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他患自閉症的殘酷經曆
g,更新快,無彈窗,!

林落施著急地找遍整棟別墅,都沒有再見到他.

後來她聽打掃別墅的傭人說,小野被父母帶去了國外.

之後的十幾年,他們都沒有再見過面.

林落施又仔細地盯著千禦野瞧了半響,想要發現他身上跟小野一絲相似的痕跡.

可是沒有!一點都沒有!

眼前的千禦野陽光健康,充滿男性魅力,很難讓人聯想起他的童年,其實是一個自閉症的小男孩.

"你真的是小野?"林落施眼里充滿了懷疑,不確定地問他.

"是的,是我!"千禦野彎起薄唇,笑著點頭.

林落施凝眉不解:"你怎麼認出我的?"

"其實我在國外一直有打聽你的消息!"千禦野挑了挑眉眼,眼底噙著若有似無的淺笑.

林落施更加疑惑了:"那你為什麼不跟我聯系?"

千禦野桃花眼里一閃而逝一抹暗淡:"我一直想等我的自閉症治好了,再回國見你."

只是沒想到他康複回國之後,她已經愛上別人了.

"那你現在好了嗎?"林落施不由地問.

千禦野目不轉睛地鎖住她:"你覺得呢?"

"看你的樣子也不像是會患自閉症的樣子."林落施撇了撇紅唇.

"那是因為我遇見了你!"千禦野眸色深了幾許,嗓音微微有些沙啞,帶著磁性而惑人的質感.

林落施眨了眨眼,目光疑惑地對上他的:"對了,我還沒問你當年為什麼會患上自閉症?"

"因為我……親眼撞見了我母親自殺."千禦野眸子微微眯起,眼底閃爍著一些不明的暗光,低啞著嗓音開口道:"那天我被保姆從幼稚園接回家,我急于向母親展示我在幼稚園畫的一副全家福,沒想到我一推開浴室的門,竟然發現我母親渾身赤裸的躺在鮮血淋漓的浴缸里,整個浴室的地面都被鮮血染紅了,血腥的味道蔓延到每一個角落……"

林落施捂著唇,難以置信地瞪大雙眼,心中震撼不已.

沒想到千禦野童年竟然還有如此殘酷的經曆.

"從那之後我就開始不說話了,我不吃不喝,連續發燒了一個星期,整整大病了一場.病好之後,我父親找了心理醫生給我診治,我不理會那個心理醫生,更不想見到我父親,後來那個心理醫生斷定我患了自閉症,就是撞見我母親自殺後,受了強烈的刺激才患上的."千禦野慢條斯理地解釋.

"對不起!"林落施認真地跟他道歉.

她只是好奇他當年為什麼會弄成那樣,沒想到竟然掀起他難過的回憶.

"沒關系,這麼多年過去了,我已經差不多走出來了,要不然自閉症也不會痊愈."千禦野斂了一下幽眸,那張完美絕倫的臉上看似波瀾不驚一般,連帶語氣都很是輕描淡寫的.

"那你母親當年為什麼會自殺?原因你現在查清楚了嗎?"林落施忍不住關心.

千禦野黑眸深深,莫名地盯著她看了數秒,緩緩開口:"因為她親眼撞見了我父親的背叛,看到我父親跟她妹妹,也就是我的小姨上床!"

"什麼?"林落施臉色一抽,心里頓時一陣波濤洶湧.

沒想到千禦野的母親,竟然跟她有如此相似的經曆.

難怪他會"同情",被肖墨寒跟林婉婉同時背叛的她.

"我母親去世沒多久,我父親就跟我小姨結婚了,他們婚後一直居住在國外,一開始他們本想帶我一並過去,可是我堅決不肯,後來他們就將我一個人留在別墅里,直到發現國內的傭人虐待我,我父親才又將我接回了他身邊,但是我看不慣他跟我小姨在我母親死後,以夫妻的名義繼續生活在一起,在國外的時候我也是一個人搬出去住."

千禦野說完後深深呼吸了一下,將眼底的一波黯然盡數抹去,臉上的神色恢複如初,依舊邪魅而俊美.

"真沒有想到你有這樣殘酷的經曆!"林落施深深感歎.

父母婚姻破裂,母親自殺,第三者竟然是自己的小姨,年幼的千禦野經曆了太多,難怪會患上抑郁症.

"我給你支票,讓你去救你母親,沒有別的意思,只是不想你跟我一樣留下遺憾而已."千禦野幽深的眸子,眸中暗光驟閃,起起伏伏,聲線又沉重了幾分:"當年我母親是我回到家之前十分鍾自殺的,若是我能早一點回去,或許能救活母親!可惜當年我太貪玩了,放學後還跟同學打鬧了半天,才跟保姆上了車!耽誤了發現救活我母親的最佳時間."

"千禦野,你不要自責,你母親的死跟你無關,就算你早一點趕回去,也未必能改變什麼."林落施關切地安慰.

"我知道,可是我還是很難過!"千禦野深邃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盯著她:"所以林落施,不要再猶豫了,你明天就拿著這筆錢,盡快交給律師,把你母親欠的髒款還上!爭取寬大處理,讓你母親能夠獲得減刑,少在牢獄里受點折磨,你們母女今生還有重逢的一天."

"我知道了,謝謝你,千禦野!"林落施點點頭,由衷地感激.

千禦野摸了摸她的腦袋,薄唇莞爾一笑,神情寵溺.

"不過這筆錢還是要算我借你的,我會拼命賺了錢還你!"林落施認真地直視他的眼眸:"我只是跟你借錢,並不是出賣我的感情,就算知道你是小野,我們畢竟分開了這麼多年,我不可能一下子愛上一個人,你能明白嗎?"

"我明白!"千禦野苦澀地一笑,俊臉有點淒然:"我說過我會等你,一直等到你心甘情願接受我的那一天."

"我已經在努力忘記肖墨寒了,會不會愛上你我不知道,但至少從今往後我會把你當成我的好朋友."林落施沖他一笑,目光凝視著他.

"施兒,能不能答應我,以後你想談戀愛了,第一個先考慮我?"千禦野將手放在她的肩膀上,鄭重其事地問.

"好啊."林落施扯動嘴角,回望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