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他把她當成了他妹妹
g,更新快,無彈窗,!

林落施一陣刺激,渾身像是被點燃了火焰.

就在這時候,她聽到肖墨寒急切地低吼聲:"婉婉,給我!我要你!給我!"

林落施頓時一僵,像是被人一盆冷水從頭頂上淋下來的感覺,整個人都怔住了.

她是說肖墨寒怎麼會突然說愛她?

他怎麼會愛她?

原來他是把她當成林婉婉了?

可笑的是,自己竟然因此還動了情,差一點就跟他那樣了!

林落施心中頓時懊惱不已.

明明都已經離婚了,自己怎麼還對這個男人抱有期待?

她不是早就應該死心了嗎?

林落施突然使出渾身地力氣,奮力地將肖墨寒推開了.

"出去,我這里不歡迎你!"她直接下了逐客令.

可是肖墨寒不但沒有離開,反而還再一次地朝她撲了過來.

林落施這次有所防備,一個閃躲,靈巧的避開了他的懷抱.

"你馬上離開我家!"她指著大門朝他命令.

肖墨寒卻跌跌撞撞地朝客廳的沙發走去.

他摔倒在沙發上,躺在那里突然一動不動了.

林落施疑惑地皺眉,走到他身邊去,要拉他起來.

"肖墨寒,你不能睡在這!"

"肖墨寒,你給我起來!"

"肖墨寒,你聽到沒有?"

"……"

可無論她怎麼喊,肖墨寒就是閉眼躺在沙發上,絲毫不加理會.

林落施急著去扯他,可她根本拽不動他.

她嘗試了幾次,沒有挪動他半分,自己反而摔倒在地上.

林落施心中糾結,肖墨寒突然喝的醉醺醺的闖入她家,她要怎麼辦?

跟一個喝醉酒的人理論,不是明智之舉.

只能等他酒醒了再說.

可聞著他身上濃濃的酒味,就知道他今晚絕對沒少喝,這一時半會肯定醒不過來.

林落施考慮了一會,決定不理會他了.

就仍由他躺在她家客廳的沙發上,自生自滅.

她自己則轉身去了臥室,重重帶上房門,並反鎖了門.

回到床上,林落施關了台燈.

房間里靜悄悄的,客廳那邊似乎也沒什麼響動.

她閉上雙眼,就這樣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早,被鬧鍾叫醒.

林落施揉了揉眼睛,起身下床洗漱.

當她換好衣服,洗漱完畢,從臥室里走出來的時候,發現肖墨寒居然還躺在她家客廳的沙發上,連姿勢都沒有變過.

林落施走近拍了拍他的臉,試圖叫醒他,可他壓根沒有反應.

她又探了探他的鼻息,發現他還有氣.

估計是喝的太多,昏睡了過去,到現在還沒醒.

林落施看了看時間,今天她還要上班,沒時間管他.

再說他現在已經不是她的老公了,她也沒那個義務管他.

林落施徑直進了廚房,又煲了粥.

見肖墨寒在她家里,她特意多煲了一碗留給他.

林落施吃完粥,就拎著包出門了.

中午用餐的時候,她還想著家里的肖墨寒.

不知道他醒來沒有,有沒有離開.

不過林落施更想不通的,還是肖墨寒好好地怎麼會喝了那麼多酒,闖到她家里來,還差點把她當成林婉婉給要了.

就算他喝多了要找女人,也不一定非要找她來替代林婉婉啊.

難道他是特意來找她的?

他為什麼要找她?還一連幾晚都來敲她家的門?

林落施絞盡腦汁想了又想,最後終于想到肖墨寒這麼做可能的原因.

他應該是想找到她,催促她趕快跟他爹肖老爺子攤牌他們離婚的事情,這樣他才能夠名正言順的把林婉婉娶回家,林婉婉才不會因為不甘寂寞,再出去找別的男人,給他戴綠帽子.

這樣一想,林落施下午就開車去了肖家老宅.

肖老爺子剛從國外療養院回來,林落施本想過幾天再去拜訪,順便告訴老爺子,她跟他兒子肖墨寒離婚的消息.

不過看樣子肖墨寒是等不了了,反正老爺子遲早都會知道,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

她將他們離婚的事情,跟老爺子說了以後,也好名正言順地將肖墨寒趕走.

到了肖家老宅後,傭人熱情地接待了她,還一口一個少奶奶的叫著,只叫林落施的心里直發虛.

見到肖老爺子後,林落施先是關心地問候了他老人家的身體狀況,然後就找了個時機,老實告訴老爺子她跟肖墨寒已經領了離婚證的事.

"胡鬧,簡直是胡鬧!"肖老爺子一聽說他們已經離婚了,立即氣地不行:"婚是隨便想結就結,想離就離的嗎?一定是墨寒那臭小子的主意,是不是他逼你的?"

林落施搖了搖頭:"是我自己的主意!"

"你的主意?施丫頭,你對我那臭小子的心事,我還不清楚嗎?你怎麼會同意跟他離婚?"肖老爺子不肯相信.

林落施目光幽深:"是啊,起初我也不甘心,一直想跟他這樣耗下去,自欺欺人的以為他總有一天會愛上我的!可事實是我等了他三年,他還是沒有回心轉意,爸,我真的沒有信心再等下去了!"

"是那臭小子有眼無珠,對不起你!"肖老爺子唉聲歎氣.

"爸,不管我跟肖墨寒還是不是夫妻,我都會把你當成我的親人,我會一直來看你的."林落施堅定地說道.

肖老爺子一直很疼愛她,把她當親閨女一樣寵著,林落施心中有數.

"好,我就知道你是個好孩子,是墨寒那臭小子沒有福分,錯過了你這麼好的媳婦."肖老爺子情緒失落,不斷地惋惜道.

林落施又陪老爺子說了一會話,臨走的時候,老爺子提出要給她百分之十的肖氏股份,作為離婚的補償.

不過被林落施婉拒了.

她跟肖墨寒結婚不是為了肖家的股份,何況這些錢也彌補不了她所受的傷害.

不過肖老爺子的心意她還是領了.

想到肖墨寒不知道是不是還在她家,林落施沒有回公司,直接把車開回了家.

她停好車,搭乘電梯上樓,急匆匆地打開房門.

沙發上已經沒有了肖墨寒的身影.

林落施又去了廚房,發現她給他留的那碗粥,他已經喝光了.

難道他已經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