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收拾東西搬離他的別墅
g,更新快,無彈窗,!

她母親的事情,她自己會想辦法.

肖老爺子的錢,她不能要!

既然已經離婚,她就要跟肖墨寒分得清清楚楚.

他們結婚的時候,她沒有圖他什麼,離婚的時候,也不需要他們家人的幫助.

要搬走的東西並不是很多,都是林落施的一些私人物品.

有些東西,像窗簾,燈具,都是林落施婚前親自設計的,她一直很喜歡,可是那些東西跟這棟別墅是連著的,她帶不走.

即使她把它們當成是家的具體體現形式,傾注了許多的感情,她也帶不走.

花了兩三個小時,把能帶走的東西都裝了起來.

林落施望著這個她居住了三年的臥室,腦袋里不由地回想起她新婚夜第一次搬進這里時地驚喜.

那時候她感覺自己擁有了全世界,以為從今以後她就跟肖墨寒再也不分開了,這里就是他們的家.

可終究那只是她自己一個人的臆想而已.

至少肖墨寒就從未把這里當成他的家過.

三年來,這里已經成了她獨守空房的牢籠.

現在,終于結束了,林落施一廂情願的夢,終于被驚醒了.

林落施望著床頭上掛著的那副婚紗照,此時只覺得說不出的刺眼與諷刺.

婚紗照上面的她,眸含春水,笑靨如花,而肖墨寒,神情淡然,眉梢眼角藏著只有她才知道的不耐.

那天拍完照以後,出門他就揚長而去,而她卻站在街頭,望著他的背影,說了一句只有自己聽得到的話:"肖墨寒,總有一天,你會愛上我的."

轉身的瞬間,她看見了玻璃櫥窗里,自己那靚麗的影子和傻乎乎的笑容.

就這樣,她嫁進了這里,做了三年的美夢.

如今徹底清醒,才發現以前的自己,實在是蠢的可以.

"少奶奶,那副婚紗照你要一起帶走嗎?"有傭人走進來,見她一直盯著那幅婚紗照看,于是就問.

這幾個傭人,是張嫂特別派上來,幫她搬東西的.

"帶走!"林落施點點頭,毫不遲疑地說.

這幅婚紗照她不帶走,難道要留下來給肖墨寒嗎?

她敢打賭,她前腳剛走,後腳這幅婚紗照就會被肖墨寒扔掉.

他們的婚姻對肖墨寒來說是恥辱,這幅婚紗照對他來說就更加是恥辱的證明.

何況肖墨寒遲早會娶林婉婉進門,臥室里怎麼可能還掛著跟前妻的婚紗照.

所以這幅婚紗照只有她可能要她.

這是她執著青春的證明,她曾經也為了一個男人,為了一份求而不得的愛情瘋狂過.

她將婚紗照一起帶回去,好歹留個紀念.

那幾個傭人聽到林落施的話,就搬了個凳子,踩在上面將掛在床頭的婚紗照取了下來.

36寸的鏡框,很大,兩個傭人抬著,從她身邊走過.

林落施側身讓開,目送他們走出臥室.

她最後一個出門,回頭又最後看了一眼這間臥室,然後轉身帶上門,拎著自己的行李箱離開.

突然聽到"哐"地一聲響,砸在她耳膜上,又在別墅里久久地回蕩著.

林落施回身望著那扇再也不會在她眼前開啟的房門,似乎它抖了幾抖,她覺得是幻覺,因為抖動著的,分明是她的心,而不是門.

卻不想來到樓下就出了意外.

幾個傭人要把其他東西先搬上車,就把婚紗照斜擱在一個箱子旁邊,可一個傭人路過的時候,被舉著的東西擋了視線,腿不小心一碰,婚紗照就倒向路邊.

玻璃鏡面磕在人行道凸起的邊沿,林落施聽見一聲清脆的碎裂聲,傭人急忙扶起相框,幾塊碎玻璃"哐啷啷"的滑在了人行道的地磚上.

"少奶奶,對不起,我們不是故意的!"傭人慌忙地跟她道歉.

"算了,碎了反而好拿走!"林落施搖搖頭,看似不在意的說.

她的車裝不進這麼大的相框,本來正愁著要如何帶走呢,相框就這樣碎了.

傭人互相看了一眼,不明所以.

林落施淡淡地扯唇:"碎了的相框我不要了,你們把里面的照片抽出來,塞進我的車里就行了."

傭人愣了一下,這才反應過來,照辦了.

林落施見差不多了,轉身跟張嫂告別,又最後看了一眼這棟別墅,不再留戀的上車,啟動離開.

這里她應該不會再回來了.

從跟肖墨寒離婚的那一天起,這棟別墅就不屬于她了.

她能帶走的僅僅只是回憶而已.

而回憶終將會被忘卻,總有一天她連肖墨寒這個人也想不起來了.

林落施開車,回到她在康橋花園那個小區的房子.

行李跟婚紗照被她一並拎了上去.

林落施打開房門後,就開始整理.

把從別墅里搬回來的東西,一一分門別類地放好.

收拾地差不多的時候,她接到了助理向佐給她打來的電話,告訴她他們跟千禦野集團的那個合作項目已經正式談成了,對方已經同意簽約,時間就定在明天早上,屆時會有媒體過來專門拍攝簽約的全過程.

這算是這麼久以來的一個好消息,林落施自然是高興的.

向佐問她要不要代表林氏親自出席,林落施卻拒絕了.

她母親的事情此時正在風頭浪尖,她若公開出席任何場合,那些媒體記者肯定會把關注的焦點放到她身上,詢問她母親的事.

為了避免這樣的情況發生,她囑咐了向佐一些情況後,讓他代替她出席簽約.

向佐跟她聊完了公事,掛斷電話之前,還特別問了她需不需要幫忙.

林落施知道他是問她母親的事,只是謝了他關心,就掛斷了電話.

向佐跟了她幾年,他有多少存款她很清楚,她需要的一大筆錢,解決母親髒款的問題,不是向佐負擔的起的.

林落施在自己家里,仔細考慮了一個晚上,最後拿起手機給千禦野打了一個電話.

電話幾乎是立即就通了:"施兒."他仿佛知道她會給他打電話.

"我有事想見你!"林落施低聲.

"你現在在哪?"千禦野立馬問.

"家里."

"好,我來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