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要她用身體償還
g,更新快,無彈窗,!

千禦野很快趕到了她家.

林落施打開門讓他進來.

"你留給我的支票我看到了,謝謝你."林落施目光直視他說.

"能幫你就好!"千禦野彎了彎嘴角,渾身散發著一股魅力.

林落施表情認真:"我現在確實需要這筆錢!不過我不會白拿你的,就當是我跟你借的."

"不需要!"千禦野毫不猶豫地拒絕,懶懶地眯了眯眼眸,折射出一抹邪魅的氣息:"這點錢對我來說不算什麼."

"如果你不答應算借給我的,我就把支票還給你!"林落施說著取出那張支票,遞到他的面前.

千禦野眼尾一挑,眸光深了幾分,"好吧,隨便你,你想怎麼樣都行."

"我已經把借據寫好了,以後我會努力賺錢還你."林落施將借據拿給他過目.

千禦野只掃了一眼,字跡工工整整,確實是她的筆跡.題頭"借條"兩個黑體字很醒目.

他嘴角微微一咧,把紙折了兩折,塞進了褲子口袋.

"其實你沒必要搞這麼複雜,如果你打算用身體來償還,我會非常樂意."千禦野目光灼灼,嘴角扯出一絲玩味弧度.

"你!"林落施臉色一變,瞬間瞪直了雙眼.

千禦野欠扁地笑,妖孽的表情:"跟你開玩笑的!"

聞言,林落施這才松了口氣.

她還以為千禦野真的要她用身體償還.

千禦野斂起幽眸,抬起臉看她:"我還是那句話,如果你累了,就讓我來愛你.只要能和你說話,經常看見你笑,讓你在我視線范圍內就可以了,你願不願意跟我上床都無所謂."

林落施奇怪地抽了抽嘴角:"你瘋了?說什麼胡話?"

"我是瘋了,為你瘋了!如果我說我其實愛了你很多年了,你可能不信,但是我就是被你下了符咒,自從遇到你以後,就愛你愛的無法自拔,你愛不愛我都沒關系,只要能讓我愛你就行了,我一直在等這個機會,以前你身邊還有肖墨寒,我不方便開口,但是你現在已經恢複單身了,我想要追求你."千禦野的桃花眼一下子擒住了她的視線,薄唇輕啟,嗓音格外撩動人心.

林落施有些愣住,上下打量著他.

他高大挺拔的身姿靜靜地立在她面前,望著她的眼總充滿了醉人的光亮.

"你在跟我說電影里的台詞嗎?"她錯愕地問,只覺得他剛才的話,實在太不真實了.

他說他愛了她很多年了,可是她卻對他一點印象都沒有.

千禦野幽深的眼底噙著一抹笑意,嘴角微微上揚:"我在做夢,夢里我跟你在一起,這個夢我已經做了很多年了."

"什麼?"林落施還是不解,凝眉望著他.

"施兒,我是小野!"千禦野目光如炬地注視著她,整個臉部線條都變得柔和了起來.

林落施心下一驚,難以置信地瞪大雙眼,"你說什麼?你是小野?"

"是,我是小野!"千禦野就這樣灼熱地望著她,繼續朝她笑道.

林落施身體顫了顫,整個人一下子震住了,心里不禁波濤洶湧起來.

千禦野說,他是小野,他竟然是小野?!

可是她為什麼沒有第一眼認出他來?

林落施反複的打量著他,想要從他身上尋找一絲過去的影子,可惜沒有,一點都沒有.

他長大了,變化太大了,已經完全不是小時候的模樣.

眼前的千禦野高大英俊,五官輪廓分明,渾身散發出一股與身俱來的貴氣,走到哪里都引人矚目,眾星拱月.

是誰都無法將他跟她記憶中的小野聯系在一起.

林落施還記得她第一次見到小野,他穿著破破爛爛的衣服,怯怯地躲在角落的窗簾後面,身材高瘦,臉蛋因為嚴重的營養不良而顯出不健康的黃色,敏感地害怕著所有的人.

那時候他才十歲,是個有自閉症的少年.

他的父母常年在國外忙生意,根本無暇理會他,就將患病了的他丟給傭人照顧.

可是他父母請的傭人,並沒有好好照顧小野,反而將他父母郵寄給他們的錢揮霍一空,常常不給小野東西吃,還毒打他,拿他發脾氣.

因為他們知道,小野患有自閉症,不會說話,只知道縮在角落里,躲避著所有人.

林落施之所以會認識他,是因為他們是鄰居,小時候千禦野住的別墅跟她住的別墅是一個別墅區.

她聽家里的傭人們說,千萬不能靠近千禦野住的別墅,因為那里面有吃人的怪獸.

可年幼的林落施一直覺得很好奇,想要去那棟別墅里探險,看一看怪獸究竟長什麼模樣.

可是當林落施一個人偷偷從狗洞爬進別墅的時候,竟然發現別墅里根本沒什麼怪獸,只有一個跟她年紀差不多大小,面黃肌瘦的小男孩.

"你叫什麼名字?"

"你一個人住在這里嗎?"

"你爸爸媽媽呢?"

她一臉問了小男孩好幾個問題,小男孩都沒有反應,只是目不轉睛地看著她,好像很害怕的樣子.

"不用怕,我不會傷害你!"

"我這里有好吃的糖果,你吃不吃?"

林落施從口袋里翻出自己珍藏的糖果,遞給小男孩.

小男孩沒有接,依然躲在窗簾後面不動.

林落施將糖果放在他面前的地板上,就走開了.

第二天,她想到那個別墅里的小男孩,又帶了糖果過去看他.

她發現昨天她放的糖果不見了,應該是小男孩已經吃掉了.

"我今天又給你帶了新的糖果哦,是香橙口味的,你嘗嘗!"

林落施把糖果放在地上,又離開了.

就這樣,她每天都會去那棟別墅,給小男孩帶糖果.

漸漸的,她跟這個小男孩熟悉起來,小男孩不再害怕她,願意從她手里取糖果.

林落施經常過去陪伴小男孩,跟他講好聽的故事.

終于有一天,小男孩開口說話了,他告訴她,他叫小野.

林落施也笑著告訴了他她的名字,林落施.

他們倆成為了好朋友.

林落施總是去看望小野,給他帶好吃的,跟他說話.

小野大多數時候都是認真地聽著,記住林落施說過的每一句話.

直到有一天,小野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