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她不是他老婆,沒義務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嗚嗚……"林落施抗議地掙紮.

肖墨寒卻直接伸手罩上了她的柔軟.

她渾身一顫,如遭電擊.

"放輕松,我們又不是第一次了,就像上次那一夜一樣!"他咬著她的耳垂,在她耳邊灼熱的吐氣.

林落施身子一僵,沒想到肖墨寒會提到那一夜!

瞬間呼吸一滯,整個人一下子震住了.

她跟肖墨寒結婚三年,他都沒有碰她一下,直到他們離婚之前,她才提出條件要他陪她最後一夜.

雖說是最後一夜,可林落施並沒有打算真的給他,而是事先問紅姐准備好了迷藥,給肖墨寒下了藥,制造出他們纏綿一夜的假象,故意讓林婉婉誤會的.

其實那一夜他們什麼都沒有發生.

但肖墨寒卻以為他們做了一夜,她已經是他的女人了.

所以離了婚,他反而經常對她動手動腳,甚至提出那方面的要求.

"你不是說那一夜我讓你倒盡了胃口,我這樣的女人,你一次也就膩味了?"林落施漆黑的眼眸閃了閃,想起那一夜結束後肖墨寒對她說過的無情的話,正好拿來反駁他.

肖墨寒本來就不喜歡她,在他們最後一夜後,他對她依然是嫌棄厭惡.

現在又總是來撩她,各種親吻撫摸,他到底要干什麼?

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打臉嗎?

"生氣了?"肖墨寒突然撫摸上她的臉,聲音里帶著一絲不易察覺地寵溺.

林落施皺眉盯著近在咫尺的他,只覺得面前的這個肖墨寒不正常.

他還是那個對她冷漠無情的前夫嗎?

自從他們離婚後,好像有什麼東西正在不知不覺地發生著變化.

"你放開我!"林落施沉著臉低吼.

"你先幫我解決!"肖墨寒目不轉睛地盯著她,嗓音暗啞低沉.

"你瘋了?要發情別找我!"林落施憤怒地捶打他的胸膛,瞪向他.

"是你挑起的火,必須由你來滅!"肖墨寒固執地看著她,貼近她的臉頰,帶著一絲蠱惑.

林落施滿臉的不情願:"我什麼時候挑起你的火了?剛才是意外!要不是車子突然晃動,我也不會摔到你身上."

"那在電梯里呢?"肖墨寒深邃的眼眸盯著她,挑眉問.

林落施臉頰一抽,不由地控訴:"電梯里那是你強吻我!"

他居然還好意思提電梯里?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強吻她,她還沒跟他算賬呢.

"我強吻你之後呢,你做了什麼?"肖墨寒唇角彎起一抹笑意,不著痕跡地提醒.

林落施凝眉想了想,一臉無辜.

她做了什麼?不過就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那自己的爪子拽了他那一下!

誰讓他先調戲自己來著,她也讓他難堪一把.

"有什麼問題?"林落施撇撇唇,理直氣壯地反問.

"想起來了?"肖墨寒目光又深了幾分,不容置喙地語氣:"既然是你挑起的火,就必須由你來撲滅!"

"……"林落施血氣上湧,漲紅了臉.

他這是什麼歪理?

"你想要在哪里滅火?"肖墨寒漆黑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盯住她:"車里?還是去酒店?又或者跟我回別墅?"

"你想得美!"林落施本能地反對,輕嗤出聲:"我現在已經不是你老婆了,沒有這個義務!"

"如果不是你勾引我,我現在又怎麼會這麼難受?"肖墨寒眼眸凌厲,意味深長地問道.

林落施簡直無語:"我什麼時候勾引你了?都說了是意外!"

"你總是出現在我面前,讓我忘不了你,難道不是對我有心引誘?"肖墨寒目光深邃的凝視著她,薄唇緊抿,沙啞地嗓音質問.

"我沒有!"林落施立即辯駁:"我已經決定要放下你了,這次來F市簽約是我爸的意思."

"你爸想你跟我複婚,所以派你來談合作,給你創造機會?"肖墨寒雙修長的黑眸愈加深不見底,毋庸置疑地嗓音.

"……"林落施瞬間啞然,身體僵硬.

沒想到肖墨寒竟然都看穿了!連她爸究竟是什麼意思,他都心知肚明!

既然如此,他為什麼還要親自出現在F市,他完全可以派個代表前來,不需要自己親自親為,這樣他們也就不用再見面了.

林落施凝神思考間,肖墨寒已經抓住了她的手,放在了他上面.

"你干什麼?"林落施嚇了一跳,立即想要縮回手.

"它真的很想你."肖墨寒漆黑而深邃的目光,就這樣直直的看著她,"幫幫我."

"不要,你放手!"林落施大駭,驚慌地喊道.

"施施……"肖墨寒突然深情地喚了一句她的名字,緊接著就吻上了她的唇.

林落施大腦有一瞬地空白,整個人一下子僵住了,忘了反抗.

印象中,肖墨寒還是第一次如此動情地喚她施施.

他一向直呼她的大名,跟她說話的語氣冷漠又強硬.

如此深情地喚她,就跟做夢一樣.

林落施只覺得自己神游太虛,分不清夢境跟現實.

直到耳邊響起肖墨寒的喘氣聲,林落施才回過神來.

驚呆地發現,自己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被肖墨寒抱在了懷里,而他的手正按著她的手,讓她用手幫他……

林落施差一點燙手的想要甩開他的手.

但是肖墨寒卻將她抱的更緊了,呼吸碰灑在她的脖子里,用他的男性氣息將她包圍,她根本動彈不得.

林落施只能閉上眼,不去看,壓抑著自己的羞恥心,心里已經將他咒罵一千一萬遍了.

可是肖墨寒溫柔地吻,卻安撫著她,像是在撩撥她的心.

林落施動彈不得,只能讓他吻著,第一次感受到原來肖墨寒也可以這麼溫柔的吻一個人.

她原本以為他這輩子都不可能這樣吻她,他的溫柔都只會留給林婉婉.

但原來男人發情的時候,也會因此而妥協,一切欲望做主.

林落施心里不以為意的想著.

她才不會認為肖墨寒這樣對她,是離婚後又對她有意思了,分明是利用她幫他解決需要.

這樣看來,肖墨寒也不過是普通的男人,沒有她以前認為的那麼神.

林落施暗自告誡自己,不可以再對這個男人抱有幻想,更不能再對他動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