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前夫住進他們婚後別墅
g,更新快,無彈窗,!

林落施覺得自己還是幸運的,不至于走投無路,至少有一個男人,不會在乎她是不是落魄,也不計較她曾經是不是做過別人的老婆,都願意不計回報的幫助她.

如果說,曾經她覺得這是一種糾纏的話,那麼現在,它變成了一根伸向她的橄欖枝.她要救母親,即使只能讓她少坐一天的牢,她也要努力一下.

如果說她之前還在掙紮,到底該不該答應父親的條件,跟肖墨寒複婚,拿到那筆錢救母親,那現在答案已經出來了.

千禦野不計任何回報的,就把支票給了她,甚至沒有多問她一句,在她危難的時刻施以援手.

不是肖墨寒,她努力了那麼久,把自己像個柴火似的燃光了,卻還是點不著他.

愛情有許多種,最美的大約就是我愛你的時候,你也在愛著我,其他的,大約都是要錯過的.

她沒有修到這種愛情,她愛那個人,那個人不愛她,但她努力過了,即使放棄,也不會因為沒做而後悔了.

深吸一口氣,林落施的心里已經有了決定.

她吃完早餐,就喬裝打扮了一番,戴著墨鏡出了門.

林落施開車去了她跟肖墨寒婚後住的那棟別墅,准備將她的個人物品收拾好了帶走.

"少奶奶,你回來了?"張嫂見她回來了很是高興,連忙迎了上來.

"嗯,我是來收拾東西的."林落施淡淡地解釋.

既然她跟肖墨寒已經離婚了,這棟別墅她便不再打算回來住了.

"收拾東西干什麼?少奶奶,你要出差?"張嫂微微疑惑的表情.

林落施驚訝地看著張嫂,難道她還不知道自己跟肖墨寒已經離婚了的事?肖家的人沒有告訴她?

罷了,既然肖家的人沒說,就由她來通知她好了.

"張嫂,以後你別再叫我少奶奶了,我跟你們少爺已經離……"婚了.

林落施話還沒有說完,竟然看見肖墨寒高大的身影出現在她的面前.

她頓時就怔住了,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

肖墨寒竟然住在別墅里?

怎麼可能?

自從他們結婚後,他就從未踏足過這里,沒道理他們離婚了,他反而回來住了.

他這是什麼意思?故意跟她做對?

"少爺你起來了?正好少奶奶回來了,你們聊,我去給你們准備早餐!"張嫂見到肖墨寒,立即將他推到林落施的身邊,又不停地給林落施使眼色,失意她把握機會,她轉身就帶著其他傭人離開了.

客廳里只剩下林落施跟肖墨寒兩個人.

"你怎麼回來了?"肖墨寒高大挺拔的身子站在她面前,居高臨下的睨著她,渾身散發出矜貴的氣息.

"我回來收拾東西,收拾完了就走!"林落施面無表情,公式化的回答.

說完就繞過肖墨寒,朝不遠處的旋轉樓梯走去.

她已經決定了,以後再不會為了這個男人勉強自己,再不會給他一個好臉色,更加不會再像以前那樣討好取悅他.

以後她要做回自己,率性的,放任的林落施,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不會去理會他的任何眼光.

林落施回房就開始收拾東西.

她打開衣櫃,將自己的行李箱拿出來,把自己的衣服跟心愛的物品,一件件地裝進行李箱里.

房間的門被人從外面推開了,肖墨寒走了進來.

"你要搬出去?搬去哪里?跟那個千禦野同居嗎?"他目光犀利地盯著她,低沉的嗓音充滿了質疑.

"不關你的事,我們已經離婚了,你無權過問."林落施頭也沒回地回答.

"你爸昨天給我打電話了!"肖墨寒忽然又道.

林落施身形一頓,停住了動作:"他說什麼了?"

"他說要我跟你複婚!"肖墨寒目光沉沉,緊緊凝視著她.

林落施淡漠地扯唇:"你不必理會他."

肖墨寒蹙緊眉頭,面色陰郁起來,聲音透著冷冽:"你讓我不要理會他?那你母親的事呢?你打算怎麼解決?你不打算幫你媽償還那筆髒款了?"

林落施怔了一下,回過頭去,直視他的眼眸.

看來肖墨寒已經知道了她父親給她開出的條件.

只有他們複婚,她父親才會給她錢幫她母親.

"這是我們家的事,與你無關!"她的語氣極其冷漠.

或許是她這副拒人千里的態度,刺激到肖墨寒了.

他以為她會求他複婚的,可是她沒有,不但沒有,態度還比以前更加強硬了.

肖墨寒敏感地看著她,眸光凌厲:"與我無關,那你一個人能解決嗎?這麼一大筆錢?你一個人要怎麼解決?還是有別的什麼人幫你?"

林落施依然冷淡地回望著他,再一次地強調:"肖墨寒,請你搞清楚,我們已經離婚了."

"回答我,是不是你已經找到人幫你?"肖墨寒幾步上前,一把將她按在了牆上,目光更加陰沉.

林落施不想回答,用勁去推他,想掙開他的手.

無奈肖墨寒紋絲不動,還抬起一只手,捏住了她的下顎:"那個人是不是千禦野?告訴我!"他聲音低沉,帶著克制,有種暗啞的魅惑.

林落施動彈不得,只能睜著一雙眼睛望著他,眼里閃著倔強的光芒.

"是又怎麼樣?他願意借錢給我,我為什麼不要?"她冷冷地反問.

肖墨寒漆黑的眼眸里掀起一層怒氣,俊臉暗沉:"他那是對你另有目的!"

"那又如何?我現在已經恢複單身了,難道還不允許我身邊出現幾個對我有目的的男人?"林落施反唇相譏,不以為意:"我既然跟你簽字離婚了,便是不會再愛你了,你以為我還是以前的林落施,只為你一個人守身如玉,癡心守候嗎?"

她不會再等他了,也不會再把自己的感情跟精力浪費在他身上.

既然現在有別的男人追求她,她當然應該一試,追求新的生活.

而不是一輩子活在失去肖墨寒的陰影里,永遠走不出來.

肖墨寒瞳孔一縮,在聽了她的話以後,矜貴的臉上浮現出駭然的風暴跟戾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