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讓他幫她忘記他
g,更新快,無彈窗,!

顯然千禦野並未料到她會打自己.

他抬手撫了一下自己的臉頰,唇角突然扯出一抹邪惡的弧線.

眼眸中的玩味與戲謔早便一掃而過,取而代之的是深沉的洶湧與熱烈.

林落施霎時便被他的模樣嚇了一跳.

握著拳頭退後幾步就想逃開,可是後腦瞬時便被千禦野緊緊抓住,猛的一拉,整個人又跌進一堵厚實的胸膛.

"千禦野你……"

他卻根本不再給她任何說話的機會.

四片唇瓣相貼,再不給彼此留一絲縫隙.

林落施嚇得想要大叫,千禦野那柔滑而有力的舌頭卻正好趁著這樣的機會,直沖進她的貝齒,放肆撩撥著她的舌尖.

"唔……"她攥著拳頭用力推搡,可是男女力氣上的懸殊,她就是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

肺里的空氣就快被這餓狼似的男人吸干,她的小嘴也被他吻得極盡紅腫與酥麻了去.

耳邊"啪"的一聲,好好的紅酒瓶落了地上,鮮紅似血的液體四竄.

周圍的紅酒香氛氤氳,只讓千禦野的情緒更加高漲澎湃了去.

他吻地更加凶猛,啃咬著她的嘴唇,吸取著她甜美的氣息,仿佛要把她整個都吞下去,一絲呼吸的余地都不給她.

林落施的意識漸漸開始模糊,原本白皙粉嫩的臉上此刻盡是動情與缺氧的潮紅.

火熱的吻蔓延到她的頸上……

千禦野的手不耐煩地扯開那礙事的衣服,外套正好縛住她的雙手,紐扣都落在了地.

當林落施意識到什麼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千禦野充滿了技巧性的吻,令她的身體變得火熱.

她的臉不知道是因為惱還是羞,越發緋紅嬌豔起來,這種感覺讓她不知所措,只覺得越發的委屈.

千禦野一只手將她箍進懷中,手臂越收越緊,仿佛要把她揉進他的身體里,變成他的一部分,另一只手在她的柔軟上揉捏著,撩撥著她的熱情.

林落施艱難地吸著氣,臉頰通紅:"千禦野,你放開我!"

"你確定要我放開你?而不是繼續?"千禦野邪氣地勾著唇瓣,似笑非笑地問道,渾身散發出一種俊美無比的邪魅氣息.

"我不要!"林落施喘著氣低吼,用手拍打著他.

"口是心非,嘴里說不要,身體明明就很渴望!"千禦野懲罰性的咬了一下她的耳垂,深邃的黑眸,泛著危險的暗芒.

林落施身子本能地一顫,反射地喊道:"你明明答應了我,約法三章?你不是想反悔吧?"

"約法三章?"千禦野頓住了動作,那張完美無瑕的臉龐透著令人難以捉摸的神色,突然咧唇笑了笑:"沒錯,我的確之前答應了,跟你約法三章!"

"那你還不放開我?"林落施連忙說道.

千禦野突然傾身湊近她,桃花眼里閃著異樣的光彩,華美而夢幻,輕輕地落在她的身上:"可是我只答應了,在我的別墅里跟你約法三章,有沒有答應在其他地方不能碰你!"

"啊?你……"林落施臉色一滯,難以置信地瞪大了雙眼.

只聽"嘶啦"一聲.

她身上本來就很短的裙子,已經被他一下子撕爛,只看見薄薄的襯裙,襯裙下的臀部很誘人.

林落施頓時意識到一股強烈的危險氣息,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她已經意識到,本能的第一個反應就是逃走.

可是千禦野突然一下子扛起了她,幾步走到自己的跑車邊,將她扔進車後座上.

林落施剛要坐起身,又聽到幾聲衣裙撕裂的聲音,就連里面的襯裙也撕破散亂地在地上.

她那玲瓏有致的曼娜身體頓時綻放在千禦野的面前,凝脂一般光滑的肌膚,誘人的柔軟,漂亮精致的鎖骨,修長的雙腿,都像一個魔咒一般,讓他失了自控.

千禦野重新吻住了她的嘴唇,那櫻桃一般的小嘴已經被他剛剛咬得又紅又腫起來,心里湧起了從來沒有過的心疼.

可是他不能放過她.

本想給她時間讓她愛上他,可是今天他們在餐廳里撞見肖墨寒後,她的反應已經刺激到了他.

她還是忘不了那個男人,還是不能放下他.

既然如此,那就由他來幫她忘記.

等到她真正做了他的女人,他會身體力行地讓她心里只有他,再也沒有別的男人.

"放開我,不要……"林落施拼命地掙紮.

千禦野將她狠狠地抱入懷中,雙臂箍得很緊很緊,讓她根本無法呼吸.

"施兒,給我,我能幫你忘記他!"他沙啞暗沉的聲音,響在她的耳邊.

林落施停下動作,怔怔望著他,紅腫的小唇微張,"你……你……"你了半天也沒你出個所以然來.

她現在腦子里很混亂,兩個不同的聲音在矛盾交織著.

一個聲音說,就答應他,給了他吧.

或許千禦野真的能幫她忘記肖墨寒呢.

可另一個聲音又在提醒她,林落施你不可以這麼墮落!

離開了肖墨寒,你就這樣作踐自己嗎?

為了忘記肖墨寒,委身其他她不愛的男人,不過是飲鴆止渴,根本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這兩個聲音一直在她腦海中不停地重複.

林落施一時間很凌亂,半響都沒有決定.

直到耳邊響起褲鏈拉開的聲音,她驚訝地抬眸,才發現千禦野不知何時已經脫掉了他身上那件純黑的外套,隨意一扔,然後開始解自己的皮帶,拉下拉鏈.

他將林落施抱了起來,讓她的雙腿環繞著他的腰部.

"我會溫柔的,一定會帶給你肖墨寒不曾給你的感覺!"他親啄了一下她的紅唇,目光灼灼,無比憐惜又溫柔地說道.

林落施閉了閉眼,又睜開,似下定決心一般:"你要真想要我的身體,就拿去吧."

反正也只是一副軀殼而已,她也累了,不想再掙紮了.

也許她給了他,做了千禦野的女人,真的可以忘記肖墨寒呢?

林落施在一個漩渦中掙紮的太久,急于想要逃出來.

不管用何種方法,她現在只想要解脫.

只要他能讓她忘記肖墨寒,就算再墮落又何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