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前夫半夜來敲門
g,更新快,無彈窗,!

林落施沒想到肖墨寒竟然會返回病房,還恰好聽到她跟林婉婉剛才的對話.

看來他已經知道了,林婉婉之前流掉的那個孩子,不是他的了!

"放心,我一沒潑硫酸,二沒紮黑針.你跟你心愛的婉婉好好聊吧,我先走了!"林落施淡淡地瞥向他,沒再多說什麼,轉身離開了.

接下來肖墨寒跟林婉婉之間會發生什麼,就不是她該過問的事情了.

反正她現在跟肖墨寒也已經離婚了,他跟林婉婉再吵再鬧,都與她無關.



林落施開車回到公司,剛從電梯里出來,就見女同事們都一臉羨慕地看著她.

她心里正疑惑著,就見助理向佐朝她走來:"林總,恭喜你!"

"喜從何來啊?"林落施一臉的茫然.

向佐沖她神秘的笑:"你進辦公室就知道了."

林落施疑惑的走向自己的辦公室,推開門一看,頓時驚怔住.

滿屋子的鮮花,擺滿了她的辦公室.

"這是誰送來的?"林落施好半響才回過神來,指著這些鮮花問.

"不知道,不過我猜想應該是林總你的仰慕者,會不會是肖總?"向佐笑著猜測.

"肯定不會是肖墨寒."林落施十分篤定地搖頭.

肖墨寒好不容易才擺脫了跟她的婚姻,現在絕對不可能再做這種讓人誤會的事情,免得她再找機會纏上他.

"不是肖總,那會是誰啊?"向佐微微疑惑.

林落施抬起頭來,很是認真地語氣:"向佐,我跟肖墨寒已經離婚了."

"離婚?什麼時候的事?"向佐驚訝地叫道.

"就前兩天剛領的離婚證,現在我跟他什麼關系也沒有了."林落施面無表情地說.

向佐猶豫地問:"林董知道你們離婚的事情嗎?"

"管他知不知道,反正不管肖墨寒跟不跟我離婚,都是他女婿!"林落施撇了撇唇說.

"啊?"向佐一時沒反應過來.

林落施冷笑著解釋:"我跟肖墨寒雖然是離婚了,不過他跟我那同父異母的妹妹林婉婉,相信很快就要結婚了.所以他還是我爸的女婿,跑不掉的!"

"林總……"向佐目光深切地看著她,欲言又止.

"你用不著那樣看我,打從我決定跟他離婚那天起,就知道會是這個結果,他娶林婉婉是早晚的事,我既然跟他離婚了,便是要重新開始."林落施堅定地啟唇.

向佐跟著點頭:"林總,以你的條件,肯定能找到一個比肖總還要優秀的男人."

"承你吉言吧!"林落施笑了笑:"你幫我把這些花都處理一下,不要都堆在這里."

"是!"向佐頷首.



忙碌了一天,林落施晚上疲憊的回到家里,沖了澡,便上床休息了.

她剛躺下來,手機鈴聲就響了起來.

林落施拿起手機接聽,電話那邊傳來了林婉婉的嗓音:"林落施,肖墨寒是不是去找你了?"

"我跟他都離婚了,你找不到他人居然來問我這個前妻,是不是太可笑了?"林落施本能地皺眉.

"肖墨寒是我的,你別以為跟他上了床就會有什麼不同,他還是跟以前一樣厭惡你."林婉婉怒氣沖沖地叫囂.

林落施疲憊的打了個哈欠,實在沒力氣聽她廢話,她明早還要上班.

"我沒見到他,你愛信不信!"

說完她毫不猶豫地掛斷了電話.

躺在床上的時候,林落施就在想,林婉婉為什麼突然給她打來電話找肖墨寒.

難道肖墨寒沒有在醫院里陪她?

看來肖墨寒得知自己被林婉婉戴了綠帽子以後,是真的生氣了.

存心躲了起來,讓林婉婉找不著.

他應該是暫時不想見到她.

林落施冷笑了笑,沒想到她跟肖墨寒離婚了,他跟林婉婉反而吵架了.

閉上雙眼,她不再想這些令人煩心的事,很快睡了過去.

"叮咚!"

"砰砰砰!"

迷迷糊糊睡到半夜的時候,林落施好像在睡夢中聽到了敲門聲跟門鈴響起的聲音.

她疑惑地睜開眼,發現窗外還是一片漆黑.

現在分明是半夜,怎麼會有人敲門呢?

她一定是幻聽了.

林落施打了個哈欠,翻了個身,又睡了過去.

那煩人的敲門聲很快又響了起來.

不過林落施沒有再理會,而是一直睡著沒有醒.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想起昨晚的怪事,覺得應該是自己在做夢.

畢竟三更半夜的,不可能有人來敲她家的門.

可結果一連幾天都是如此,半夜里總是有人敲她的家門.

與此同時,便是林婉婉源源不斷地電話打來,質問她是不是把肖墨寒藏起來了.

林落施很是無奈,自己跟肖墨寒婚都離了,還能有什麼瓜葛?

為什麼林婉婉偏偏懷疑她糾纏肖墨寒?

這天晚上,那個敲門聲又響了起來.

林落施索性不再睡了,她起身下床,來到門前,想要看一看究竟是誰半夜不睡覺惡作劇,一直敲她家的門.

誰知她透過貓眼一瞧,竟然看見了前夫肖墨寒?

林落施頓時就怔住了,肖墨寒怎麼會來她家?

難道這幾天晚上敲她家門的人都是他?

她難以置信地打開門,門外站著的人果然就是肖墨寒.

只是他似乎是喝了不少酒,一身的酒氣.

"你怎麼來了?"林落施皺起眉頭,疑惑地質問.

聽到聲音,肖墨寒突然抬起頭來,整個人朝她撲了過來.

林落施猝不及防,後退了兩步,被肖墨寒抱了個滿懷.

"你干什麼?肖墨寒,你放開我!"林落施下意識地掙紮道.

"我愛你啊,我愛你,你知不知道?"肖墨寒不管不顧地,板過她的嘴,就吻了下去.

林落施本來還想要抗拒,可一聽肖墨寒說愛她,頓時就怔住了.

她不是出現幻聽了吧?

肖墨寒居然跟她說他愛她?

她這是在做夢嗎?

林落施正愣神間,肖墨寒已經闖進了她的屋內,用腳帶上了房門,不留一絲縫隙地吻她.

他的吻灼熱又滾燙,舌頭長驅直入,在她的口腔內恣意掠奪.

林落施回過神來時,她的睡衣已經被他腿了大半,大半個柔軟被他揉捏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