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他留下支票幫她
g,更新快,無彈窗,!

林落施跟好友陳子姍從酒吧里出來的時候,夜已經深了.

林落施把車開去了她在康橋花園那個小區的房子里.

這麼晚了,那些蹲守在那里的記者們,早就散了.

林落施搭乘電梯上樓,用鑰匙打開了房門,立面是黑漆漆的一片.

她摸開了牆壁上的燈,一室的亮光.

林落施進屋後去了臥室,拿了換洗衣服,走到浴室里.

她將浴缸里放滿了水,脫了衣服,泡進水里.

覺得嘴里淡的苦澀,她點燃了一支煙.

林落施沒有煙癮,抽煙一向都是鬧著玩,結婚以後,知道肖墨寒討厭她身上有煙味,三年來,她更是顆煙不沾.可是,最近她卻抽上了.

自從得知母親出事後,林落施就變得無比煩躁,心事重重.

縱然母親確有錯處,可是她畢竟是她的母親,她不能見死不救.

煙進到氣管的感覺辛辣嗆人,她並不喜歡,但是可以掩蓋煩心跟痛苦.

浴缸里的水涼了,林落施擰開龍頭添了些熱水,又點了一支煙.

連抽了三根,浴室的空氣混濁起來,濕氣夾著煙霧,令人頭腦發脹.

林落施腦袋有些昏昏的,萬籟俱靜中,水滴的聲音都沒有,她忽然就聽見敲門聲.

好像是千禦野在拍門:"林落施,你在不在里面?"

她聽著這聲音,仿佛隔著千山萬水,遙不可及.

林落施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

這里是她家,怎麼可能會出現千禦野的聲音?

千禦野開始大力的拍門,喊著她的名字:"林落施!林落施!林落施……"

林落施怔愣地抬頭,有些難以置信,真的是他?

他怎麼到她家里來了?

門被一腳踹開,千禦野闖了進來.

林落施驚訝地瞪大眼眸:"你怎麼來了?"

千禦野就見她半坐在浴缸里,手上舉著一支煙,快燃到盡頭了,灰白的煙灰攢了很長一截,卻沒有掉落.

浴室里煙霧繚繞,光線不明,他連咳兩聲,靠近了,才看清林落施晶亮的眸子正看著他.

她眼里的光,在和他對上的那一瞬,仿佛流星一般,熠然一閃,只是又迅速的暗淡下去,像一點飄搖的火燭,瞬間湮滅在了她漆黑的眼里.

他的心竟停了一下.

千禦野俯身過去奪過林落施手里的煙,他順手掐滅了丟在一邊,又去抓她的胳膊:"起來,你泡多久了?水都涼了!"

林落施一揮手把他推開:"不用你管!誰讓你來我家的?"

"你這麼晚還沒回我的別墅,也沒有打一聲招呼,我還以為你出事了,原來你只是回家了!"千禦野俯視著她,無奈地低聲.

這麼晚還不見她回去,他差點把整個城市翻過來了.

突然想到她有可能是回自己家去了,他又趕了過來,沒想到她真在這里.

此時林落施的兩腮被浸的泛著桃紅,一雙眼像被侵犯的小獸似的瞪著他,千禦野的語氣不自禁的軟了,也不舍得再責怪她,目光變得柔和下來:"出來吧,水都涼了."

林落施依然不動,若有所思的模樣,出神地不知在想些什麼.

千禦野俯身把她從浴缸里撈了出來.

林落施在他懷里掙紮起來,他雙臂鐵箍似的勒住她,不讓她滑落,胸膛前的衣服頓時都濕了.

不顧她的反抗,千禦野把她抱進了臥室,掀開被子,把她塞了進去.

林落施仰在枕上,眸子像兩枚浸了雪水的黑玉,有著流轉的光輝,望著他,任性又率真,飛揚而固執.

千禦野抬手脫掉濕了的襯衣,他關了燈也鑽了進去.

"你干什麼?放開我!"林落施連忙伸腿想把他踢開,下意識地抗拒.

千禦野摁住她把她摟在了懷里,聲音低啞:"別動,若是不想我對你做什麼的話,就乖乖地別動."

林落施身子一僵,明顯感覺到他灼熱的體溫,嚇得立即不敢亂動了.

千禦野趁機霸占了她的床,摟住她在自己懷里,薄唇彎起一個弧度.

林落施勉強安靜了幾分鍾,聽得千禦野呼吸漸漸均勻了,忽然把頭貼向他胸口,一嘴咬了下去.

千禦野躲閃不及,被她咬的吸了一口冷氣.

他低下頭,看向林落施,她已松開了嘴,也正仰著臉看他,屋里沒開燈,暗茫茫的視線里,他就看見她臉上兩點星辰,像北極星的光,隱隱約約,忽明忽暗的.

他忽然就心里一動,每次都這樣,猝不及防的,忽然就一動.

俯下臉,帶著點懲罰,他親了下去,觸到她的嘴唇,柔嫩,混著煙味,他有七分的適意,三分的猶豫,但也只猶豫了一下,他就撬開了她的唇.

黑暗中傳出喘息聲,又夾著偶爾的厮打聲,千禦野黯啞著嗓子低語:"你還咬!"喘息聲就變得更急促.

許久,終于歸于平靜,他摟著懷里的女人,輕歎一聲:"別擔心,你媽的事情,我會幫你."

就這樣一句話,沒頭沒尾的,半天沒回應.

良久,才傳來林落施的聲音:"用不著你可憐,我自己能處理."說著,她就想從千禦野懷里掙脫出來,千禦野又長歎一聲,還是把她收在了懷里.

兩人就這樣僵持著度過了一夜.

第二天林落施醒來的時候,房間里又只剩下她一個人.

千禦野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離開了.

餐桌上,擺放著一頓豐盛的早餐,是他臨走之前替她做好的.

林落施聞著香味,不敢相信地走過去.

這一桌的豐盛早餐,直接讓她傻眼.

林落施留意到粥碗下面,有一張紙.

她拿起來一看,竟然是一張五千萬的支票.

她頓時就瞪大了眼睛,整個人一下子就震住了.

這張支票,無疑是千禦野留給她的.

昨晚他摟著她的時候,對她說,她母親的事情,他會幫她.

林落施當時並沒有在意,也沒想過問他借這麼一大筆錢,畢竟不是一個小數目.

可沒想到她還沒來得及開口,千禦野已經知道了一切,並且主動給她留下了支票.

這一刻,林落施的心里若說沒有一點感動是不可能的.

在她最危難的時候,這個男人對她施以援手,必然會讓她終身難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