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離了婚還來勾引他
g,更新快,無彈窗,!

林落施又去屋子里找了找,發現肖墨寒真的是不在了.

心里莫名的有些失望跟憤怒.

肖墨寒應該是已經收到了她親自登門拜訪他爹,告訴肖老爺子他們已經離婚了的消息,所以才毫無負擔地離開的吧.

他這幾夜上門找她,就是為了這事?

林落施深吸一口氣,斂起眸色.

既然早知道他的心里沒有自己,他們又都離婚了,她還在失望什麼?

轉過身,林落施打算進浴室去洗個澡.

突然門鈴聲再度響起.

難道又是肖墨寒?

林落施懷揣著一線希望打開門,門外站的人女人卻是林婉婉.

依然是一身白裙,衣袂飄飄的,整張臉不施粉黛,卻白皙細嫩,渾身都透著一股清純而乾淨的氣質.

林落施沒有想到幾天不見,林婉婉竟然已經出院了.

她更沒有想到的是,林婉婉居然找到她家來了.

"你……"她剛想開口詢問她來意.

林婉婉卻直接打斷她,皺著柳眉質問:"墨寒昨夜是不是在你這?"

林落施愣了一下,反應過來林婉婉是特意上門興師問罪的.

她肯定是誤會了,以為肖墨寒昨晚來她這里,就是跟她發生了什麼.

林落施故意沒有解釋,反而一臉諷刺地笑:"是又怎麼樣?看來墨寒就算跟我離婚了,還是離不開我的……"

"你住嘴!"林婉婉氣急,小臉上寫滿了妒恨.

林落施雙手抱臂,好笑地睨著她此時的模樣,繼續添油加醋:"這你可不能怪他,誰叫你自己在醫院里躺了這麼久,男人嘛,總是有生理欲望的!你總是裝柔弱不給他,他也會憋不住的呀."

林婉婉聞言,臉色更加難看,雙眼紅紅地瞪著她,說不出的憤恨.

"林落施,你怎麼這麼不要臉啊?你都已經跟他離婚了,竟然還勾引他?"林婉婉眼神幽怨,怒氣在體內亂竄.

林落施無所謂的笑笑,眼眸冷覷著她,反問道:"要說不要臉,我怎麼比得上你啊?你明知道肖墨寒都已經跟我結婚了,還勾引他這個有婦之夫,豈不是比我有過之而無不及?"

"你!"林婉婉臉色一滯,目光恨恨地盯著她:"當初墨寒喜歡的人明明是我,要不是你非要霸占著他,使了卑鄙手段搶走了他,墨寒也不會娶你!"

"他不娶我,難道娶你嗎?就算他想娶你,你又會嫁嗎?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當初喜歡的人又不是他?不喜歡他,還整天釣著他當備胎,你這樣的人有什麼資格說我是從你身邊搶走了他?"林落施眼神犀利,毫不猶豫地反駁.

林婉婉眼瞳一縮,像是被林落施戳中了傷心處,情緒頓時有些崩潰.

她顫抖著雙手揚起,突然甩了林落施一巴掌.

"啪!"

五個鮮紅的巴掌印,立即浮現在林落施白皙的右臉上.

林落施瞪大雙眼,沒有想到向來柔弱不堪一擊的林婉婉,竟然會動手打人.

她在人前向來都是裝乖巧柔弱的,怎麼突然不裝了?本性畢露了?

"你敢打我,林婉婉,你……"林落施咬了咬牙,怒目而視.

她當然也不是好惹的,林婉婉敢打她,她自然也不會放過她.

只見林落施揚起手,反手就要回扇一個巴掌過去.

沒想到她這一巴掌還沒落到林婉婉的臉上,她的手腕就被人抓住了.

林落施氣惱地瞪過去,想看看是哪個不識趣的,在這個時候敢阻攔她.

沒想到剛一轉過頭,竟然撞見了肖墨寒一雙深邃幽黑的眼眸.

林落施頓時一怔,沒想到肖墨寒竟然這時候出現了.

"墨寒,救我!"林婉婉立即偽裝出一副可憐弱者的模樣,嬌柔地躲到肖墨寒的身後,尋求他的保護.

林落施看到這一幕,恨不得撕了林婉婉那張虛偽的臉.

"林婉婉,有種你別躲!"林落施氣憤地叫嚷.

"墨寒,我害怕,姐姐要打我!"林婉婉沖她投來一個挑釁的眼神後,又咬著唇,一副顫顫巍巍地模樣對肖墨寒求救.

林落施更覺得諷刺,眼眸緊緊地瞪著她.

"我是不會讓你傷害婉婉的!"肖墨寒目色沉沉,身上帶著一股不怒而威的氣勢.

林落施心下一寒,他的話像一把刀子,直戳入她的心髒.

再聯想到昨晚肖墨寒強闖進她家,把她當成林婉婉後的一系列行為,林落施更覺氣怒.

她憑什麼離了婚,還要被這兩個人耍?

"滾蛋,你們通通給我滾蛋!"林落施心下不爽,怒不可遏地沖他們吼道.

肖墨寒深看了她一眼,摟著林婉婉離開了.

林落施壓下心中的酸澀,轉身走進屋內,"砰"地一下子關上門.

她靠在門板上,整個身體墜落下地面,閉上雙眼,極力壓抑著自己此時的情緒.

她告訴自己,肖墨寒現在已經不是她老公了,她犯不著再為他生氣.

可是一想到他剛才急切地出現,維護林婉婉的畫面,林落施還是難以抑制的心痛.

就算是死心了,可那種綿綿不絕的失落和沮喪卻盈滿她胸腔,她用力的揮,卻怎麼也揮之不去.

這一夜,林落施睡的並不好,本就為林婉婉打了她一巴掌,肖墨寒還不分清紅皂白維護煩心的她,睡到半夜的時候,再一次地被門外的敲門聲跟門鈴聲吵醒.

林落施掀開被子下床,來到門前,透過貓眼往外一瞧,居然又是肖墨寒?!

她差點以為自己看錯了,這家伙臉怎麼就這麼大呢?

白天的時候,還當著她的面維護她妹妹,晚上居然還好意思敲她的門?

他這是又喝多了,想把她當成林婉婉給上了?還是特意上門,警告她不要再找林婉婉麻煩的?

不管是哪一種,林落施都不想再理會.

她返回到自己的臥房,直接關了房門,戴上耳機,當外面的敲門聲不存在.

就這樣涼了肖墨寒一夜.

第二天林落施醒來的時候,外面已經下雨了.

她吃了早餐,收拾好自己,准備出門去公司.

剛打開門,竟然發現醉倒在她門邊的肖墨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