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載她山頂喝酒
g,更新快,無彈窗,!

林落施隨著千禦野上了車,離開了這家意大利餐廳.

此時天色剛黑,路上擁堵的車輛排成長龍.

林落施靠在窗邊,目光出神地望向窗外.

千禦野一直將車子開到了加油站,他的車子沒油了,需要加油.

林落施坐在車內沒有動彈.

不一會兒,千禦野付了油費,又去附近的商店,買了些東西拎進車內.

一腳踩下油門將車開了出去.

布加迪威龍跑車一直向上,從這山的山底一直開到了山頂.

跑車一到頂,千禦野便開了車門下車.

林落施不明所以,也只有跟著打開車門跟下來,看他究竟帶她來的是什麼地方.

"袋子里有吃的,把它拿出來擺上,你肚子一定餓了."大步走到環山公路的欄杆前,千禦野頭也沒有回,性感磁性地嗓音對她說道.

林落施的確是餓了,剛才在餐廳里沒吃一點,她就去了洗手間,結果遇到林婉婉跟肖墨寒兩人,讓她徹底沒了胃口.

這會肚子已經咕咕在叫了.

林落施索性聽了千禦野的話,將袋子里的東西全部從車里提了出來,提到他的跟前.

由于東西太重,她人又單薄,提著兩個大的袋子動搖西晃,步履蹣跚,幾個踉蹌,差點沒摔倒.

千禦野背對著她,站在環山公路的欄杆前,聽到身後的響動,他立即回過頭去.

見林落施一個人拎了這麼多東西,差點要摔倒,他連忙伸手攔住了她的腰肢,將她身子扶穩,順便從袋子里拿了一瓶紅酒出來.

"這就是你要帶我來的地方?"林落施好奇地問道.

"嗯."千禦野點頭,深邃的桃花眼望山下望去,伸手一指:"從這里可以看見全城的美景."

林落施站在他身邊,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望過去,果然如他所說,這里能看見整個S市的夜景,萬家燈火,如星光璀璨.

這樣望著,心胸頓時就覺得豁然開朗,沒那麼沉悶了.

"起瓶器."旁邊千禦野突然傳來一個聲音.

林落施愣了一下回神,從他剛才接過的袋子里找到他要的東西,抬頭便遞了過去.

"可惜了,這地方沒法醒酒,再好的東西也喝不出意境."千禦野慢條斯理地說,清俊的臉上那表情安甯而柔和,沒有任何一絲違和之色.

林落施轉過頭去,他便遞了整只的酒瓶子到她手里.

"請你喝一杯."

林落施一臉的防備,"你想把我灌醉,然後對我為所欲為?"

她剛才考察過周圍,這里是山頂,漆黑無人,寂靜無聲,他現在想怎麼樣都行.

千禦野聽了便側頭輕笑,眼底掠過幾抹深邃:"林落施,你在面對我的時候這麼清醒,怎麼一到肖墨寒那里就迷失了自己?"

林落施本能地辯解,不服氣道:"誰說我迷失了,我已經走出來了?"

話雖如此,還是灰心喪氣地拿起手中酒瓶,仰頭就是一口.

這紅酒的味道似乎不錯,只是好與壞什麼的她從來就不會分,只是這口比起以前她一個人獨守空房的時候喝的那些苦澀的酒,確是好過太多的味道,卻仍是喝得她雙眼紅紅.

"走出來了?那你為什麼要哭?"千禦野桃花眼微微眯起,眼底閃爍著一些不明的暗光,毫不留情地揭穿她.

"誰說我哭了?我沒哭?你看了我流淚了嗎?沒有!"林落施握緊雙拳,強撐著睜大雙眼,不讓自己眼里竄起的淚水流下來,更不許自己再被肖墨寒所影響.

她對自己說,她跟肖墨寒已經玩完了,他那一頁已經翻篇了,只要她想,就一定能走出來.

千禦野側眸眼神深邃地盯著她看了半晌,突然問道:"你跟肖墨寒結婚了三年,他有碰過你嗎?"

林落施嘴角一抽,頓時瞪大了眼睛,甚至不解地看著他.

他這是什麼奇怪地問題?

"沒有吧?據我所知,你們結婚三年,他一次都沒有在你們新婚的別墅留宿過.有名無實的婚姻而已,你又沒有真的損失什麼?把自己搞得這麼狼狽到底有什麼意義?"千禦野幽深的眸子一下子揪住了她的視線,冷不防地刮下來了一句.

"千禦野!"林落施咬牙怒喊著他的名字,整個人已經大怒,"我跟肖墨寒之間的事同你根本就沒有關系!用不著你來操心!"

千禦野挑了眉道,調侃似的意味掃了一眼她:"怎麼,還真被我猜對了?肖墨寒到現在都沒有碰過你一下?"

"千禦野!我說了,我的事用不著你管!用不著你管!你以為你是我的誰啊!"林落施幾乎要跳了起來,干嘛總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及此事?他煩不煩!

是不是非要鬧的全世界都知道,她林落施嫁給肖墨寒三年,卻沒有被他碰過一次,這樣他才滿意?

林落施剛對他吼完,只覺得自己腰間一緊,似被一只大手用力箍住,隨即一個強大的力量將自己往上一提,她整個人就像只小貓般被向上托起,緊接著眼前被濃重的黑色籠罩,一片濕潤潮濕便突然覆在了自己的唇上.

林落施睜大了眼睛,驚愕地瞪著眼前的情景,目光所及,竟是千禦野半眯著狹長的眼眸,那雙迷人又多情的桃花眼像是吸盤一般,刹那將她定住,忘了一切該有的掙紮.

"一個男人娶了你,三年都沒有碰你一下,這就證明了他對你根本毫無感覺!在一個對你毫無感覺的男人身上浪費時間,最後的結果只能是自取其辱!"千禦野薄唇一挑,字字誅心地在她耳邊提醒.

看著向後退開些許距離的男人,似乎當真只是為了看她的笑話.

林落施眼也不眨地望著面前的男人,明明是這樣一張英俊好看的容顏,可邪肆笑著的模樣當真是討厭到了極點.

而且他剛才說了什麼?竟然說她努力堅持了三年的婚姻,是自取其辱!

沒有再做他想,林落施心中的一團火猛烈地燃氣,她突然揚起右手,"啪"一聲,重重落了個巴掌在他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