沒有看到自己的助理向佐的身影.

"向佐呢?"林落施納悶地問道.

她明明記得之前向佐上了一輛保鏢車,緊跟在他們後面.

"我派人將他送回酒店了."肖墨寒挑起眉頭,低沉地嗓音淡漠而平靜.

"什麼?他先回去了?"林落施驚詫地叫道.

"難道我們約會還要帶個電燈泡嗎?"肖墨寒深邃的目光幽幽凝視,反問道.

林落施眼皮子一跳,立即反駁:"誰跟你約會了?你胡說什麼?"

說完就想拿包砸他,又想到自己裙子上的痕跡,只能拿包遮住.

心里卻更加抓狂.

肖墨寒不是只讓她陪他吃頓飯,談公事的嗎?

什麼時候又變成他們倆的約會了?

這家伙到底想要干什麼?

心情複雜地陪同肖墨寒走進餐廳.

剛一走進去,林落施立即被餐廳里奢華的情調所吸引.

暈黃的高雅光線,四面牆環過的大魚缸內,各色珍稀魚種自由嬉戲,遨游,海藍色的光影與室內暈黃的光線交相輝映,魚缸牆內豐美的綠色水草和著七彩的斑斕鵝卵石,都將整個用餐環境渲染得格外如夢似幻.

穿著得體深黑色燕尾服,系著同色領結的服務員,謙恭地站在他們的餐桌旁邊,單手抱著餐單,又單手背在身後,先朝他們微一鞠躬,才雙手遞上自己手中的餐單.

林落施知道這種情調高雅的餐廳,通常都價格不菲,隨隨便便一餐飯一瓶酒動輒幾萬十幾萬,來這里用餐的,全都是非富即貴的士紳名流.

餐廳正中的鋼琴前,有一個穿著銀白色亮閃晚禮服的年輕女孩坐在那里彈鋼琴,整間餐廳里,到處都流露出優雅的情調.

林落施真是做夢都沒有想到,肖墨寒會突然帶她來這麼一家頗有情調的餐廳用餐.

以至于她隨便穿了一套工作的制服,就進來了,也沒有特別更換禮服,更重要的是她剛才在車內給肖墨寒那樣,衣裙上還有些痕跡.

這樣一踏進這種高檔餐廳里,林落施直覺不妥.

想起肖墨寒剛才特意命人給她准備了禮裙更換,想必他是知道要帶她進入這樣的場所,所以特別提前給她准備了禮服.

沒想到她自己沒有同意更換,現在到了餐廳里就尷尬了.

林落施僵滯著身子,隨同肖墨寒一道走進去.

奇怪的是,周圍竟然沒有一個服務員上前攔他們.

他特意帶她來這樣一間餐廳,是想告訴她什麼?

以他肖墨寒今時今日的地位,即便她只穿一條小褲衩出來,只要他帶著她,就絕對沒一個人敢上前攔她?

心里說不出的怪異和苦澀,以前他們是夫妻的時候,別說這種高檔的西餐廳了,就連街邊的大排檔,肖墨寒也沒有請她吃一回.

現在離婚了,他反倒是有這個閑情逸致,帶她這個前妻來這種高檔的場所,享受美酒佳肴.

這不是諷刺嗎?

提前醒好的82年Mouton上上來,兩個人面前的水晶杯里各一點,肖墨寒晃了晃透明的杯體,淡淡看著對面的她,"還喜歡這里嗎?"

林落施心中悲苦,情緒亦愈發的沮喪,用刀叉去撥弄面前的海螺肉,其實環境再好,吃喝的東西再貴又能怎樣?

她今天的衣著和心境都不適合這里,勉強進了來,只能更加相形見拙.

"以前我們做了三年的夫妻,我也沒有請你吃過一頓好的,這一餐你隨便吃,就當是補償……"肖墨寒筆挺的身姿坐在那里,神情倨傲,低沉地嗓音,突然開口說道.

林落施放下手中的刀叉,抬頭去看他,"別說了."

"為什麼不說?"肖墨寒俊臉高深莫測,幽深的鳳眸,緊緊的凝視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