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她應該被男人疼愛
g,更新快,無彈窗,!

隔了半響,也不見身上的男人有反應.

林落施詫異地抬頭望去,卻見千禦野已經松開了她,從車內離開.

"記得,這一次是你欠我的!"他粗啞地嗓音就這般飄了過來.

明明情欲還未散去,他卻沒有再做下去了.

千禦野兀自轉身,朝防護欄那邊走去,他從一旁的袋子里又拿了瓶紅酒出來,抵在防護欄上開啟.

林落施心緒紊亂,整個人還有些回不過神來.

明明自己好不容易下定了決心,他竟然在這個時候不要了?

她猶豫著穿好衣裙,她之前的短裙已經被撕碎了,林落施只好用破碎的布圍著自己,反正這個山頂除了他們也沒有別人.

林落施整理好凌亂的自己後,疑惑地朝千禦野走去.

她抓住一側的防護欄穩住自己,側頭看向他:"我……我不明白……"

"有什麼好不明白的?"千禦野拔起了橡木塞子,仰頭提著酒瓶就是一口鮮紅的葡萄酒.

滿地都是馥郁的酒香,林落施的雙眸更是迷離,似當真為這酒香所醉.

"我不明白,你怎麼突然……放過我了?"

"我說過,我想你做我的女朋友!"千禦野輕掀了掀眼眸,淡掃了一眼她,懶洋洋地啟唇:"是女朋友,而非情人!"

林落施瞪大了眼睛:"你真的要我跟你在一起?"

"當然!"千禦野毫不猶豫地點頭,遞了手中的酒瓶過去給她.

"即使我以前結過婚,有過別的男人,你也要?"林落施挑了挑眉問.

"我要!"

"即使我心里還有其他男人,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真正放下,你也要?"林落施有些不敢相信地繼續問道.

"我要!"

"即使我可能這輩子都沒法愛上你,心只會淪為一汪枯井,你也要?"

"我要!"

林落施無語,瞬間喊了起來:"千禦野,你就是個瘋子!"

"你也是!林落施,你也是瘋子,撞了南牆還不清醒,你和我一樣瘋!"千禦野一針見血地說.

"我不後悔!即使我努力了三年,他還是不愛我,我也不後悔!"林落施倔強地說.

千禦野緊抿著唇,光潔的額上,垂著幾縷頭發,他眼里閃著一點微光,透著幾點淒涼.

"我不是看你笑話的,也不是聽你說後不後悔的.林落施,我只想告訴你,得不到回報的愛人,是很吃力的!女人就是應該被男人疼愛的,你要是覺得累了,就讓我來愛你,你只要原地站著不跑開就行了."

林落施冷笑一聲:"你都說了是很吃力的,為什麼還要這樣做?"

千禦野直直地看著她:"因為我是千禦野!因為我是男人!"

氣氛是微妙的,兩人都不再說話.

林落施轉頭去往面前的一片夜景,雙眸霧色迷蒙……



第二天便曝出林落施的母親已經被檢察機關正式批准逮捕的消息.

據說她母親這次貪汙受賄的數額巨大,而且檢察部門經過嚴格的審查,已經掌握了實質的證據.

林落施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腦袋一懵,差點整個人栽倒在地上.

她實在不明白,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她母親明明不缺錢,怎麼會貪汙受賄?

從小到大,她跟母親的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也從來不需要為了錢發愁.

她父親林耀陽是赫赫有名的富商,財富擺在那里,這輩子都足夠她跟母親揮霍,也根本用不完.

就這樣,母親怎麼會貪汙受賄?

林落施出門便急著開車去了市委大院,母親的住處.

是保姆年嫂給她開的門.

年嫂是她母親張瑛狄從娘家帶過來的,這些年隨同母親出嫁,後來父母分居後,她又跟著張瑛狄從父親的別墅搬出來,貼身伺候.

年嫂是她母親身邊最親的人,對林落施來說她就是她們的家人.

林落施敲開門後,就看見年嫂在默默拭淚,想來也是因為這個消息打擊的.

"你媽被帶走那日,我以為只是調查,過不了多久人就能回來,沒想到突然傳出來被逮捕的消息,而且律師說……"年嫂哭得上起不接下氣.

林落施抽出一張面巾紙遞過去:"律師說要盡快把髒款還上,這樣你媽還可以少判幾年,可是加上存款,基金,你名下的車房一起變賣了,還差幾千萬啊."

"怎麼差了這麼多?"林落施頓時愣住,難以置信.

她很清楚,母親不是一個奢侈浪費的人,即使出身名門,丈夫又是富商,可是她還是嚴于律已,兩袖清風.

她母親張瑛狄很看重自己的仕途,一向注重形象,並不奢靡,這次突然被"雙規",還是因為貪汙受賄,實在讓人意外.

"實在不行,只有變賣你母親手上的股份了!"年嫂深深歎息.

"不行,我媽手上的我爸名下集團的股份,是我爸當年娶她的時候給的彩禮,也是這些年我媽扼制他在外面亂搞的主要籌碼,要是變賣了,我爸指不定要亂來."林落施立馬搖頭.

要不是她母親張瑛狄手上握有那麼些股權,以她父親的風流個性,恐怕幾房姨太太已經娶進門了.

不用說林婉婉母女也早已經名正言順地有了二房的身份了.

"那要怎麼辦?"年嫂不禁憂慮.

"實在不行,我去求求我爸,他跟我媽好歹夫妻一場,這種緊要關頭,應該不會見死不救."林落施面色凝重,咬了咬牙說.

這筆錢對她爸來說,只是一張支票的事,可問題是她父母早已經決裂,她父親會不會記仇不肯出手,還真難說.

"就算你爸肯給錢,你媽也不會要的,你媽早就發誓,絕不拿他一分錢!"年嫂肯定地說道.

"她不拿爸的錢,跟他財產上分那麼清楚,徹底劃清界限,卻又自己去鋌而走險貪汙受賄,何必呢?這不是折騰自己嗎?"林落施皺緊了眉頭.

"落施,你媽官場上的事情我不懂,但是她這次東窗事發,是被人舉報的."年嫂嚴肅地看著她說.

"舉報?是誰舉報了我媽?"林落施眸色一變,立即追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