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電梯里偷吻她
g,更新快,無彈窗,!

"啊--"所有人都驚恐地大叫了起來,你推我攘地去按電梯按鈕旁的話筒和警鈴.

林落施也被嚇了一跳,滿身滿心的驚慌還沒來得及喊出聲來,便感覺自己的腰被一個強而有力的臂彎攬進了懷里.

肖墨寒?

這熟悉又陌生的氣息,這霸道又毋庸置疑的動作,不是他還能是誰?

她剛抬頭想說些什麼,攥住自己手腕的大掌突然松開了,緊接著臉龐被一雙溫暖的手掌完全包裹,迫使她不得不抬起頭來,正撞上什麼東西,並讓那東西緊緊裹住了她的唇舌.

林落施詫異地睜大了眼睛,卻看不到任何東西,只感覺到,一條靈舌正突破她的雙唇,滑入了她的小口,狂肆地卷吞著她口里的蜜津.

她想要張嘴尖叫,現下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可自己所有的聲音都被那個強烈的力量完全吞噬,就連周圍的空氣都變得稀薄.

這……是吻吧!有人在偷偷吻她?

肖墨寒?

他瘋了嗎?竟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在電梯里面吻她!

他究竟想要干什麼?他不要臉她還要了,這到底算是怎麼回事啊?

林落施想逃,更想要阻止他,卻根本無能為力,因為她早已全身癱軟,如果不是肖墨寒的身子撐住自己,恐怕她早就因為缺氧而摔倒在地.

肖墨寒的舌是在最初的那一秒就毫不客氣地沖進她的嘴巴的,有力,而且柔韌,只怕不夠深入地反複舔舐著她嘴里的每一個角落,更將她抗拒退縮的小舌一纏再纏,狠狠吸入自己的唇中又吐回去,又吸進來,反複折磨,反複品嘗.

耳邊都是嘈雜的驚叫聲,呼救聲,以及一些人叫喚著他的名字,請示他該怎麼辦的聲音.

慌張的人們你推我搡的,這會也顧不得電梯里的高層了.

林落施本來就缺氧,這樣一弄,差點就失去了平衡.

摔倒的前一秒鍾,林落施只覺得自己突然被那高大的身軀帶動著旋轉了半圈,後背便緊緊貼向了金屬的牆壁,而那火燙的胸膛的主人,在壓上自己的同時,用背抵住了後面的推搡,阻隔出了另一個世界.

肖墨寒重重壓下來的唇舌輾轉于她嬌弱的唇瓣之上,用盡所有力氣,幾乎要將她口中所有的蜜津一次卷吞完畢.

林落施的身體愈發的虛軟,只覺得整個人又缺氧又口干舌燥到了極點,于是本能地用小舌去抵禦他的入侵,卷回他口中的一切.

肖墨寒滿意地感受著這小女人一開一合吸吮自己舌頭與口水的狂亂,眼前黑漆漆的一片,可他的眼前仿佛就出現了一張面色潮紅,正努力舔吞著自己的嬌豔的臉.

惡劣地卷了一點自己的口水予她,果然很快被她溫暖的唇與小舌卷吞了過去.

一團烈火猛地點燃了他的身體,大手撇開她的雙腿,隔著薄薄的長褲抵了上去.

林落施一叫他立馬張嘴含進了她的小唇.

林落施嗚嗚咽咽似痛苦似歡愉的掙紮,肖墨寒只覺得自己的大腦瞬間空白,如果再不從這里出去,自己一定會毫不猶豫地在人群中得到她,沖進她的身體里去……

"里面的人別驚慌,片區突然停電,公司的備用電路剛剛卡了一下,現在已經正常運行,很快就能供上電放大家出去."電梯門外傳來了響動.

林落施知道,她必須得讓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松開,可這男人愈發的肆無忌憚,甚至有只大手已經猖狂的在揪扯她長裙的裙擺.

松開……肖墨寒你這個神經病,快松開……林落施一邊用力在心里嘶喊著,一邊使出了僅存的一點力氣去推開他.

門外的腳步聲越來越多,越來越近,甚至整個電梯抖了一下,好像馬上要供上電的樣子.

肖墨寒終于放松了她的舌,改為纏綿地舔舐她痛得有些發麻的唇瓣.舌尖一點一點地從她柔嫩的唇瓣上輕掃而過,一圈又一圈,在確定她的唇已經完完全全沾染了他的氣息,不再有其他,才好心離去,轉而輕咬了一下她的耳垂,小小聲道:"再敢帶個電燈泡跟著我們一起試試,下次我們就玩點更刺激的,哪人多我在哪懲罰你."

林落施腦袋眩暈,劇烈的喘息著,好不容易才反應過來他說的話的意思.

她帶上的電燈泡?他指的人是向佐嗎?

"轟隆"一聲,電梯按鈕的位置首先亮了起來,緊接著整個電梯的燈光都在狂閃中恢複正常.

林落施勉強撐住了自己有些虛軟的身體,盡量讓自己看起來正常.

電梯在一樓大廳的位置停住,有些需要離開下班,人潮湧動而出的瞬間,林落施惡劣地伸出了自己邪惡的小爪輕拂了一下他的那里.

你就欺負我吧你,現在還不是跟我一樣的狼狽?

林落施唇角彎起一抹壞笑,挑釁地對上肖墨寒的眼眸.

肖墨寒身體忍不住一抖,用野獸一般危險的眼光看著她.

到了地下負一層,電梯里的人就更少了.

肖墨寒再次攥緊了她的手腕,將她扯出電梯里,一路向他的車子拖去.

來到一輛加長版的賓利商務車前,保鏢為他們打開車後座的門,肖墨寒直接摟著林落施的纖腰,將她抱上了車.

助理向佐緊隨其後,想要陪同她一塊坐上車,卻被肖墨寒的保鏢攔了下來.

"你,跟我坐後面的車!"保鏢指了指後面的保鏢車,命令向佐上車.

向佐請示的目光,望向林落施.

林落施剛想開口讓他上車,肖墨寒警告地眼神就掃了過來.

想到剛才他在電梯里對她說的話,林落施很怕他再在向佐面前亂來,只好點點頭.

向佐這才隨同保鏢一起,上了他們身後的保鏢車.

司機很快發動了賓利車,開了出去,林落施注意到他們身後除了向佐上的那一輛保鏢車,另外還跟著兩輛保鏢車,隨同他們一起,一路保護肖墨寒的安全.

一上車,肖墨寒便松開她,沒有再緊攥住她的手了.

林落施立即退到窗邊,距離他最遠的位置,與他保持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