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第一次收到玫瑰花
g,更新快,無彈窗,!

玻璃紙包著的一朵玫瑰,花心還沒開出來,裹的很緊,橘色的路燈下,泛著紫色的光,像畫里的一樣.

林落施沒有接,皺眉看著千禦野:"這種街邊賣的玫瑰花,一定很貴."

千禦野笑了笑,眼底的光輝璀璨奪目:"沒多貴,才一千塊錢."

林落施猛地瞪大雙眼:"什麼?!一千塊?這最多值五塊!"

她立即看向千禦野身後,那個小姑娘早沒了人影,林落施轉過頭埋怨道,"你是豬啊,你不知道講價的嗎?"

千禦野目光溫柔,牽起嘴角的笑:"玫瑰代表愛情,愛情是不能講價的,所以她說多少,我就給她多少."

林落施無語地看著他:"千禦野,你是個瘋子,我不陪你瘋."說完轉身她就走,並沒有接過他的玫瑰花.

千禦野追上來想攔住她:"施施,肖墨寒從來沒有給你送過花吧?"

林落施眼眸一閃:"那我也不會要你的花!"

千禦野一把拉住她,低聲提醒:"你要過的,你忘了小時候你收過我送你的花的."

林落施怔了一下,撅起紅唇:"我那是我看你辛辛苦苦折的紙花不容易,再說我那時候還小,什麼都不懂,收過你的花又怎麼樣?又不代表什麼?"

千禦野又想攔住她,深邃的眼眸宛如翰浩的星空般,璀璨奪目:"施施,這是我一千塊錢買的……"

林落施看他又擋在自己面前,皺了一下眉頭:"你讓開!"看千禦野不動,她又說,"你讓不讓?"腿就抖了抖.

千禦野依然不動,她終于提腳踢了過去.

"千禦野,你有完沒完?"

就見千禦野的左腿猛地縮了起來,臉上顯出忍不住的疼痛神情.

林落施似乎也有點吃驚,嘴里立即就問:"你傻啊,難道你不會躲一下嗎?"她起腳之前,給了他那麼多暗示,可是千禦野硬是沒動一下,生生受了她一腳.

這一腳,她踢的很重.

千禦野的臉色似乎有點發白,整個人表情痛苦不已:"我很痛,腿好像要斷掉了."

林落施怔怔的看著他,連忙驚慌地道:"千禦野,你怎麼了?怎麼會這麼嚴重?讓我看看?"

千禦野皺緊眉頭:"我的腿之前受過傷,你剛才一腳正好踢在了我受傷的部位."

"什麼?你怎麼不早告訴我呢?"林落施頓時自責不已,心里浮現出深深地擔憂,著急地說道:"對不起,我剛才態度不好,這一腳也踹地太重了,可是我真的不知道你的腿受過傷,要不要我幫你打120,送你去醫院?"

"不用了,反正你也不願意接受我,連我送你的玫瑰花你都拒絕,我還不如痛死了算了."千禦野一副泄氣的表情,失落憂傷地說.

林落施心下一顫,眼里劃過不忍,立即拿過他手里的玫瑰花:"我接受,我謝謝你,這還是我第一次收到玫瑰花,只是剛才一下子有些接受不而已,感覺你被那小姑娘騙了."

其實作為女孩子,沒有誰不喜歡玫瑰花的,只是林落施更希望自己第一次收到的玫瑰,是心愛的男人肖墨寒所送的.

千禦野突然一下子送她玫瑰,還花那麼高的價格買的,林落施一下子覺得承受不起.

"玫瑰代表愛情,你真的接受?"千禦野目不轉睛地望著她,眼中閃閃發亮.

"是的,我接受,你不要亂動了,我現在就幫你打電話叫120救護車過來!"林落施連忙點頭,顧不得其他了,拿起手機就准備撥打電話.

她的手機被千禦野抽走了,他一臉邪魅地看著她,深邃的桃花眼是那麼的迷人:"不用了,我沒事了."

"你說什麼?"林落施怔了一下,不敢相信千禦野居然這樣就好了.

"你看,我能蹦能跳,腿還能有什麼問題?"千禦野眼尾邪氣地一揚,勾勒出惑人的彎弧,又在她面前展示了幾個高難度的動作.

林落施愣了半響,終于反應過來是自己被耍了.

"千禦野!你耍我!"她大聲呵斥,周圍已有人在看他們.

"我只是想驗證一下,你到底有多在乎我?"千禦野黑眸灼灼,振奮又驚喜的口吻,俊美的容顏浮現魅惑的笑容.

"你混蛋!"林落施怒極,沖上去就揮拳揍他.

千禦野沒有動,仍由她打自己發泄,嘴角始終彎起一抹弧度.

至少他發現她的心里並非全然沒有他!

這就夠了!

他就是要一點一點的饞食她的心.

林落施見他站著不動,還一臉嬉皮笑臉,頓時有種一掌打在棉花上的感覺.

尤其是千禦野那灼熱的眼光,一瞬不瞬地望著她,讓她心里麻麻地.

周圍人看他們的目光,都覺得他們是一對鬧別扭的情侶.

林落施尷尬地收回手,後退一步,與他保持距離.

"我要回家了."說著,就繞過他向後走.

"我送你!"千禦野站起身,要追上她,嗓音柔軟而磁性.

"不用了!"林落施連忙喝斥,"我自己回去,你別跟過來!"

她需要一個人好好地靜一靜.

跟肖墨寒離婚後,她沒打算這麼快就接受下一個男人,開始新的戀情.

即使她現在知道千禦野就是小野,對他沒有以前那麼防備了,可是關于愛情,她還是要好好地想一想.

一連走出好幾步,林落施用力聽著,怕他又追上來.

街上很嘈雜,汽車聲,人聲,還有店鋪里的音樂聲,她沒有聽見千禦野的腳步聲,下意識地松了一口氣.

恍惚中,聽見一個音樂聲中有人吟:"我會等你……"有點像千禦野的聲音,又仿佛是歌里的聲音,她沒有聽分明.

林落施抬頭看向前方,那里有幾株梧桐,路燈隱在密密的葉子後面,一點點橘色的斑駁從樹葉之間漏下來,她走在這些斑斕里,仿佛樹葉在她身上跳著舞,她只覺得一顆心茫然到極處,她愛的,不愛她,她不愛的,這樣愛她,眼前霧氣上湧,一切都變得朦朧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