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他愛她,要她做他女朋友
g,更新快,無彈窗,!

林落施上樓,走到千禦野的房門前,敲了敲門.

里面沒人回應.

她見房門虛掩著,于是就推門進去.

只見千禦野正大喇喇的躺在床上,前襟敞開著,露出性感結實的胸肌,他頹然的閉著眼睛,渾身籠罩著一股憂郁的氣息.

這不像是她所認識的千禦野.

她認識的他,是意氣風發,顛倒眾生,邪魅不羈!

林落施心里劃過一絲的不忍,是不是她剛才說話太重了,竟然惹得他這般的頹然?

她邁步走進他,發現他剛才受傷的那只手,已經被包紮好了.

"千禦野!"林落施心里略微安了一些,試探性地喚了他一聲.

見著千禦野緊閉著眼睛睫毛微微的顫動,卻沒有應她,仍舊一動不動地躺在床上.

他應該知道她進來了,也知道她在看他的傷口,更聽見了她在喚他,可他就是視而不見,充耳不聞!

過了好一會兒見他都沒有動靜,林落施深深地歎息了一口,准備轉身離開.

誰知千禦野突然起身一只手拉住了她,將她狠狠地一帶,林落施重心不穩直直的跌到了他身上.

千禦野立刻將她壓在了身下,一雙深邃的桃花眼緊緊地盯著她,嚇得她忘了推拒.

"不要這樣!"林落施被他壓著,意識到現在自己有多危險,慌忙地叫道.

千禦野現在受傷的眼神里滿是猩紅,壓制不住的是噴薄的欲望.

他快速的抓住林落施的雙手舉過頭頂,卻固執和她十指相扣.

林落施不安的扭動著,卻根本動彈不得.

千禦野一條腿伸進她的雙腿間,狠狠的壓制住不安分的她,恐懼頓時蔓延上了林落施的心頭.

這里是他的房間,又是他家,他要是真想對她怎麼樣,她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千禦野看著她恐慌的樣子,嘴角突然揚起了笑,邪魅狂卷不足以形容.

"林落施,你給我聽著,我要你做我的女朋友!"他故意貼著她的耳朵很近,近到呼吸竄進了她的耳朵,好癢好像撓.

轟,林落施腦袋一懵,仿佛聽見了爆炸的聲音,不可思議的看著千禦野,"你......你......你說什麼?"結巴了半天才問了出來.

天啦,一定是她幻聽了!

"留在我的身邊,做我的女朋友!"千禦野霸道的不給她一絲反抗的機會,就開始含住她的耳垂煽風點火.

"你不是要我做你的情人嗎?怎麼又改成女朋友了?"林落施莫名其妙地看著他,詫異地問道.

"你不是已經離婚了嗎?既然你現在已經恢複單身了,我就可以追求你了!我要你做我的女朋友!"千禦野緊緊地抓著她的雙手,將她整個人抱起來,目光灼灼地盯著她的眼.

林落施心下一驚,更加奇怪地看著他:"你怎麼知道我離婚了?"

她跟肖墨寒離婚這件事,連她爸媽都沒說,還沒來得及對外公布,她媽就出事了.

目前為止,只有肖老爺子,林婉婉,紅姐,還有上次她找的那個叫'惡魔’的牛郎知道.

他是從什麼地方得知的?

"你別管我怎麼知道的,你只需回答我,願不願意?"千禦野目光緊睨著她,一雙魅惑人心的桃花眼里閃動著瀲灩的光芒.

"我願意什麼?做你女朋友?"林落施眼眸閃了閃,不確定地問:"你一會叫我做你情人,一會又叫我做你女朋友?千禦野,你該不會是故意耍我玩吧?何況男人在床上的話,向來都是不可信的!"

他該不會是為了上她,突然想到這個主意,故意讓她做他女朋友的吧?

等他玩完了,盡興了,就什麼都不承認了.

林落施很懷疑他是這種男人!

"那好,我現在就換個不是床的地方跟你說!"千禦野挑了挑眉眼,暗啞地嗓音略顯低沉.

林落施還來不及反應,已經被他從床上抱去了浴室里.

千禦野用腳關上浴室的門,順勢把林落施抵在了牆上.

冰冷的瓷磚,他火熱的胸膛又緊緊地貼著她,讓林落施進退兩難.

千禦野同樣一只腿擠進了她緊閉的雙腿,一只手直接拉開了龍頭,花灑里的水嘩啦啦的落了下來.

"千禦野,你瘋啦!"林落施驚聲尖叫.

只見溫熱的水源源不斷地落在了她和千禦野的身上,他卻嘴角噙著壞笑看著她.

水順著他英俊的臉頰迅速的落到鎖骨,再一路向下,他身上穿的襯衣被浸濕緊緊地貼著他的身體,林落施也好不到哪里去.

由于她穿的外裙衣料非常的薄,如今被水浸濕,里面的曲線線條也就顯山露水了.

若隱若現的文胸圖案,黑色的內褲,不難看出她的身材很好,胸前的溝壑非常明顯.

千禦野的眸底一幽,只覺得腹部又有一股熱流湧了上來,他幾乎控制不住.

此時此刻,在他面前的是一個性感的尤物,玲瓏的身段,姣美的臉蛋,在霧氣繚繞的浴室里,帶著別樣的風情,極其的撩撥人心,讓他全身都興奮的燥熱了起來.

察覺到他灼熱的目光,林落施下意識的連忙掩住了胸部,羞惱地喝斥:"看什麼看?不准看!"

"你不相信我在床上說的,那我現在清醒的告訴你,林落施,做我的女朋友,留在我的身邊!"千禦野薄唇輕啟,低沉性感的嗓音,一字一頓道.

盡管落在他們身上的水是溫熱的,可是此時林落施的心卻涼颼颼的.

"你喜歡我嗎?"她不可置信地質問他.要只是想玩玩,她恕不奉陪!

千禦野收起笑意,目光幽深地看著她,妖孽的俊臉上浮現一絲魅惑之色.

見他不回答,林落施冷哼了一聲.

既然不喜歡,干嘛要她做他女朋友?

果然只是想玩玩.

"你都不喜歡我,還好意思叫我做你女朋友?"林落施沒好氣地瞪他,嘴角帶著嘲諷的冷笑.

"我是不喜歡你!"千禦野突然傾身靠近她,緊緊地將她納入他的胸膛,感受著他如火般的體溫,快要將林落施融進他的身體里.

"但是我愛你!"他灼熱的聲音響在她耳邊.

林落施頓時愣住,不可思議地瞪大了雙眼.

"施兒,我想要你!"千禦野呼吸粗重,眸光含著欲念緊緊盯著她嫵媚的小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