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條件是要他們複婚
g,更新快,無彈窗,!

"是,老爺!"梅鳳玉嫉恨地瞪了她一眼,低著頭不甘道.

"你先退下去."林耀陽沉穩著嗓音命令.

梅鳳玉本還想竊聽一下,這對父女要說什麼,可是見林耀陽陰沉著俊臉,堅持的神情,她也不敢再多說什麼,只能轉身離開.

林耀陽轉身就往院子里的涼亭里走去,林落施邁步跟了上去.

待林耀陽在涼亭里就座下,立即有傭人端上了最好的茶水.

"你今天來找我,是為了你媽的事?"林耀陽徑直開口,早已猜到女兒的來意.

"是,媽她……"林落施點點頭,剛要開口.

林耀陽卻打斷她,聲音冷厲:"你媽都是自己咎由自取,這些年她為了跟我斗,越來越踩過界,現在終于出事,全都是因為她剛愎自用,自以為是,不聽人勸!"

"我媽的性格確實是強硬了一些,但是她走到今天這一步,你作為她的丈夫不可能撇清責任,跟你毫無關系!說到底她也是被你傷得太深,才因愛深恨,一步錯,步步錯,這才落到了今天這個結局.作為女兒,我希望您能看在夫妻一場的份上,救她一次,不要讓她後半輩子都在牢獄中度過!"林落施目光緊緊地望著父親,言辭懇切.

林耀陽臉色複雜,幽幽開口:"你媽欠的拿筆髒款,對我來說的確不算什麼,可是我跟你媽當年分居的時候,已經徹底把臉撕破,現在名義上雖然還是夫妻,但實際上已經是仇人,她若是知道我幫她還了這筆髒款,肯定不但不會說我半句好話,反而還會因此怨恨記仇于我,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你覺得我有必要去做?"

"無論如何,你們現在還是有法律關系的夫妻,而且曾經也有一段美好的時光,現在我媽有難,你跟她再多的仇怨也該放下一邊,先救她再說,這才是你作為男人,作為丈夫該有的氣度."林落施執著地勸道.

林耀陽沉默了,深邃的眸子里溢滿了她看不懂的情緒.

他端起面前的茶杯,品了一口茶,過了一會才開口道:"我可以幫你媽還這筆髒款,但是必須以你的名義幫她,就當是我給你這個女兒的錢!"

"可以!"林落施心下一喜,連忙點頭.

林耀陽臉色深沉,聲音凜然:"但是我有個條件,你必須要先答應,才能拿到這筆錢!"

"什麼條件?"林落施急忙追問.

"你必須跟肖墨寒複婚!"林耀陽鎮定地坐在那里,緩言道.

"什麼?"林落施心下一驚,難以置信地瞪大雙眼.

她父親竟然要她和肖墨寒複婚?

這是什麼條件?

"我剛才也說了,肖家是我們林家重要的合作伙伴,肖墨寒必須做我林耀陽的女婿,這一點絕不能出任何差池."林耀陽目光逼視向她,聲音擲地有聲.

"可是,肖墨寒一直喜歡的人都是林婉婉,不是我?這次真的是他堅持要跟我離婚."林落施面色為難,無可奈何的語氣.

"我知道,你的性格像你媽,你這樣是很難討男人喜歡的!婉婉就不同,她比你溫柔,比你體貼,是男人都會喜歡她!"林耀陽一針見血地指出.

林落施嘴角抽了抽:"既然如此,您為什麼還要我跟肖墨寒複婚?"

"但是你林落施才是我林耀陽名正言順地女兒,他肖墨寒是我林耀陽的大女婿這一點人盡皆知,難道真要讓外人見我們家的笑話,眼睜睜地看著肖墨寒又娶了你妹妹?"林耀陽濃眉緊皺,聲音凜冽地反問.

"……"

"女人就該多學學床上功夫,你就是被你媽教的太過嚴肅迂腐,這方面的功夫下得太少了,才一直抓不住肖墨寒的心."林耀陽不著痕跡地提醒女兒.

林落施臉色糾結,心中更是複雜矛盾不已.

"爸,你給我時間,好好想想."

她無法馬上給出一個答案,明明之前好不容易才下定決心跟肖墨寒離婚,如今父親竟然又要她複婚?

她該怎麼辦?

答應複婚?繼續一個人獨守空房?對肖墨寒跟林婉婉的關系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這種日子什麼時候才是個頭?

不答應複婚?難道真要眼睜睜地看著她母親鋃鐺入獄,再判個幾十年有期徒刑,她母親有生之年還能出來?她們母女這輩子還有重逢之日嗎?



離開銀湖別墅區,林落施一個人駕車,獨自在這個城市轉悠,她也不知道自己能開去那里,只知道自己現在非常的需要錢,而且還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如果換了以前,她肯定會死皮賴臉的去找肖墨寒要.

畢竟他們那時候是夫妻,他有義務幫她.

可是,過了三年了,他們又已經離婚了,現在的林落施,已經不是三年前那個著了魔不知天高地厚的林落施了.

她已經漸漸開始學會接受一些事實.比如,肖墨寒的心,她是永遠捂不熱的,越捂到後來,反倒是她的心,慢慢的被他冷掉了.

這三年里,這個男人就用他岩石一樣的冷酷教會了她成長.

任性,自私,是收獲不了愛的,即使占有了,也是不屬于她的.

林落施接到了好友的電話,是陳子姍打來的,得知了她母親的情況,關心地問侯,並約她去酒吧小坐.

林落施正好心情煩悶,就答應了陳子姍,與她在酒吧見面.

兩人都是開車過來的,進了酒吧找了個位置坐下後,都沒有點酒.

"伯母的事情,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你盡管開口!"陳子姍熱心地說道.

"我現在就缺錢!"林落施歎了口氣,把她現在面臨的處境都很好友說了.

陳子姍眯了眯眼,替她出主意道:"如果只是一筆小數目,我還能想想辦法,可是這麼多錢,我真是沒轍了!不過你可以去找你前夫肖墨寒啊,他肯定有錢."

"我不會去找他借的."林落施堅決地搖頭,這點自尊心她還是有的.

"那就去找那個千禦野?上次是他救你的,我看得出他應該對你挺有意思的.你不如向他開口試試?"陳子姍突然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