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她堅決與他劃清界線
g,更新快,無彈窗,!

林落施皺起眉頭,語氣冷淡:"我找誰借錢,跟你無關!"

跟你無關這幾個字,最近她對他說了很多次.

就看見肖墨寒的臉上升騰起一股怒氣,眼睛里迸射出弑人的光芒,向著她逼近一步,切著齒,一個字一個字的喊出她的名字:"林!落!施!"

她梗著脖子,不甘示弱的與他對視著.

刹那間周圍靜的一點聲音都沒有,空氣仿佛凝固住了,只剩兩道交彙的強光,直到冰箱突然制動,低微的"嗞嗞"聲打破了這種沉寂,林落施才眨了兩下瞪得酸痛的眼睛.

肖墨寒的眼里卻依然閃著懾人的光芒,死死地盯著她.

林落施收回目光,決定不再和他做這種無聊的游戲,她向旁邊邁了一步,想繞過肖墨寒走進屋.

只是她才剛挪一步,肖墨寒跟著就挪一步,門口玄關處就那麼大一點地方,她連閃了四五下,還是被他擋著.

被迫抬起頭,林落施又瞪向肖墨寒,兩人又要僵持住了.

門隨手被肖墨寒帶上,他將林落施整個人抵在了牆壁上.

肖墨寒向她俯下身來,她被逼閃躲,掙紮著要推開他,肖墨寒忽然攬住她的腰,把她用力一收,臉就幾乎貼到她面前.

"不管你向誰借的錢,明天我會把錢打到你卡上,你拿著,立即就去還給借你錢的人,不要逼著我去調查是誰借給你的,你聽到沒有?!"他聲音很低,但卻是命令的口吻,說著,還用力的收了一下她的腰.

她有一張卡,曾經是肖墨寒派人送給她的,每個月,他會定期往上面彙生活費.

不過林落施從未用過那張卡,也不知道那張卡上面現在到底有多少錢.

從他們結婚開始,就是分別財產制,各過各的,互不干涉!

林落施掙紮著,想推開他,只是每次她的努力都是徒勞,她只能仰著臉嘲弄地說話:"我怎麼敢要你的錢?你的錢不需要上交林婉婉知道嗎?要是她知道你擅自動用了這麼一大筆錢,救濟我這個前妻,林婉婉肯定會不高興.所以我跟誰借錢,與你無關!"

肖墨寒低喊一聲:"林落施!"眼里又是懾人的光.

今天的他,似乎除了喊她林落施之外,再說不出其他的話了.

林落施無所謂的看著他.

氣急敗壞的肖墨寒,臉色冷峻到嚇人,可還是很性感的.

但如今,他已經與她無關了.

不知過了多久,肖墨寒終究是松開了她,轉身挫敗地離開.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林落施如此強硬的跟他堅決劃清界限?

就連如今出了這麼大的事,她甯可找別人,也不求他.

是他的錯吧,是他讓她覺得不能依靠.

肖墨寒臉色陰郁,只覺得心里格外堵得慌.

他搭乘電梯來到樓下,走出電梯的時候,與千禦野恰好擦身而過.

千禦野多看了他兩眼,可是肖墨寒卻並沒有注意到他.

肖墨寒此刻的臉色格外的難看,他自己都能感覺到縈繞在他身上的那種陰霾和不快,似乎有一股揮之不去的戾氣,在他身體里亂撞著,他憋的難受,也憋的心煩意亂.

某些東西,一直是他的,現在卻想脫離他的掌控,他不習慣,也無法漠然視之.

坐進車里,他側轉臉從車窗里望向樓上那個亮著燈的窗戶,那里有個跟他對著干的女人,她說過再不討好他,從今往後跟他再無瓜葛,她說到做到!

肖墨寒臉色愈發的陰陰沉沉.

煩躁的伸出手去,摸到鑰匙打了火,踩下油門之前他最後向樓上張望了一眼,以前他根本不屑來這里,但現在,他卻恨不得再去敲那扇門.

可是他知道,自己已經沒有立場了,林落施不會再給他開門,也不會再像以前那樣討好他.

想到這里,肖墨寒只感覺心里格外地堵得慌.

視線從樓上收回的時候,他感覺到電梯口似乎有一雙眼睛睜看著他,不過天已經黑了,肖墨寒也看不清楚究竟是誰,只瞥見一個約莫的人影,很修長高大的身材.

他啟動了轎車,最終還是選擇離去.

在電梯口望著肖墨寒的男人就是千禦野,剛才在電梯里與他擦身而過,千禦野顯然認出了肖墨寒,可是肖墨寒卻沒有注意到他.

其實千禦野很早就見過肖墨寒了,他仔仔細細地研究過他.

三年前千禦野從國外趕回來的時候,就收到了林落施即將要結婚的消息.

他本來想跟她相認的,卻沒想到她沒有等他回來,已經嫁人了.

而且嫁的還是自己心愛的男人.

他自然沒有立場再出現與她相認.

不過林落施跟肖墨寒的婚禮,他還是去了,像是不去親眼瞧到她已經結婚了,他就會不死心一樣.

不算隆重卻很正式的婚禮,似乎主人在刻意的低調,可是,出席婚禮的卻都是有頭有面的人物,他躲在街對面,望著酒店門口的一對璧人,一襲潔白婚紗裹身的林落施,美到令他心痛,她仰著臉目光羞澀地看著新郎,而新郎,從頭至尾,都在中規中矩的接客.

今天是千禦野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看見肖墨寒,離著不到半米,肖墨寒與他擦身而過.

當他從他身邊走過的時候,連千禦野都感覺到了他的氣場.他不得不承認,有些男人,天生就是讓女人幻想和憧憬的,也許他們很拽,很不屑與女人說話,可他們天生是男人,天生就能把女人的眼球吸引走.

肖墨寒,就是這樣的男人.

他高冷,倨傲,渾身透著男人的魅力,奪走了情竇初開的林落施的心.

曾經很長一段時間內,林落施的眼里除了肖墨寒,再也容不下其他人.

千禦野站住,沒有再搭乘電梯上樓,而是走出來,站在電梯口的樓道內,一直看著肖墨寒,直到他離去.

以前他輸給了時間,是他回來的太晚了,才讓林落施愛上了別人.

如今他回來了,林落施又已經離婚了,他相信自己總有一天會感動她,讓她比當初愛肖墨寒的時候還要愛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