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她被他帶回別墅安置
g,更新快,無彈窗,!

林落施坐在千禦野的跑車上,腦子里還是懵懵的.

剛才記者們提的問題太過震撼,她到現在還無法消化.

她渾身僵硬地坐在副駕駛上,半響都沒有反應.

"你……還好嗎?"千禦野低沉磁性地嗓音傳來,桃花眼透過後視鏡瞥向她.

"沒,事……"林落施搖了搖頭,表情凝重:"你知道那些記者說的……是不是真的?"

"關于你母親的?"千禦野眸子忽然就變得深邃了起來.

"嗯,我不相信,我媽好好的怎麼會被雙規呢?"林落施不敢相信,心中震撼不已.

千禦野忽然把車停了下來,棱角分明的俊臉轉向她,一字一頓:"雖然你不太能接受,但必須要面對事實,你母親昨晚確實是被雙規了,並且連夜隔離開始審查."

林落施心重重地跌入谷地,腦子里一團亂麻:"為什麼?她為什麼會被查?"

"據說是因為貪汙受賄金額巨大,如果調查後情況屬實,很可能會被逮捕."千禦野目光深沉,嚴肅地告誡.

林落施心急如焚,眼睛里已經變的朦朧起來:"她在哪里?我現在去找她問清楚."

說完,她就要下車.

千禦野及時按下中控鎖,阻止了她這一行為.

"你剛沒聽我說嗎?你媽已經被連夜隔離起來了,所有人一概不准見,你根本見不到她!"他目光如炬地凝視著她,狠狠地強調.

"那要怎麼辦?"林落施臉頰慌亂,心中更是不安.

"你現在只有等,等調查結果,不過你最好有心理准備,既然你媽已經被雙規,必然是上面掌握了一些證據,所以結果很有可能不樂觀."千禦野神情嚴肅,眸中精光閃爍.

林落施雙手抱頭,情緒低落:"怎麼會這樣?"

"你現在最重要的是冷靜,先去我那等消息,暫時別回家了,也別去公司,現在你家跟公司門口都圍滿了記者!"千禦野面色沉穩,認真地說道.

林落施猶豫了一下,並沒有馬上答應他.

她先是上網,確認了她母親出事的消息,又給助理向佐打了電話.

向佐在電話里千叮萬囑,叫她千萬別去公司,這會記者圍堵在林氏的各個路口,就等著她露面.

而她跟肖墨寒婚後住的那棟別墅,以及她自己在康橋花園的那套洋房,也無一例外被記者盯上了.

她現在真的是無家可歸了.

母親的事鬧的沸沸揚揚,她去住酒店也不安全,而這個時候她投靠誰,對誰都是極其不利的.

畢竟母親的事情影響不好,她不願意拖累朋友.

"我不介意收留你幾天!"千禦野見她糾結著眉宇,一副無奈又為難的樣子,適時地開口說道.

林落施動了動唇:"麻煩了."

她現在去千禦野那里已經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了.

畢竟在外人眼里,他們倆私底下不熟,想要找她林落施,就算想到她的前夫肖墨寒,也聯想不到千禦野.

目前千禦野那里對她來說是最安全的.

既然他主動開口幫忙,她除了答應,也別無他法.

千禦野重新踩下油門,以最快的車速,將林落施載了回去.

到了千禦野之前帶她回過一次的別墅,他們剛進去,千禦野就接了一個電話離開了.

林落施被他別墅的管家梅姨,安排住進了她之前住過的那間客房.

梅姨看見她表情很是驚訝,欲言又止地想要問她些什麼.

可林落施此刻心情正是複雜沉重,滿腦子都是對母親的擔憂,真的沒什麼興致搭理她.

只說自己累了,想要休息,就合上房門.

她躺在床上,用手機給母親打電話,不管是座機,還是母親的私人電話,無一例外的都打不通.

林落施只得跟母親的秘書打電話,包括肖墨寒姑姑在內的所有她母親的秘書,一時間也失去了聯系.

林落施意識到情況嚴重,不安地在房內來回踱步.

中午梅姨敲門,告訴她中餐做好了,她可以下樓用餐了.

林落施卻是一點胃口都沒有.

後來還是梅姨見她一直沒下去,派了個傭人給她送了餐上來,林落施才勉強吃了幾口.

她又試圖聯系了父親,林耀陽正在忙碌,沒空接她的電話,但是父親身旁的得力手下薛誠,卻給她回了一個電話過來.

告訴她,她母親的事情她父親在國外已經知道了,正在想辦法,讓她不要擔心.

林落施的父親林耀陽可是鼎鼎有名的富商,在業界有一定的名望跟地位.

她想著有父親出手相助,母親應該會轉危為安,心里頓時稍稍安下了一些.

林落施躺回到床上,長舒了一口氣.

昨天晚上她被肖墨寒吵的本來就沒有睡好,一大早的就得知母親出事的消息,憂心忡忡了一整天,現在聽到父親會關注此事,終于可以暫且放下心中大石.

她很快就睡了過去.

林落施再次醒來的時候,窗外的天色已經黑了,別墅的景觀燈照射進來幾縷細光.

林落施從床上坐起來,第一件事就是找到手機上網,查詢母親案件的最新消息.

沒有什麼新進展.

還是跟下午看的時候一樣.

看來事情真的很棘手,她父親出面也沒有輕松搞定.

她深深歎了口氣,走到這個房間的落地窗前,凝望著窗外的夜色發呆.

她總覺得母親是被冤枉的,畢竟她父親已經那麼有錢了,母親就算真的出了什麼問題,也不該是跟貪汙受賄有關.

可同時林落施又深深了解自己的母親,自從她那個司令外公去世後,父親就不再有所顧忌地認了林婉婉,給了她母親梅鳳玉二房地名分,她母親大怒,跟她父親分了居,之後除了公眾場合需要二人配合出席,私底下夫妻關系幾乎陷入冰點.

她母親太過要強,任何事情都靠自己,會不會在心死憤恨之下走錯路……

林落施正擔憂地想著,忽然有人從身後環住了她的腰身,將她摟進了懷里.

這樣的動作讓她惶恐,畢竟是在晚上,又是在房間里,這麼曖昧的場景下.

"你干什麼?"林落施挪動了身子,試圖掙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