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流掉的孩子不是她老公的
g,更新快,無彈窗,!

病房內,梅鳳玉勸了女兒林婉婉好一會兒,才勉強穩住女兒的情緒.

她去給林婉婉打午餐了,林落施等梅鳳玉走後,才走進病房.

有些話,她還是需要跟林婉婉單獨聊聊.

"林落施,你怎麼來了?"聽到門邊傳來的響動聲,林婉婉抬頭望去,在看到是林落施的時候,驚訝地瞪大了雙眼.

"怎麼,不歡迎我啊?"林落施挑了挑眉頭,朝她走過去:"我可是來給你帶好消息的,我已經跟肖墨寒離婚了,決定成全你跟他的愛情."

林婉婉聞言,眼眸動了一下,卻沒有想象中的高興.

"你怎麼不開心?難道我跟肖墨寒離婚,對你來說不是喜事一樁?"林落施嘲弄地冷笑:"還是你覺得肖墨寒已經被我用過了,你撿了個二手的老公,心里面不痛快."

聞言,林婉婉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看來林落施還真是說中她的心事了.

"剛才你媽勸了你那麼久,你都沒聽進去?這男人啊,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甭管他嘴上說有多愛你,但身體上往往抗拒不了誘惑."林落施故意刺激她.

"一定是你勾引他的,一定是!"林婉婉激動地大喊.

林落施笑著挑眉:"那又如何?重點是,他跟我已經做過了,還做了不止一次!而且我們還是以夫妻身份,合法的做的!"

"你……不知廉恥!"林婉婉氣結,臉色一陣青白.

林落施無辜地聳肩,眼神犀利地反問道:"我跟我老公過合法的夫妻生活,怎麼就不知廉恥了?倒是你,明明口口聲聲說愛我老公,私底下卻背著他跟別的男人上床,你豈不是比我更不知廉恥?"

林婉婉眼神閃爍,驚慌地喊道:"你胡說什麼?"

"我胡說?"林落施冷笑了笑,朝她走近:"林婉婉,你看現在這病房里也沒有別的什麼人,咱倆就打開天窗說一會兒亮話吧.你也讓你臉上這皮放會兒假,天天在那里撐著,也怪累的!"

說著,她伸手捏了捏林婉婉的臉蛋,說實話,那水靈靈的觸感還真是不錯的.

林婉婉立即將腦袋一瞥,用一種慍怒的眼神瞪視著她.

林落施也回瞪著林婉婉,繼續笑道,"說說吧,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誰的啊?我想他爹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要不然你怎麼能對自己下那麼大狠手呢?我一直都忘了問你了,你自己往後面倒下去的時候,疼不?"

林落施在說話的時候,注意到林婉婉的手把被子都握的皺了,卻還努力保持著一臉無害的樣子,用虛弱的語氣反問道,"林落施,你在說什麼?我根本就聽不懂,我流產後大出血,身體虛弱,一直在醫院里休養,醫生說我現在的狀態,要多休息.所以,我現在不想跟任何人說話,如果沒什麼事情的話,請你離開吧!你要有什麼疑問,可以去問墨寒,反正我的事情他都知道!"

林婉婉說著,就真的要往被子里鑽,拿林落施當隱形人對待.

林落施也不惱,就順勢坐在她的床沿邊上,還好心地幫她掖了掖被子,自顧自地說道:"說來也巧了,我有個朋友的表姐,剛好在這家婦幼保工作,我就請她將你的流產物拿去做了DNA檢測,結果……"

"林落施!"她的話還沒有說完,林婉婉就突然從床上坐了起來,沖著她怒吼了一聲.

林落施看著她笑了笑,又給她倒了杯熱水,繼續說道,"你別激動,不是說你流產後身子虛嗎?那就更不宜動怒了,對了,我剛才說到哪里了?哦,說到我朋友的表姐將你的流產物拿去做了DNA檢測,那我繼續……"

"你別說了,你到底想怎麼樣?"林婉婉立即又打斷了她的話,心虛地吼道.

林落施看了一眼她此刻慌張地模樣,心中更加確定,林婉婉流產的那個孩子,真的不是肖墨寒的了.

"不想怎麼樣!"林落施淡淡扯唇,淡定從容地看著林婉婉:"若是以前,我跟肖墨寒還沒有離婚,或許我會拿這件事來要挾你,讓你主動離開肖墨寒,可是現在我已經跟他離婚了,一切都已經沒有意義了."

"既然如此,你來找我干什麼?"林婉婉深吸一口氣,不確定地問道.

"我只說不會拿這件事要挾你離開肖墨寒,但沒說我全然不跟你計較了啊!"林落施眯起雙眼,突然傾身湊近她:"你說你被別的男人搞大了肚子,又不想要這個孩子,就自導自演了一出好戲,假借我的手讓這個孩子流掉,既能給肖墨寒一個交代,又能讓肖墨寒恨我,我無辜被你利用,這筆帳怎麼算?"

"是你自己死死霸占著肖太太的位置,不肯離婚,否則我也不會出此下策!"林婉婉撇了撇紅唇,絲毫不以為意,"不過就算沒有我被你推倒流掉孩子這一出,肖墨寒也不會愛你,你們離婚是必然的,與我無關!"

"若非你推波助瀾,千方百計地糾纏肖墨寒,我跟他也不會走上離婚的這一步,你做了小三,難道心里就沒有一絲愧疚嗎?"林落施憤怒地瞪著她,質問道.

"對別人,也許我會有一絲的懊惱,但是對你林落施,我不會!因為這都是你欠我的,搶走你的老公,就是對你最好的懲罰."林婉婉癲狂地吼道.

林落施從她的眼里分明看到了恨意,只是她不確定林婉婉對她的這份恨從何而來?

是因為她父親常年沒給她們母女一個正式的名分,還是其他?

她不確定地從病床上站起身,居高臨下地冷睨著她:"作為姐姐,我好歹提醒你一句,這世上做第三者的都不會有好下場的!你還年輕,可千萬別學你媽!"

說完轉身就離開了.

可當林落施打開病房門的時候,頓時僵在了那里,整個人都愣住了.

"墨寒?!"

只見肖墨寒就站在病房外,眼神深諳複雜,俊臉上說不出怎樣的表情.