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他們一起吃晚餐散步
g,更新快,無彈窗,!

林落施在肖墨寒走後,便自己去廚房下了面條,簡單吃了晚餐.

她剛吃完不久,就聽見門鈴響起的聲音,便擦了手去開門.

有那麼幾秒,她想著會不會是肖墨寒又回過來了,打開門的時候,門外站著的卻是千禦野.

她愣了一下:"你怎麼來了?"

千禦野輕輕的笑兩聲,玩笑地說:"我來驗證一下你是不是跑路了."

林落施頓了兩秒,哼聲:"你怕我不還你錢嗎?想監視我啊."

千禦野薄唇一勾,又笑:"是啊."

林落施挑了挑眉:"現在你看到了?我還在家里,沒有跑路,你可以放心的走了."說著就要關門.

千禦野看見她的動作,急著伸手一擋,喊了一聲:"施施!"

"干嗎?"林落施不耐煩的回了一聲.

"你吃過晚飯了嗎?"千禦野桃花眼里綻放出柔和的光亮,低沉性感的磁性嗓音問道.

"剛下了面吃了."林落施聳了聳肩,隨口問:"鍋里還剩一點,你吃了嗎?"

"沒有!"千禦野立馬搖頭.

"那要不要進來吃一點?"林落施淡聲詢問.

"好!"千禦野眉眼間都是驚喜.

林落施側過身讓他進來,隨手關上了門.

"你先去洗手,在餐廳里等我!"她邊往廚房走去,邊對他說.

很快,林落施就盛了一碗面,端到了千禦野的面前.

"我做的,不是多好吃,你將就著吃一點."她補充了一句.

"沒關系,只要是你做的我都喜歡!"千禦野嘴角輕揚,那張顛倒眾生的臉上溢滿了幸福感.

說著他就開始吃面.

簡單的一份雞蛋面,里面加了一點青菜,連肉末都沒有,千禦野卻吃得津津有味.

沒一會兒,他就將一整碗的面都吃完了,連面湯也喝的一滴不剩.

"好吃嗎?"林落施托著下巴看著他.

"好吃."千禦野毫不猶豫地點頭.

林落施彎唇一笑,雖然知道他說的是安慰她的話,不過她心里還是很高興.

至少有人喜歡她做的面!

她伸手准備拿他的面碗去廚房里清洗,卻被千禦野阻止了.

"別動,我來洗!"

千禦野徑直拿了她的碗,去廚房清洗.

林落施則走到廚房門口,靜靜地看他.

不知道為何,在知道他就是小野後,她對他的戒心就沒那麼強了.

甚至主動開口留他在家里吃晚餐.

"你晚上有什麼安排?"千禦野洗完碗,轉過身來,目光柔情款款地落在她身上.

"沒什麼安排,看看書,洗個澡,就上床休息了."林落施淡淡地說.

"你剛吃完飯,不要馬上洗澡.陪我到街上走一走,我很久沒有在s市的街頭散步了."千禦野嘴角勾勒出一抹彎弧,嗓音清冽而悅耳.

林落施想了想,點頭:"你等我去換身衣服!"

她回房去換了一身適合散步的休閑運動裝,把頭發紮起.

"走吧!"

林落施看了他一眼,徑自就向外走.

千禦野在她身後跟上來,帶上房門,兩人一前一後走進電梯里.

林落施住的這個小區靠近市區,出了小區大門,外面就是喧鬧的街市.

晚上八點,這個城市燈火盡燃,一間間小店鋪里,擺滿琳琅的商品,而馬路上,是車燈彙成的流水,沒有一處不是熙攘.

千禦野走上前兩步,跟林落施並排而行.

兩人順著人行道的中央向前走,腳步不急不緩,似乎只是為了欣賞沿途的風景.

走了快一條街,林落施累了一整天,終于腿酸的扛不住,看見一家小超市門前的一個花壇邊,有一圈長條木做的凳子,她走過去就坐了下來,千禦野一聲不響的也坐在了她身邊.

兩人背朝著馬路,看著小超市里三三兩兩進出的人.

坐了一會,林落施想著差不多到了該回家的時候,千禦野終于開始說話了:"我剛看見肖墨寒了,在你家樓下."

林落施像沒聽見似的.

見林落施沒反應,他頓一下,又說:"他好像在發火,在車里把電話都甩了,你們是不是吵架了?"

好一會,林落施才回答:"他知道我找別人借了一百萬,好像很生氣."

千禦野也沉默良久,低聲問道:"是不是因為他不愛你,所以你才不願意要他的錢?"

林落施抿住嘴唇,兩眼望著前方,又是許久才開口.

"我又不是今天才知道他不愛我,只是我跟他已經離婚了,不想再因為這筆錢跟他有再多的糾纏."

千禦野聽出了她的弦外音:"看來你終于想通了."

林落施扭頭看他一眼:"我跟他都已經是過去式了."

千禦野一笑,眸光很亮:"所以你不要他的錢?"

"嗯,我甯肯自己賺,苦點累點,也不想要借他的錢."林落施目光堅定地說.

"那你父親那邊呢?你要怎麼交代?"千禦野繼續關心地問道.

林落施臉色幽暗了一下,眉頭微皺.

父親那邊的確是個問題.

林耀陽十分看重肖墨寒這個女婿.

不惜用她母親逼她複婚!

可是肖墨寒不愛她啊,還對林婉婉死心塌地,她實在不想再這樣一個男人身上再浪費時間.

"我會想辦法解決的."她咬咬唇.

千禦野看著她,眼神很溫柔:"你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盡管說."

林落施搖搖頭,說了句:"回去了."就站起了身.

千禦野剛想隨著她站起來,突然旁邊沖過來一個八九歲的小姑娘,手里舉著幾支玫瑰把他擋住了.

"哥哥,給這個姐姐買支花吧."這是一個路邊纏著情侶買花的小女孩,在繁華都市的許多地方,都有這樣的女孩存在著.

她在不遠處已觀察了他們好一會,站在千禦野的面前,她把一支玫瑰舉向他.

林落施立即捅了下千禦野的胳膊,"快走!"看千禦野還在猶豫,她扯住他衣袖就把他拽了起來.

走出七八米,那女孩還在後面追著喊:"哥哥,給這個姐姐送支花吧."

林落施嘴里還在說著"快走",千禦野卻突然回頭向那女孩走去,林落施手慢了一步,沒能拉住他.

她只能無奈的站在那里看著千禦野和那小女孩買了花,然後向她回過來.

千禦野走到她面前,把花遞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