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他要證明她還愛他
g,更新快,無彈窗,!

"不再愛我?你做得到嗎?"他面色晦暗不明地瞪著她,說著就吻上了她的唇.

林落施身體一僵,閉著眼想掙紮,無奈力氣太小,根本掙脫不開.

她想把臉扭開,可肖墨寒捏住了她下巴,感覺到他的唇帶著力量,熱熱的覆住了她.

她還想阻止他探入她的口中,本能地抿住了唇,可肖墨寒的舌尖稍一用力,她的齒關就被他撬開.

他嘴里先是清涼的牙膏味道,沒一會就變成了一股股熱浪,與她柔軟的舌尖纏綿逗弄起來,貪婪地吸著她口中的香甜,許久都舍不得停頓.

大腦有些混沌,身體也開始有些不聽使喚,林落施害怕他的氣息如此緊密的包圍著自己,這讓她容易迷失.

努力保持最後一絲理智,可是肖墨寒的吻卻是越來越深,越來越沉.

反複摩挲,褫奪她口里的氣息,瘋狂攪弄的柔軟的舌,都讓她的大腦越來越混沌,思緒越來越迷糊.

清醒的大腦提醒著她的不應該,可緊緊相貼的唇畔還是發出了細碎清淺的申呤.

她也確實是眷戀他的吻的,眷戀他輕柔吐納在她唇齒間的每一絲氣息.

那是她曾經極為渴望的,拼了命想要擁有的.

肖墨寒的熱吻跟溫柔.

她不自覺地開始回應,漸漸地變得沉迷.

突然唇上一空,那種溫柔的感覺沒有了,所有的感覺瞬間被抽離.

林落施睜開眼,肖墨寒的眼睛在她十厘米的上方,俯視著她,他用冷靜的不能再冷靜地聲音說道:"幾時我親你的時候你沒感覺了,再來跟我說你決定忘了我,去愛別的男人."

林落施地心狠狠地一沉,面色難堪,感覺自己被羞辱了.

可惡的肖墨寒,竟然敢耍她!

原來一切都是假的!

他的吻根本就是故意戲弄她!

他在確定,她對他還沒有忘情,還是有感覺.

該死的男人!

林落施握緊了雙拳,恨不得給他一巴掌,胸腔里起伏著屈辱的怒意.

不過她拼命的隱忍住了,嘴角一彎,她美麗的眼眸里劃過一絲諷刺:"你覺得你剛才的那個吻,可以讓我有感覺嗎?"

"你說什麼?"肖墨寒眯起雙眼,表情冷冽.

林落施冷哼一聲,不屑地撇唇:"原來你的吻技也就不過如此啊,平白無味就跟白開水一樣,比起千禦野來真是差太多了,難怪你的婉婉心里真正喜歡的男人不是你而是他!"

她故意激將他,存心氣他.

"林落施!"肖墨寒一張俊臉瞬間黑的難看,憤怒地咆哮.

林落施依舊是一臉鄙夷的表情,心中卻是劃過難以言喻的刺痛感,果然一提到林婉婉不愛他,肖墨寒立即就怒了.

"我只是實話實說,你那麼生氣干什麼?"林落施無辜地聳肩.

肖墨寒更加氣怒,他臉上的肌肉,似乎因為她的話,一陣顫動.

林落施轉過身去,不想再理會他:"我要收拾行李了,請你離開."

她的話音剛落,腰身卻被肖墨寒摟住了.

林落施驚嚇了一跳:"你干什麼?"

她的話音剛落,已經被肖墨寒從身後抱起來,扔在了大床上.

林落施來不及閃躲,肖墨寒已經朝她撲了過來.

"不要!"林落施下意識地抗拒,以為他又要像剛才一樣吻她,她立即緊抿了雙唇,不讓他再有可乘之機.

她對自己說,絕不能再給肖墨寒機會吻自己,更加不能貪戀他的吻,再被他取笑.

可是她沒想到肖墨寒俯下身之後,並沒有吻她的紅唇,而是直接撕開了她的衣服,吻上了她的柔軟.

林落施渾身一個靈激,全身的細胞都在顫抖,差一點就要發出聲音.

她死死咬住唇,臉頰卻憋的通紅.

肖墨寒他是故意的,他絕對是故意的.

他存心想挑撥她的熱情,讓她為他瘋狂,以此來證明,她根本就沒有愛上別人,她的心里還有他!

"放開我!"林落施奮力地抗拒,大聲地喊道.

她周圍全是肖墨寒的氣息,她已經被他的氣息徹底的包圍了.

她知道不可以再這樣下去.

盡管她努力掙紮,但現在她的心里還是有他的痕跡.

他突然一下子如此熱情的靠近自己,她根本就無法躲避.

"噓!"肖墨寒對她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啞著嗓音:"林落施,你是愛我的,你根本就不可能忘了我!聽從自己心的聲音!"

"不是,我沒有……我已經不愛你……唔……"林落施慌忙地搖頭想要否認.

忽然她全身一僵,似被閃電劈中,動彈不得.

肖墨寒竟然退下了她的裙子,用自己的嘴取悅她下面……

"啊!"

林落施驚聲尖叫,不可置信地抱住了他的腦袋.

不,她一定是在做夢!

肖墨寒怎麼會放下自尊,為她做這種事?

這根本是不可能的!

曾經他連碰她一下,他都嫌棄不已,如今又怎麼會這樣不顧男性尊嚴的取悅她?

這根本就不是她.

林落施心里覺得這肯定是不真實的.

可是身體里的感覺卻是那麼清晰,騙不了人.

灼熱的氣息在他們四周湧動,林落施從未被男人這樣對待過,那感覺讓她幾乎瘋狂.

不知過了多久,林落施只覺得自己置身云端.

突然她耳邊傳來肖墨寒沙啞的聲音:"施施,我想要你!"

林落施整個人一震,瞬間回過神來.

對上肖墨寒灼灼地目光,他眼里閃動的情欲之色不是騙人的,他急促的呼吸,和此時滾燙的體溫也不是騙人的.

他剛才的確對她說了那樣的事,他竟然在用那種方法取悅她,逼迫她記住他,忘不了他.

林落施震撼地與他對視,這一瞬她整個人都是麻木的,腦袋里一團亂麻.

肖墨寒這個深不可測而又危險的男人,真的讓人看不懂,也猜不透,心里所有的翻湧的情緒,層層蕩蕩,無處安放.

肖墨寒的吻再次襲來上來,落在了她的紅唇上,反複的吸吮.

林落施嚶嚀了一聲,也就是這個間隙的工夫,他的舌又猛然攻入了她的小口,攫住她的丁香小舌開始糾纏,將這場本就不該的情潮燃燒得更加徹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