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他帶她回來為了要她?
g,更新快,無彈窗,!

他沒有松手,反而彎著身子,將下巴擱在林落施的肩膀上,和她一同看著窗外的夜景.

林落施能從窗戶的玻璃上看到男人英俊的五官輪廓,她沒有拒絕,這個時候她的確需要一個溫暖的男性肩膀可以依靠.

閉上雙眼,她雙手覆上他的手,靜靜的,聽著彼此的心跳跟呼吸.

"墨寒!"

她多麼期望,此刻給予她寬闊懷抱跟溫暖的男人,是肖墨寒!

可是待林落施轉過頭來,才發現不是!

他不是肖墨寒,而是千禦野!

林落施臉頰一抽,眼神不知道該往哪里放,只覺得一股熱氣直沖腦海,腦門上脊背上都潸潸冒著冷汗.

"我......"她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這突如其來的誤會.

她又在幻想了,以前一個人住她跟肖墨寒婚後別墅的時候,她總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來到落地窗前,一個人凝望著窗外,想象著肖墨寒就在她身邊,正從身後摟著她.

或許是內心中太渴望這樣的場景可以夢想成真了,而今天她又遭遇了這樣震撼消息的打擊,一時間竟然忘了自己身處在何處.

竟然把千禦野當成了肖墨寒!

"林落施,忘了他吧!"千禦野陰冷的聲音傳來,林落施抬頭還沒來得及開口.

他就扶住她的後腦勺,一只手扣住了她的腰,吻上了她的嘴唇.

林落施睜大了眼睛對上了他的視線,他一雙幽深的桃花眼里森然的冰冷的痛惜的讓她有些分不清楚.

千禦野的這個吻不似從前的狂野急促,而是帶著溫柔的呵護,在她柔軟的唇間斯磨著,一遍一遍細細品嘗,溫柔里帶著不可抗拒的霸道.

他將她的身子抵在落地窗前,俯下身,摟著她的纖腰,氣息狂亂地吻著她,不容得她有半刻的退縮.

林落施被迫仰著頭,承受著他如火般的熱情.

千禦野總是不管她的意願就強吻她,這樣林落施很是惱火,她和他之間根本就沒有任何關系!

是不是她現在跟肖墨寒離婚了,沒有人要了,母親又出事了,所以誰都可以欺負她了?

千禦野不過是想要找個女人玩一玩,只是她今天真的沒那個心情.

閉上眼睛,委屈的淚水不自覺的滑落.

千禦野吻著她的動作頓了頓,緩緩放開了她.

看到她眼角的淚水,他有一絲的慌亂,急切地詢問:"施兒,你怎麼哭了?"他伸手想要擦去她臉上的淚痕,卻被林落施一巴掌拍開.

"千禦野,我雖然答應跟你回來,但沒同意陪你上床!你若是不想幫我,只是乘人之危,騙我回來解決生理需要的,那我就告辭了!"林落施憤恨地眸子瞪向他.

說完就氣沖沖地朝門口走去.

千禦野幾步追了上去,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將她重新扯入懷里:"誰說我帶你回來,只是乘人之危為了解決生理需要?如果我想要女人,多的是女人主動爬上我的床,可是我卻只想要你一個!"

林落施皺眉,以為他是說只想要她陪他上床,再聯想到他之前的惡劣行徑.

"你想得美!"她毫不猶豫地怒斥,伸手就想打他.

千禦野的桃花眼緊緊地盯著她,突然煩躁地松開她,俊臉上一閃而逝一抹受傷.

"林落施,我也就對你上了心,你這個沒良心的女人!"他雙眼通紅地怒斥.

林落施怔在那里,以為咬牙切齒的他恨不得把她大卸八塊,結果他一拳狠狠的砸在了旁邊的牆上.

林落施下意識的閉眼,心跳驀地漏掉了半拍.

隔了半響,她才緩緩地睜開一只眼.

入目的就是他鮮血淋漓的拳頭.

林落施嚇了一跳,不明白他為何突然這麼生氣,剛才跟她說的那番話又是何意.

看著他的手全是血,鮮血滴落在地板上,就知道他傷得不輕.

"你……"林落施想要幫他檢查一下傷勢.

畢竟傷口太深,是要發炎感染的.

她從未想過千禦野是這麼沖動的一個人,居然一下子像變了個人似的.

"別碰我!"千禦野有些生氣的拂開了她,眼神晦暗.

轉身就朝房門口走去.

林落施愣愣地看著他落寞離開的背影,再低頭看了看剛才他站著的那塊地方留下的一灘血,心猛然抽搐了一下.

他的手應該傷的不輕吧,否則不會流這麼多血.

她怎麼就得罪他了?讓他發這麼大的火?

難道是她誤會他了?

他帶她回來,真的只是為了幫她,並不是對她有非分之想?

可既然如此,他剛才又干嘛要強吻她?

林落施僵硬著身子站在那里,想了很久都沒有想明白.

直到門外傳來了敲門聲,有傭人問她餓不餓,需不需要做夜宵?

林落施確實有些餓了,可她更擔心千禦野的傷勢,便對那傭人說她餓了,讓她帶她下去吃點東西.

林落施跟著傭人下樓的時候,並沒有在樓下看到千禦野的身影.

心中疑惑,難道千禦野已經離開別墅了?

她在餐廳里吃完夜宵,走出來的時候,剛巧碰到從樓上下來的梅姨,梅姨手上拿著一個醫藥箱,應該是剛給千禦野包紮好下來.

"千禦野,他怎麼樣了?"林落施連忙迎上去問.

梅姨凝眉看著她,聲音沉沉:"林小姐,你能不能不要再折磨我們少爺了?"

"我折磨千禦野?我沒有啊?"林落施一臉驚愕的表情.

梅姨又是歎氣:"我們家少爺對你的心思,你還不明白嗎?"

林落施搖了搖頭,依然很是茫然的模樣.

她跟千禦野不過才見過幾次面,以前根本就不熟.

若說他們在車里有過那麼一次親密關系,千禦野就看上她了,那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千禦野這樣的男人,不像是那種會對女人一見鍾情的,反而更像是花花公子,對女人風流不羈的那種類型.

林落施對這種男人向來保持距離,可不願意淪為他們手中的玩物.

"算了,少爺在他自己的房間內,傷得不輕,林小姐若是有心,就去看看他吧."梅姨欲言又止,最後重重地歎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