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她以後都不再取悅他
g,更新快,無彈窗,!

林落施驚震了一下,不可置信的表情.

肖墨寒該不會是昨晚在她家門外躺了一夜?

他瘋了?!

現在的季節夜晚的溫度很寒冷,他在門外躺一夜也不怕凍感冒了?

"喂,醒醒!"林落施拿腳踹了踹他,叫道.

肖墨寒並沒有理會她.

林落施又使勁踹了他兩腳:"醒醒,別呆在我家門口,下次喝多了去林婉婉家找她去."

她討厭被人當成替身.

更加不願意再跟肖墨寒有任何的糾纏.

她好不容易才下定決心離婚,准備重新開始,絕對不能再被他影響,重蹈過去的覆轍.

昨晚她反複思考了一個晚上,覺得還是紅姐說的對.

女人就該找一個真正喜歡自己的男人,把自己捧在手心里疼著哄著;

以她的姿色跟條件,犯不著倒貼一個心有他屬的男人,總是熱臉貼冷屁股.

她已經空等了他三年,耽誤了三年的青春,女人的青春等不起也耗不起.

她已經決定放下,不再只追逐他一個人.

見肖墨寒還是沒反應,林落施索性不再理會他,直接邁步朝電梯走去.

她按了向下的電梯鍵,站在那里等電梯.

過了一會,電梯到了.

電梯門打開,林落施剛要邁步走進去--

肖墨寒不知何時已經醒了過來,從身後摟住她的纖腰.

林落施嚇了一跳,本能地掙紮:"你干什麼?放開我!"

肖墨寒卻強行控制住她亂動的身子,將她抵在了牆壁上.

"你要去哪?"他低啞的語氣,目光深沉地瞅著她,一開口就是滿嘴的酒氣.

林落施受不了地皺眉,翻了個白眼.

天,他昨晚又跑去喝酒了?

"當然是去上班!"林落施毫不猶豫地說.

"不要去上班,就待在家里,哪里也別去."肖墨寒低啞暗沉地嗓音,俊美冷酷的臉上,蒙上一層陰郁.

林落施無語地瞅著他,不確定這家伙是不是酒還未醒.

"我不去上班,你養我啊?"她沒好氣地問.

肖墨寒深邃的眸子盯著她仔細地瞧了一會,竟然點點頭:"好!"

林落施冷嗤了一聲,再次確定肖墨寒是昨晚酒喝得太多,還沒有醒.

否則怎麼一直說胡話?

要知道她做他老婆三年,都不曾靠他養活,沒道理婚都離了,還需要他養.

再說她自己有手有腳,用不著!

他還是省著那份錢,去養林婉婉好了.

畢竟林婉婉不比她,好歹還有個林氏的班要上,林婉婉整天閑在家里,就等著學她媽那樣釣個凱子靠男人活.

"我沒功夫跟你廢話,快放開我,我上班要遲到了."林落施推了推他,不耐煩地說.

肖墨寒卻沒有離開,漆黑的雙眸反而一動不動地凝著她,目光複雜莫測.

"你……干嘛那樣看我?"林落施眨了眨雙眼,心中奇怪著.

"你的臉……"肖墨寒深邃的眸定格在她的臉上,聲音參雜著些許的複雜:"她打的?"

他似乎還有些猶豫跟不敢相信.

林落施撇了撇唇:"不是她還有誰?"

這個'她’很明顯指的是林婉婉,他們都心照不宣.

林落施不知道昨天她跟林婉婉對峙的時候,肖墨寒到底是什麼時候出現的,他又究竟看到了多少.

難不成他沒看到林婉婉打她耳光,只看到她准備回打林婉婉耳光,就沖出來阻攔了?

不過不管怎樣都好,就算讓他知道,林婉婉打了她一個耳光,又能怎麼樣呢?

林婉婉始終是他心愛的女人,他的心頭肉,而她什麼都不是.

"對不起!"肖墨寒低聲道歉.

林落施沒想到他會跟她道歉,先是愣了一下,隨即心更涼了.

他這是在代林婉婉在跟她道歉?

"不必了!"林落施沉下眸子,冷冷地回道:"只要以後你跟她都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就行了."

她是真的再也不想看到他們了.

以後他們愛得死去活來,海枯石爛,都跟她無關了.

肖墨寒目光驚訝地看著她,俊美的臉上似乎帶著些許的難看.

他或許沒有想到,林落施居然會這麼不領情吧.

也是,以前她為了泡到他,哪一次不是和顏悅色,笑臉相迎?

可是以後不用了,她跟他已經離婚了,不再有以後了.

她犯不著再委屈自己,取悅他!

林落施趁他怔愣之際,用力地一把推開她,頭也不回地離去.

她剛走進電梯里,身後就傳來肖墨寒的嗓音:"等等,你不能出去,外面有記者,你……"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電梯的門已經自動合上了.

林落施沒聽清楚他後面的話,順手就按了地下一層的按鍵,准備去車庫取了車,開往公司.

到了地下一層,她出了電梯,就往自己的車走去.

還沒走到自己的車子,身後突然傳來的一陣腳步聲.

林落施疑惑地轉頭,不知從哪里趕來的記者,不是一兩個,而是十來個,突然一下子朝她圍攏過來.

他們高舉著手里的照相機,閃光燈就像是閃電一般的迅速狂閃.

"林小姐,對于你母親昨晚突然被雙規一事,你有何看法?"

"林小姐,你認為你母親真的貪汙受賄了嗎?"

"林小姐,這事你事先知不知情?"

"……"

記者們的問題一個個如炮彈一般,朝林落施轟炸過來.

林落施如遭晴天霹靂,整個人呆怔在當場.

滿腦子只有一句話:她母親昨晚被雙規了!

她凝水的眸子陡然瞪的大大的,愣愣地看著眼前對著自己的攝像頭,和頻頻閃動的閃光燈,一時間不知作何反應!

可從昨晚一收到消息,就開始蹲守在她樓下的記者,怎麼可能就這樣放過這個特大新聞.

他們繼續炮語連珠的轟炸著林落施.

直到林落施受不了了,捂著自己的耳朵,飛快地向自己的車跑去.

"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那些記者跟在她身後追著她.

眼瞧著林落施就快被一個男記者追上了,這時候突然開過來一輛最新款的布加迪威龍跑車,時速之快,讓那些記者不得不退開避讓.

可等到他們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林落施已經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